Google+ Followers

2016年9月12日星期一

林忌:新界黑势力恐吓议员

朱凯迪遭黑势力威胁
以84121票高票当选的朱凯迪,以及以41704票当选的民主党尹兆坚,两位新当选的新界西立法会议员,不约而同受到黑势力威吓,分别要搬走家人,以至入住由警方高度设防的「安全屋」,令人关注到黑社会势力已经入侵到香港的政治,究竟香港是否仍然是一个安全可住的地方?

不少港人心中所想,就有「只恨蒋公剿匪不力」的慨叹,1898年英国人当年与大清签署的「展拓香港界址专条」,只租借新界99年与英国,而不是永久割让;如果是永久割让,当然既不会有97政权移交问题,英治年代对新界问题,亦无须「只眼开只眼闭」,由于害怕新界的地方势力倒向中共,而投鼠忌器不敢改革,令新界犹如香港的「国中之国」。

十八乡乡事委员会主席梁福元在电台节目,回应候任立法会议员朱凯迪质疑新界「官商乡黑」勾结时,竟反过来说这是「合作」;对于住于市区的香港市民,大概完全无法明白,为何同一条法例,在港岛、九龙市区就要严格执行,去到新界却要靠地方势力「合作」才可以「选择性执行」;事实上新界「有法不执」,以至历史残留的荒谬原居民问题,已经成为了香港改革问题的死结;市区土地供应不足,要发展必须靠新界的土地;然而新界的土地,却由于荒谬的基本法所保障的「原居民权益」,令原本简单的发展,却变成了极复杂的困难,由收地、保育、发展、赔偿以至用各种方式,绕过原有的土地用途等等,问题有如一个又一个的死结。

基本法保障了97前处于中英夹缝中得益最多的原居民利益,而原居民性别歧视的丁权,以至今日地球上唯一运行《大清律例》的新界,变成了社会上一种无法处理的特权问题。当大清帝国于1911年灭亡,但一众「原居民」却一面媚共,一面紧抱《大清律例》不放,这些因特权而维持的乡村以及「传统」,加上黑势力的渗透以至警方对此的漠视,这些利益随著乡郊地区的人口不断增加,变成无法解决的问题。

如果政府有如97前变把大规模的土地变成新市镇,总算大都能够把市镇与乡村分开,那么问题至多只有一次过处理的阵痛;如今却涉及大量「套丁」以至新楼混入乡村土地间,制造进一步的城、乡不分,原居民与非原居民之间的矛盾,再加上黑势力与商家的利益争地,变成了社会的定时炸弹,这问题再次说明,中国的所讲「法律专家」,在制订香港基本法时根本是轻重不分,这些本为了保障香港人利益的条文,如今变成了阻止政府作任何改革的拦路虎,任何尝试废除丁权等的讨论,必然会因基本法条文带来严重的反扑,基本法第40条规定:「新界原居民的合法传统权益受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保护。」──这些合法传统权益,事实就是无穷无尽,永不终止,而中国把《中英联合声明》内「合法继承权」化为原居民的传统权益,这是危害香港的决定。

事实上香港本身就已经过度发展,无论是相信中国的「融合」,或者本土的利益,都应清楚香港本地是应该源头减人,不要再妄想发展,是唯一先制止问题恶化的第一步。不去解决现有问题,任由问题继续助大,几位议员被恐吓所揭露的问题,其实只有冰山一角。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