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9月11日星期日

乔木:關於毛的爭論與根源

韶山有人纪念毛泽东去世40周年
今年9月9日是毛澤東去世40周年紀念日,官方倒沒有任何紀念。一是按慣例慶生不慶死,二是當前政治風雲詭譎,輿論紛爭激烈,對歷史人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5月16日文革爆發50周年,只是在當天即將結束的半夜,推出《人民日報》社論作為通稿,要求各大媒體轉載定調,然後第二天迅速翻篇,免生事端。

官方冷處理,是清楚民間在毛的評價上,日趨分歧激烈,出現對立的兩派:一派是反毛、除毛;一派是崇毛、擁毛。除了網路論戰,也屢屢現實罵戰和動手,如著名的毛派韓德強,以北航副教授的身份,掌摑反毛的八旬老者。

毛晚年稱一輩子就做了兩件大事:推翻了國民黨,發動了文化大革命。世易時移,他死後的中共當局,對這兩件事的態度,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對當年被推翻、現又在台灣失勢的國民黨,頻頻示好,巴不得其執政,承認所謂的九二共識。對毛全力發動的文革,鄧小平一掌大權,就徹底否定。

但對於毛,從延續中共的統治合法性考慮,採取了功過七三開的評價,抽象肯定、具體否定。抽象肯定就是保留了毛澤東思想的提法、毛在天安門的掛像和廣場的遺體。具體否定就是推翻了毛幾乎所有的政策。不否定毛的階級鬥爭,就不能改革開放;不否定毛本身,就不能樹立鄧的權威。對毛的否定是如此的徹底,以至於把他的妻子公開宣判後關到自殺,把他的侄子長期監禁到腿瘸,把他的孫子圈養着讓公眾看笑話。

毛澤東思想則不斷被鄧小平理論、江的三個代表、胡的科學發展觀所擠佔,直到最近幾年新領導上台後,面對持續積累的政經危機,試圖用毛的手段尋求解決,比如加強權力、反腐、重提共產主義理想、前後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等。

相應的民間崇毛的聲音盛囂塵上,而反毛的更是針鋒相對。你說毛時代人民當家作主;他說食不果腹、哀鴻遍野,餓死整死幾千萬。你說毛時代幹部廉潔,沒有腐敗;他說制度性安排的幹部級別待遇、城鄉差別,就是腐敗和歧視,而毛的腐化、特供、行宮和巨額稿費,就是最大的腐敗。你說毛任人唯賢、犧牲兒子;他說毛的妻子、侄子、女兒都是大官,兒子如非意外死亡,就是現在的朝鮮金家。

你說毛「困難時期」與民同苦,不吃紅燒肉;他說降低膽固醇,改吃西餐,花樣繁多的菜譜有官方的出版物為證。你說毛的書法、辭賦偉大;他說字隨人貴,詩詞或抄襲古人,或專人潤色,「不許放屁」才是真水準。你說毛捍衞主權和領土,他說窮兵黷武,輸出革命,釣魚島、南海、藏南、緬北都是毛留下的禍根。

崇毛的人少數是感恩戴德,多數人其實是政治上失勢、經濟上無錢,用對毛時代的烏托邦記憶,表達對現在的腐敗和財富分化的不滿。還有一些如薄熙來的政客和抱殘守舊的文人,則是想借擁毛造勢,達到奪權和上位的政治目的。而反毛的人認為,不消除集古今中外所有帝王和獨裁大惡與一身的毛,中國就不能真正走向現代文明,反毛更是能從根子上推動政治改革。

在中國反黨和現任、在世的領導人絕對危險,但是反毛則基本放任。擁毛的人有烏有之鄉、紅網等網站發聲。反毛的言論則在總體上是自由主義的網路到處都是,而且很少刪帖銷號。茅于軾曾發文兩篇,揭穿對毛道德和政治上的美化。畢福劍飯局上對毛的咒駡調侃,沒有任何法律風險,頂多是個職業訓誡。

反毛的只是擺事實講道理的言論,不辱駡、不動手、更不敢結社集會。而擁毛的仗着政治上正確,愈左愈安全,爆粗打人、焚燒、攻擊、集會,像反日示威一樣,以愛國的名義肆無忌憚。今年9月9日在毛故鄉韶山的大規模遊行,和員警發生衝突,領頭的被控制,也是不得已維穩的處置。就像需要利用反日示威,但打砸搶還是要處理。

由於當局這麼多年來對毛的回避躲閃,近年來的反復,因此民間對毛的爭論和衝突,毛病在表面,毛根其實在上面。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