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9月4日星期日

林保华:立法會選舉下的特首角逐

林保华
九月四日是新一屆立法會選舉的投票日子,下一屆特首選舉是明年三月舉行。照道理,等立法會選舉結束後,有意參選特首的人才開始角逐,但是這次因為兩個選舉比較接近,加上其他因素,導致有意參選特首的政治人物迫不及待出來表態。特首選舉是北京欽點,可見他們這樣做,至少是得到北京的默許。

  北京拉攏泛民暗示拋棄梁特?

  雖然這次立法會選舉,本土派正式參與,但是這個「第三勢力」還處於初生階段,受到強力打壓,加上山頭林立,因此估計拿不到多少席位,泛民還會得到中老年人基本盤的支持。他們的選舉重要策略是打擊現任特首梁振英,由於梁振英政績不佳,民望低下,因此泛民要建制派參選人表態是否支持梁振英,就像以前要他們表態是否支持六四屠殺。這個問題很傷建制派腦筋,如果說支持,就會失掉很多選票;說不支持,不但得罪梁振英會引發報復,也可能得罪北京,因為北京公開場合還在支持梁振英,即使內心不滿,也不能說,否則香港馬上大亂。因此建制派參選人遇到這個問題,避之唯恐不及而拒絕答覆。然而越是拒絕答覆,選民當然就越不滿,一樣會失去選票。

  為此,北京採用暗示的辦法,表明他們不支持梁振英了,這樣選民即使支持建制派,也不會讓梁振英做下去,其他無論什麼人做特首,都會比梁振英好而使選民放心,這樣中間選民就會把票投給建制派參選人。北京作出的這種暗示有兩個方面:

  第一,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在七月一日香港主權轉移日前夕接受親中媒體訪問時,首次表示泛民屬建制。他說,從《基本法》角度看,泛民立法會議員屬建制人士,中央日後會更多與泛民接觸和討論,希望泛民主派成為特區建設力量。

  王光亞此舉有兩個目的:一個是拉攏泛民來分化非建制派,以孤立激進本土派。對此,泛民否認兩句就偃旗息鼓,因為不與北京太過作對,他們就有較大的生存與活動空間。這也會讓接受「穩定壓倒一切」的中間選民把票投給北京不反對的反對派。

  曾鈺成推翻原意表態或選特首

  以前把泛民主派當作敵人,是出自梁振英之口,北京出來「糾偏」,自然表示不認同梁振英的主張,這樣會給中間選民造成北京不支持梁振英續任的印象,那麼把票投給建制派,以後就還可以繼續享受建制派提供的「蛇齋餅糉」(蛇宴、齋宴、中秋月餅及年糕、端午節糉子)。這是王光亞的另一個目的。

  第二,由建制派人物表態參選特首以示梁振英失去北京的支持。他們有的是嗅出北京準備放棄梁振英的味道,有的可能接受北京直接提示而公開或暗示性的表示對競逐特首的興趣。其中「雙曾」最引人注目。

  第一個曾,是做了兩屆立法會主席的曾鈺成。幾乎沒有人不認為他是地下共產黨員,因為他從來沒有否認過。四年前他曾經有意與梁振英競逐特首,但是隔一天就收回,相信是被北京阻止。今年六月十一日,曾鈺成早上在港台節目表示明年七十歲,做特首年紀太大了,中午出席香港傷殘青年協會的新書發佈會時再透露,退休後除會效力智庫「香港願景」,也會到香港中文大學教書,課程與議會程序有關。

  但是七月二十九日,也就是王光亞講話之後,曾鈺成接受港台電視部英文節目《脈搏》訪問時表示,如無人表態參選,他會考慮角逐。然而他在今年一月才說,有意參選特首者料在九月立法會選舉後才浮現,避免影響管治。

  曾鈺成違背他兩度說過的話,不但有意選特首,而且在立法會選舉以前就表態。以他的謹慎風格與黨的紀律來說,如果上頭沒有指示,他即使有意參選,又何必急於表態?顯然要配合王光亞的第二個目的,即使自己不選,也要「拋磚引玉」。

  拋磚引玉引出財政司長曾俊華

  果然,一直有意問鼎特首而不時顯露本土意識與區隔梁振英的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也在同一天的七月二十九日在商台錄播節目《雲常開》中否認曾說過不參選特首,他說「如果對香港有貢獻,我願意做」,雖然他認為特首是一份「衰工」,會常常被人罵。

  然而因為曾俊華到底還是梁振英的下屬,也沒有曾鈺成「黨票」的本錢,所以還是比較低調,沒有再過多談這個問題。曾鈺成則繼續做些微妙的表態。

  因為傳媒的追訪,七月三十日曾鈺成再表示樂見曾俊華有意參選,又大讚曾俊華比他更適合選特首,他的智庫也願意為曾俊華提供意見。

  由此看來,曾鈺成的表態可能參選,更多是表達反對梁振英的意思而引出曾俊華。這也是王光亞要傳達的拋棄梁振英的訊息。

  可是雖然曾鈺成表示對曾俊華的堅決支持,但他對梁振英不是沒有顧忌,或者擔心梁的後台,所以他在香港電台英文新聞專訪指出,自己並非「反梁」陣營,又指如果特首梁振英勝出下屆選舉,他樂意加入其第二任政府。

  問題就在這個「如果」,如果北京要拋棄梁振英,梁振英豈會勝選?

  面對王光亞的暗示,梁振英集團當然也不是傻瓜而束手待斃,他的副手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在八月十二日出手。她出席青年活動時,大談立法會選舉爭議及擁護《基本法》的問題。林鄭表示,並非要求立法會候選人同意全部條文,她又評論第一○七條涉及公共財政條文:「當然你說基本法有一六○條,沒有理由要我條條都同意你,例如基本法一○七條,我就不同意。什麼叫量入為出?你(政府)大把錢,有八千億元儲備,你就使啦,為何要『相適應』?」

  林鄭表態過頭中聯辦出手

  顯然這是批評曾俊華的財政政策,暗示如果是她的話,可能會「派糖」給市民,因為曾蔭權時代曾經有一人派六千元港幣的做法。這當然是對選民進行「政策行賄」的暗示。但是可以不遵守《基本法》的說法顯然說過了頭,一來對北京與政府來說,這是可做不可說的事情;二來如果政府可以不遵守某條款,那麼其他政治人物豈非也可以不遵守其他條款?用《基本法》來打壓「港獨」的言論與做法就要全部破功了。這個矯枉過正的言論第二天被她再度「澄清」收回,然而梁振英集團的反制企圖,甚至不惜不遵守《基本法》,已經造成對他們自己的傷害。

  在這個情況下,梁振英的強力後台中聯辦只能自己出手,但是又不能太公開,一來怕抵觸中央會倒大霉,二來因為公開插手而會更影響建制派的選情。於是,他們分別召見一些擔任人大或政協的可以信任的自己人對外放話,聲稱阿爺(北京)希望特首選舉問題放在立法會選舉之後再談,也就是看選舉結果之後來決定人選。

  這是因為現在梁振英不便表態參選而造成敗壞選情的惡果;如果選舉結果不差,就有理由說明梁振英的政績受到肯定,梁就可以堂而皇之爭取連任。北京以前的確說過這些話,但是現在因為擔心立法會選舉結果不佳而要刻意與梁振英保持距離,甚至讓曾鈺成不惜推翻自己過去的講話來坐實中央的意圖。於是人們難免要問,中聯辦為何要繼續維護梁振英?

  但是對香港選民來說,不論中共怎麼內鬥,都不會接受要求普選的民意。所以在立法會選舉的投票中,必須把票投給非建制派,並且實行配票來保證取得更多席位。

——《争鸣》2016年九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