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9月1日星期四

高新:省委书记六十三岁乃常态而非变态!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共政坛新气象:"猢狲"散了"树"不倒》一文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虽然不少海外媒体都人云亦云,把刚刚被宣布"不再担任湖南省委书记"的徐守盛说成是李源潮的"江苏帮"的关键成员之一,但唯一的"证据"只是原籍江苏的徐守盛在被"交流"到边塞甘肃之前与李源潮在江苏省委共事过不到一年。这些媒体们没有关注到的一个最关键的事实是,徐守盛从省长至省委书记这最关键的一步恰恰是在李源潮失势,中央组织大权已经被习近平放心地委任給自己的政治体己赵乐际之后的2013年春发生的。

如今,已经被海外媒体"骚扰"了好几年的徐守盛终于下台,但徐守盛的继任人还是在徐守盛最后一次主持的湖南省领导干部会议上表态说:"徐守盛同志立足历届省委、省政府打下的良好工作基础,为湖南的改革发展倾注了全部心力,推动湖南经济社会发展从"十一五"到"十三五"的跨越,实现了全省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徐守盛同志作风深入务实,始终坚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注重以人为本、民生优先,足迹遍布三湘四水;充分发扬民主、勤奋敬业,团结同志、廉洁自律,赢得了全省干部群众的信任和尊重。"

这种结论性的表态发言无疑是要被中央认可的,由此可见徐守盛也许只是"提前下岗",即使真得曾经进入过所谓的"高危名单",如今警报已经解除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而徐守盛自己在讲话中也表示说:"我出身普通渔民家庭,得益于党和人民的培养教育,逐步成长为一名党的高级领导干部。一路走来,我对党、对事业、对人民的忠诚矢志不渝,对百姓的酸甜苦辣感同身受。尤其在湖南这块革命圣地上,能够为毛主席家乡的建设发展、为全省人民的民生福祉奉献个人的绵薄之力,这是我一生的荣光和自豪。未来留在我们内心深处的,都是最美好的故事,都是最浓厚的回味,都是最温暖的记忆。今后无论在哪个岗位,我都是一名湖南人,将一如既往地热爱湖南、服务湖南、回报湖南。"

由此可见,这位徐守盛应该还是"退而不休",新的"岗位"应该不是在秦城监狱,而是全国人大或者全国政协的某个专门委员会,而因为他是从省委一把手的岗位上而不是从国务院部长或者地方行政一把手的岗位上退下,所以进入全国人大的可能性大于进入全国政协的可能性。

而一直坚持不懈,锲而不舍地要把徐守盛纳入习近平和王歧山手中的"党内高级干部贪官花名册"的一些海外媒体之所以认为徐守盛下台前景可危,理由是新华社播发中共中央关于三省区负责人职务调整的决定内容中,宣布李纪恒不再担任云南省委书记和陈全国不再担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后面都跟了一句"另有任用",唯独在徐守盛不再担任湖南省委书记的后面,没有这句话。

但这些海外媒体有所不知的是,中共政权在对外宣布某人不再担任某项职务时,如果此人是要平调或者高升,那么一定会在宣布此人不再担心某项职务时,后赘上"另有任用"四个字,但如果是在宣布某人不再担任某项职务时已经内定了此人是要"退居二线",转岗至全国人大或者全国政协,那么就不会使用"另有任用"四个字,然后就悄悄安排此人到全国人大或者全国政协上班就是了。

有心的读者不妨回头查一下两个月前宣布强卫"不再担任江西省委书记"的新华社报道,同样也没有"另有任用"四个字,前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和前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也是同样待遇。

中共自己的媒体曾经总结报道说:罗志军在卸任讲话中指出"因为年龄原因,我已过了中央这次对省委换届规定的提名年龄界限,现在愉快地从省委书记岗位上退下来",新华社亦称强卫和王儒林"因年龄原因不再担任省委书记职务"。没过几天,强卫被宣布出任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这显然是因为他曾经是北京市的政法委书记。与此同时,罗志军被宣布为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王儒林转任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如上几人,只有王儒林没有被外界媒体列为李源潮"江苏帮"成员,所以也没有媒体认为他是因为习近平为打击李源潮而"扫清外围"的对象,所以才"令观者颇感不解"。于是,又有外界媒体为王儒林的"提前下岗"找原因说:虽然王儒林反腐有功,但无法回避"没有撑起提振山西经济这一重任的事实"。

对比一下,两个月前被宣布从省委书记位置上"下岗"的强卫、罗志军以及王儒林都和徐守盛一样,全都不是六十五岁"下岗",而是六十三岁"下岗"。

笔者也认为至少罗志军绝对是李源潮的"江苏帮"关键成员,但是,无论李源潮是否已经"危在旦夕",无论罗志军和强卫等人是否曾经被或者正在被中纪委调查,他们和徐守盛一样,赶在自己所任职的省份即将召开新一届省党代会,进行省委换届之前被六十三岁"下岗",都是习近平上台之后宣布的中央组织规则"新常态"的"常态"内容之一。

一直以来,因为中共政权有正省部级六十五岁为"封顶年龄"的"硬性规则",所以就对未满六十五岁就宣布从省委书记岗位上"退居二线"者一概表示"同情",或认为他们是"党内权力斗争的牺牲品",或相信他们是因为被中纪委抓到了贪污腐败的把柄。但事实上正如罗志军在他最后一次主持的江苏省委干部会议,也是宣布他本人下台的干部会议上所解释的那样:已经过了中央这次对省委换届规定的提名年龄界限。

外界都知道中共政权的全国党代会是五年一届,地方各级党委在同级党代会上换届也是五年一次。

每届全国党代会召开之前拟定连任和新任中央委员名单时,即有所谓"三上四下"之说,即当时还在位的正省部级领导人,六十三岁的可以进入新一届中委候选人名单,六十四岁的就不行了。

正是为了适应这个中央委员的"三上四下",那么在新一届全国党代会召开前一年为省级党代会换届做准备的省委书记、省长大换班过程中,就要以六十三岁为限了。以徐守盛和强卫以及罗志军为例,我们假设他们根本未在习近平准备打击的"党内腐败分子"花名册上,那么因为他们到明年召开十九大时都已经年过六十四岁,中央委员没有可能连任,所以他们就只能被安排在六十三岁的当口中"提前下岗"。

就在笔者撰写此文的时候,中共人民日报社旗下的"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发布一份综合报道,内容是:8月底,省委书记迎来一波调整高峰。28日、29日两天内,中西部六省区安徽、新疆、内蒙古、湖南、云南、西藏"一把手"易人。

今年以来,地方大员密集调整已多次出现。3月,谢伏瞻接替郭庚茂任河南省委书记,娄勤俭接替赵正永任陕西省委书记。6月29日、30日,中央宣布调整青海、江西、山西、江苏四地省委书记,两天内4名省委书记履新。加上这次的调整,今年已经有十二个省区的党委"一把手"换人。8月28日下午,官方发布消息,湖南、云南、西藏三个省份党委书记调整,杜家毫、陈豪、吴英杰履新,徐守盛、李纪恒、陈全国卸任。

第二天,29日下午,官方再发消息,张春贤、王君、王学军分别卸任新疆、内蒙古、安徽"一把手",陈全国、李纪恒、李锦斌接任。

几位卸任的书记中,李纪恒、陈全国调任内蒙古和新疆,徐守盛、王君、王学军则是因年龄原因不再担任,唯有张春贤的新任职务尚未公布,官方消息是"另有任用"。

这里还需要说明的是,中共政权的地方党委换届表面上看是在同级党代会上进行的,但具体操作过程则是在省或县市级的某届党代会召开之前,先以上级任命的形式让新任或者连任的党委主要成员全部就位,然后就召开党代会,让这些被新任命或者被决定连任的官员们在党代会上过一个"当选"程序。而在这个过程中因为年龄原因不能连任的省委书记因为都还是在任中央委员,不能被宣布退休,所以才都要給他们一个全国人大或者全国政协的工作岗位"发挥余热"。至于他们进了全国人大或者全国政协之后是否有机会和王岷一样下场,则是另外一回事。

总之,赶在为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作组织准备的省级党委换届之前,在任省委书记六十三岁下岗纯属中共组织规则的常态而非外界所强烈质疑的变态!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