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8月27日星期六

傅恒:G20實是一場運動

G20會議在輿論上是失敗的,因大眾很反感,厭憎以會議為名對社會、對民眾採取的隨意壓制。

就像我們知道的那樣,正在大陸轟轟烈烈展開的G20準備工作,其實真正的會期只有兩天。你沒看錯,為了這兩天的會議,杭州、浙江、華東乃至於全國上下都在緊鑼密鼓地忙碌——也可以理解為緊鑼密鼓的干擾。擱在歷史上看,這就是一場G20運動。

所謂的G20運動,是以爭取國際會議的面子工程為依托,對局部城市及較大區域進行戒嚴式管制的計劃。它糅合了傳統的基建投入,極大地釋放了網格化維穩的強力,極其縱容體制內因會議而張揚起來的惡性舉動。這種運動體現為社會鉗制,同樣把毒素注入體制內。

迄今為止,杭州G20會議在輿論上是全然失敗的。因為從中心控制區域傳出的消息,都讓人特別反感這個會議,厭憎以會議為名對社會、對民眾採取的隨意壓制。官方採取了慣有的暴力制服來應對社會見解,不僅令民眾有苦難言,也令官僚階層陷入更深的不義。

按照國際慣例,對於這麼一場會議,理應展開的是軟化與說服的公關行動,以降低抵觸情緒,將國家目標與民眾意志結合到一起。但是到目前為止,國家是拒絕這麼做的,採取的是清場與清理手段,制造肅殺氣氛與類似24小時的變相宵禁,這已經走得太遠了。

當然,沒有一種現存力量可以制約G20運動收斂它的煞氣。值得注意的是,反應在社交網絡上的段子式嘲諷,被人注意到的是民眾敢怒不敢言的情緒——而在反向觀之,也見證了數以萬計的政府勤務人員在運動式會議中飽受的壓力,以及暗地裏滋生的不滿。

這不是說要同情G20的公務人員,那些強力部隊、武裝警察、社區民警以及臨時招募的保安,以及為了會議保障而臨時加強的信訪人控制、以及社會面壓制人員。而是說,G20運動能給社會民眾造成多大的壓抑,就能給執行者帶來同樣多的負面困擾。

也許對參與G20維穩運動的公務人員來說,這是他們地第一次意識到他們所維護的東西,其實同樣能給他們帶來傷害。他們平常裏不容易見到的政權的另一面,皆有G20的緊急動員顯露出來。G20運動不只是驅逐一般民眾,也驅使公務員投入令人絕望的保障安排中。

很多人、絕大多數段子都相當於是在譴責G20運動,但是,這個運動同樣讓本已不堪帝國統治重負的公務員——經由無以復加的體制內脅迫——產生厭倦心理與排斥心態。G20運動的高壓不只是對社會民眾的高壓,也是對執行者的高壓,它不是單向度的。

可以這麼說,對G20運動的反感已經是一種默契、一種共鳴。這種共鳴不只是被管理者感受到了,只要不是死硬的執行者也都能感受到。儘管我們很少能看到這兩種人群對共鳴的公開表達,但仍有跡象表明他們是存在的。比如因妄議被懲罰的前台州街道幹部郭恩平。

所以,G20運動看似是政府對社會單方面進行的壓制,但由此帶來的反響與抗議是同樣散布在包括執行者在內的群體中。這不是一個無關緊要的東西,從長期看,也是一種變量。這可能是G20帶給現在的一點啟發,或許聊可欣慰,一切都不是沒有來由、沒有去處的。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