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8月22日星期一

李江琳:被撕裂的西藏

图:喇荣五明佛学院


……真正的原因是政府不信任有组织的宗教,也不信任藏民族。这是一场镇压,出自于中国政府对藏民族的恐惧,对宗教和文明的恐惧。


七月二十日上午八点,在警察和政府官员陪同下,一队以汉人为主的工人到达四川省色达县喇荣五明佛学院。他们来拆除这座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的僧舍。这是喇荣五明佛学院近年来遇到的第二次强拆。  七月二十一日至二十四日,在西藏日喀则扎什伦布寺,由中国政府认定的第十一世班禅喇嘛主持举行时轮金刚灌顶法会。这两件事几乎同时发生,象征着今日藏民族被撕裂的处境。
喇荣五明佛学院是人心的象征
喇荣五明佛学院是文革以后创办的藏传佛教大学。从1958年起在藏地展开的所谓"宗教改革运动"到文革,藏区几乎所有佛教寺院都被摧毁,各大教派的法王都被迫出走境外,留在境内的高僧不是被折磨致死,就是被关押。藏区社会与外界有一个明显不同的特点,藏文化的文明积累是在遍布藏区的寺院里得以保存和传承的,藏区的村镇部落以寺院为中心,藏人以僧人为文化精英。摧毁寺院是对藏民族的最大打击。文革结束后,在"拨乱反正"的大环境下,中共高层对西藏政策有所反省。第十世班禅大师在文革后被释放,很快就投身到重建寺院振兴佛教之中。
1980年,宁玛派高僧晋美彭措堪布在离色达县城二十公里的山谷里创建寺院。这个山谷当地叫喇荣沟,于是寺院取名为喇荣五明佛学院。"五明"即藏文化中人文与科学技术的传统五大学科,涵盖藏文明上千年的文化积累。喇荣五明佛学院建立之初,追随晋美彭措来到这海拔3700多米的山谷里的,只有三十来个僧人。
八十年代是各项政策趋于宽松的时代。班禅大师支持喇荣五明佛学院,1987年亲自写信给色达县政府,请求批准在该山谷里建寺。1993年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为佛学院题写校名。借着他们的影响力,1997年甘孜州宗教局报四川省宗教局同意,正式批准喇荣五明佛学院成立。
喇荣五明佛学院的创建,反映了当代中国,特别是藏区社会对传统佛教的精神需求,并且由于其良好的修学环境和严谨而开放的传统佛教修学体制,吸引了来自全中国各地有志于学佛的青年男女。学员人数逐渐上升,最高时达到上万人,包括数千汉人僧尼。
喇荣五明佛学院没有动用政府的投资,在短短几年时间里成为山谷里有上万人居住的城镇,这和西藏传统的寺院组织形式有关系。以前西藏的大寺院,比如拉萨三大寺,是一种多中心、分散的开放式结构。就像现代大学里有各个学院,学院下面设系和研究所、教研室一样,西藏的大寺院就是一所佛教大学,下面以各位高僧和仁波切为核心,设立教学中心,它们都是相对独立的,自治自立。来学佛的学员,只要找到愿意接受自己的上师,有学习的能力,经济上能够自立,就能在此学习。也就是说,佛学院的存在和扩大,是所有人共同努力的结果。
但是,九十年代中期中国政府对藏政策重新转向强硬,不愿容忍喇荣佛学院的自行扩展。2001年八月,政府以"治理整顿"为名,强行拆除了喇荣佛学院的两千多间僧舍,驱逐了几千学员。面对强拆和驱逐暴力,晋美彭措等高僧号召学员们忍让,不要和政府的人发生冲突。2004年,晋美彭措则在成都圆寂。
喇荣五明佛学院在经历了2001年强拆之后,历经十五年,又发展到了上万学员,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现在喇荣五明佛学院再次面临强拆,政府宣布以后只能有五千学员,也就是说,僧舍将被强拆掉一半。四川省政府在一篇文章里给出的理由是"为了建设一个更加有序、更加美丽、更加安全、更加祥和的清修之地"。
其实,谁都明白,政府自己更明白,这只是个借口,真正的原因是政府不信任有组织的宗教,也不信任藏民族。这是一场镇压,出自于中国政府对藏民族的恐惧,对宗教和文明的恐惧。
班禅喇嘛的悲剧性
就在政府带来的汉族工人强拆喇荣五明佛学院的时候,两千公里之外,中国政府认定的第十一世班禅喇嘛(因此而被一些藏人称为"汉班禅")开始主持时轮金刚灌顶法会,这是自从1959年达赖喇嘛出走以后,西藏半个多世纪来第一次举行如此重要的法会。
在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的问题上,达赖喇嘛和中国政府最终爆发了一次严重对峙,各自认定了一个班禅喇嘛灵童。这次对峙的根本原因,在于对转世本身的认知。达赖喇嘛和藏传佛教僧俗相信转世是真实存在的,寻找转世灵童是一个宗教问题。 共产党人是唯物主义者,他们根本就不信任何宗教。在1994年第三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之后,中共已经把西藏问题看成了对敌斗争的问题,他们不打算像寻找第十七世大宝法王噶玛巴一样再次和达赖喇嘛合作。
对达赖喇嘛和藏人来说,必须找到和认证一个真正的转世灵童,这是不可以像政治一样变通的。否则,达赖喇嘛就不会认证了一个在境内而能被中国政府控制的灵童。而对中国政府来说,这只是一个政治问题,政治本来就是可操弄的。他们搞了金瓶掣签却还要弄虚作假,目的就是不能让达赖喇嘛认证的灵童被选上,必须选他们比较满意的党员家庭的孩子。"汉班禅"就是这样产生的。
"汉班禅"没有达赖喇嘛的认可,就得不到藏传佛教寺院和僧众的认可。前几年我还能回国探亲的时候,在四省藏区旅行,朝拜了各地几十坐藏传佛教寺院,到处都能看到寺院里供奉的十世班禅大师法相,却一次也没有看到"汉班禅"的照片。
根据藏传佛教格鲁派的传统,历代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互为师生。藏传佛教特别讲究从上师得到传承,每一个仪轨、每一项法脉、每一部经典,都必须从够资格的上师那里获得,学佛修行还必须经过和同学老师的辩论训练,这样才能一步一步地取得各个阶段的学位,才能成就一位高僧。而如今各派法王和多数高僧都在境外,所以境内有志学佛的僧侣,不得不千方百计出国进修。"汉班禅"却没有这个条件,因为他是没有自由的。
在西藏近代史上,班禅喇嘛从九世开始,就带有悲剧性。"汉班禅"从一开始就是个悲剧性人物。这不是他的过错。由于中国政府的政治操弄,汉藏矛盾有时候集中到了他身上。但是,达赖喇嘛和其他高僧大德从没有指责过他。我去年采访达赖喇嘛时,还特地问了尊者。尊者笑言:"希望他好好学佛。"
现在,他在主持时轮金刚法会。与此同时,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的僧舍正在被强拆。这个法会和强拆,却都是外来民族强加于藏人的。这是藏民族共同的悲剧。不知在日喀则的时轮金刚法会上,人们有没有为色达喇荣的僧尼们祈福?

——原载《动向》杂志2016年8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