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8月19日星期五

胡少江:中国精英集团的反抗(政治篇)

明年就要开十九大了,根据以往的政治日程,目前这个时候应该正是中国的高层精英们忙著分赃的时候,不仅是政治精英,商业、文化和其他各类社会精英们在此时也都会摩拳擦掌,他们希望能够借助党代会权力再分配的时机更上层楼。将自己的代表或者自己本人推上关键位置,以便在未来的利益分配格局中占尽先机。但是这一次的情况有所不同,中国的各类精英们在政治分赃的战斗中好像个个都心不在焉,十九大的人事安排似乎已经成为最高领导人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为属下们"分果果"。

在不少人看来,打掉中国精英们在政治上争权夺利的冲动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但是如果人们真的这样看问题就未免太幼稚。古今中外,权力更迭的背后都少不了精英们忙碌的身影,不参与权力的分配,能够算得上是精英吗?没有精英的参与,面对如此之大的经济和社会体量,最高统治者本人能够玩得转吗?当前中国精英们的沉默或者在权力游戏中表面上的冷静其实都只是表像,在这个表像背后,早已盘根错节的中国精英集团与他们极不习惯的"非传统"最高领导人之间可能正在进行著险恶的较量。

中国的政治精英们与当前最高领导人的分裂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一些过去显赫的精英团体已经瓦解或者正在瓦解。其中包括以重庆为据点的太子系政治左翼、在江泽民时期开始形成的以草根出身的官员们组成的职业官僚集团、在集权体制中有天然优势、在胡锦涛时期快速成长的青年团帮;再加上以腐败的职业军人为核心的武装势力。习近平能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地打散这四大集团,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但是,这四大集团属下的势力并没有烟消云散,他们背后的中国职业行政官员们既没有因为四大政治集团的分崩离析而彻底瓦解,也没有心甘情愿地聚集在习近平的麾下。

政治官僚和职业行政官僚不分家是中国政治的一个特色,政治官僚是由职业行政官僚成长而成。这一特点决定了中国的政治官僚能够较好地代表职业行政官员的利益,这二者在腐败的官场土壤上共生共长。习近平感受到高层政治精英集团对他的直接威胁,以反腐的名义快速打散了他们。但是,在那些职业行政官僚们看来,代表他们利益的政治官僚的到台,不仅意味著靠山的失去,而且也意味著行为规则的变化,这个变化直接威胁他们的利益。最高领导人低估了政治官僚与职业行政官僚之间的关联,也低估了职业行政官僚们反抗的能力。

中国官场流行的新气像是"三不":"不吃饭、不收礼、不办事"。前"两不"是习近平的反腐运动要求的;而后"一不"则是官员们对最高领导人改变游戏规则进行的自发反抗。他们之所以有能力反抗,是因为这个制度仍然需要他们的支持来运转。被反腐运动拿掉的只是高层政治官员,而各种行政管理层面的职业官员是无法在短期内全部拿掉的。他们的反抗对中国社会、经济的发展更是一个直接的威胁。应该说这种反抗与当前中国经济的下滑、社会不满的蔓延、各项改革的流于形式不无关系。

习近平的难题是:只要他坚持反腐,官员们的反抗就不会停止;假如他马上从反腐的承诺后撤,对他意味著极大的不确定性和危险性。因为被伤害的政治精英们并不站在他那一边,他也没有能力快速取代被打散的政治精英集团留下的政治真空。在这种情况下假如失去民众的政治支持,他很可能遭到失败的精英集团的疯狂清算。民众的支持从来不是一种长久的政治力量,这种支持需要落实到新的精英集团的身上,否则民众的支持就没有政治上的著力点。习近平为了生存长期在现有体制内不露锋芒使得他既没有自己的政治队伍,也没有在短期内集聚新的精英集团的政治号召力。他将如何应对政治精英们的反抗,这应该是十九大前的一个政治看点。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