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8月3日星期三

《争鸣》社评:四海共振,內外交果困

習近平上台快四年了。在漫長的鄧江胡時代,渴望變革、期盼新生的人們一直都在抱怨中共的改革「換湯不換藥」,中國的政體結構「一成不變」,但是現在,人們驚奇地發現,習近平治國理政四年的變化真多,而且變得很厲害,變得很驚人。所謂「全面深化改革」已不再是「換湯不換藥」,而是「換藥不換湯」。中國的政治氛圍、經濟形勢、外交局面、官心黨心,於潛移默化之間已經變得面目全非。然而,與海內外、國內外在習近平剛上台時的美好期待恰恰相反,習時代的中國不是在鄧江胡的基礎上變得對內更開明、對外更友善、政治更文明、經濟更自由,而是變得更像毛澤東時代,對內更專制、對外更強橫、政治更黑暗、經濟更低迷。

  比如中共體制:政治局還是政治局,政治局常委會還是政治局常委會,國務院也仍然實行總理負責制,但它們的作用、地位已遠非鄧江胡時代可比。有時候,政治局倒像是「中央領導小組」的跟班,國務院總理的財經角色還不如「權威人士」重要。

  比如陸港關係:「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還是所謂「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但香港「禁書」書商們的人身安全似已改由「一國」掌控,而香港一向寬鬆的輿論環境和一個多世紀裡固有的言論出版自由似已不在「兩制」之列。

  比如周邊環境:東海暗流洶湧,南海驚濤駭浪,黃海波詭雲譎,台海陰雲密佈。「四海翻騰雲水怒」,如今已沒有一處還是所謂「和平之海、友誼之海、合作之海」。「與鄰為善、與鄰為伴」言猶在耳,「韜光養晦、有所作為、決不當頭」的鄧小平遺訓已經被丟到了爪哇國,如今的對外戰略儼然變成了「鋒芒畢露、劍拔弩張、四面出擊」,此之謂「全球治理」。

  習近平治下的四年,中日關係持續惡化,兩國官民相互厭惡、相互仇視已經成為難以更改的「新常態」;中越、中菲,不是仇人,勝似仇人;台海兩岸,隨著國共蜜月期結束,「九二共識」、「一中原則」與國民黨一同退出了台灣政治舞台,兩岸官方溝通機制停擺,未來前景不可預期;中朝似破未破,接近翻臉;唯中韓關係一度熱絡,但也隨著「薩德」入駐而花落情斷,由愛轉恨。

  現在,在中國的周邊,除了嚴重依賴中國經濟與軍事援助的柬埔寨、老撾、巴基斯坦──但習當局與此三國的關係仍然比鄧江胡時代明顯疏遠──只有一個國家與中國的關係越來越親密,它就是近現代以來侵佔中國領土最多、對中國惡意最深的俄國。

  自中共實行改革開放政策以來,中國的周邊環境還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孤立,這樣兇險。中國現在的國際環境,已經與鄧江胡時代發生根本性變化,倒是與毛時代建國初期的情形頗有幾分神似。那時候「一邊倒」,現在似乎也快要「一邊倒」了,而且是倒向同一個國家。只不過那時候斯大林是老大哥,毛澤東是小兄弟,現在習近平、普京成了國際社會裡平起平坐對抗美國西方的難兄難弟。

  剛剛過去的七月,是中國的多事之夏:

  其一,七‧九大抓捕事件一周年,當局放了「考拉」,關了「全牛」。驀然回首,人們不無驚奇地發現,習近平當局信誓旦旦的所謂「依法治國」、言之鑿鑿的所謂「司法改革」迄今未見真章,但鄧江胡時代以來幾代法律人在中共專制夾縫中辛苦搭建起來的差強人意的律師制度、律師隊伍,卻已經遭到了「顛覆性」破壞。

  其二,七月十二日南海仲裁案揭盅,菲律賓大勝,中國完敗。「九段線」被否定,南沙群島被降格為「南沙群礁」。習近平當局的南海戰略、海洋戰略、周邊戰略、全球戰略在此遭遇重創。仲裁之後,南海博弈格局已經大變,中菲、中越爭奪南海權益的基礎性條件已經變化,中美在南海對峙的意義和走向也必將變化。

  其三,韓國趁南海生事之機宣佈部署「薩德」反導系統,中韓「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朴槿惠「不容二話」,導致年初習近平拒接朴槿惠電話。七月在蒙古的歐亞峰會上,李克強會晤日本、越南總理,卻與朴槿惠如同陌路人。這似乎表明,中國對韓國「背後捅刀」的憤恨已經超過了對日本的仇視。就在韓國宣佈部署「薩德」之前兩天,習近平剛剛與金正恩互致賀電,祝賀《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條約》簽訂五十五周年。也許,習近平已經對他上任以來唯一正確的外交決策親韓遠朝感到了後悔。但殊不知,朝鮮才是改變中韓美關係背後的關鍵變量:正如六年前天安艦事件導致美國核動力航母首次駛入黃海,此次也是金正恩屢教不改的核試爆和導彈試射導致「薩德」入韓。中韓由愛轉恨,中美互鬥升級,背後偷著樂的就是金正恩。

  其四,台灣方面,民進黨政府執政剛滿兩個月,兩岸關係正處於最敏感最脆弱的時期。月初台軍誤射「雄三」飛彈,月中發生陸客團火燒車慘案。蔡英文在接受《華盛頓郵報》專訪時直言,在「九二共識」問題上「要求台灣政府違反民意,去接受對方設限,可能性不大」。共青團中央則挑起「趙薇戴立忍事件」,大陸「愛國」網民強迫趙薇辭退台灣演員戴立忍,台灣網民發起「首屆向中國道歉大賽」與大陸網民互嗆。毫無疑問,在習近平的對台強硬政策之下,兩岸關係變好的可能性很小,變壞的可能性則極大。

  其五,由中共一群退休的開明官員主辦、聘用大批中共資深老幹部為顧問、與胡耀邦趙紫陽政治路線淵源頗深、由胡耀邦之子胡德華擔任副社長、曾被習近平之父習仲勳稱讚「辦得不錯」的歷史政論雜誌《炎黃春秋》忽然被其「主管單位」中國藝術研究院撤換全部領導層,佔領辦公編輯場所、更換網站密碼。這本代表了中共「開明改革派」、「救黨派」、「兩頭真派」──習仲勳老先生晚年即屬此三派──微弱聲音的著名刊物在鄧江胡時代雖然也為執政當局所忌憚,但仍然獲得了一定的辦刊自由和相對寬鬆的生存空間,在習近平治下,終被徹底整肅,宣判死刑。從此黨內胡趙一系思想命脈將斷,中共的思想禁錮、意識形態專制將會在左的方向上走得更遠、更極端。

  其六,又到了北戴河會議前夕,離中共十九大也只剩下一年多時間,紙牌大戰,內鬥方酣。後五年的人事佈局,下一「代」的接班人選,正在緊鑼密鼓的黑箱操作中「醞釀」產生。習近平上台以來,高層鬥爭屢破禁忌,幾乎撕破臉皮。在中共的權力棋盤上,如今江派已然失勢,自顧不暇,團派步步退守,動輒得咎,而「習家軍」雖然攻城掠地,勢如破竹,卻尚在烏合階段,並未真正成軍。中共的權力鬥爭格局必將走向更激烈更兇險的階段。

  經濟越搞越不好,內鬥越搞越緊張,港台越搞越離心,外交搞成一團糟。四海共振,內外交困,習近平要把中國引向何方?

  隨著習近平與江派、團派鬥翻臉,與官僚、中產、公知離心背德,與他父親所在的「開明改革派」、「救黨派」恩斷義絕,習式內政之路將越走越窄。除了沿襲毛澤東,沒有更多的選擇。而隨著美、日、韓、越、菲、澳(或許還有台灣)在面對「中國威脅」時更加堅定、更加團結、更加默契的協同配合,習式外交之路也將越走越窄。中俄抱團取暖、聯合反美的準同盟關係勢必擴大和深化,中朝接近撕裂的血盟關係也許會迴光返照,新冷戰格局或將在亞洲成型,中國將陷入其中並徹底喪失「和平崛起」機遇,成為這一聯俄反美新冷戰格局的最大受害國。

——《争鸣》月刊2016年8月号

1 条评论:

  1. 写的很好。习把几代人努力的结果付之东流,让中华民族处于与世界人民为敌的境地。现在是把习赶下台的时候了。

    回复删除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