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8月21日星期日

储百亮:奥运奖牌数下滑,中国体育制度引发反思

北京——里约热内卢的奥运圣火尚未熄灭,但中国已经深深陷入了一场有关本国在本届夏季奥运会上的表现的讨论。很多中国人怀疑,中国曾经对奖牌永不满足的渴望是否达到了极限。

中国正在争取领先英国,成为金牌榜上仅次于美国的亚军。在夏季奥运会上,中国常常取得第二名的成绩,但这次的金牌数和奖牌总数大幅减少,特别是在中国的一些强项上。在一个习惯用奖牌数量来衡量其日渐提升的国力的国家,这种情况引发了忧虑。

对这里的很多运动员和体育迷来说,即便是较小的成绩下滑都令人心痛。

"我们确实没有表现出我们的最好水平,"曾在2000年的奥运会上赢得金牌的中国退役体操运动员刘璇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她谈论的是中国体操代表队。刘璇对裁判表示不满,但也承认中国队的准备工作有问题。

"我们的队员都很年轻,而且整体比较缺乏大赛经验,"刘璇说。"在像奥运会这样的赛场上,一点小小的失误都会使你和金牌失之交臂。"

对很多国家,尤其是较为贫穷的国家来说,金牌数排名第二——或第三,如果中国在接下来的几天成绩不佳的话——都属于梦想成真。但在中国,这种讨论反映出了公众的矛盾心态。他们既对国际体育赛事上的成就感到自豪,但又不再确信奖牌值得运动员和纳税人一门心思地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还有不少人对政府体育管理部门持批评态度,称其未能迅速适应不断变化的社会。报章评论和专家认为,在中国,被家长送去接受成为奥运冠军所需的艰苦训练的孩子减少了。

中国的运动员通常来自小城镇,他们的父母认为体校的艰苦训练是子女通往更美好生活的一个途径。但教练和专家表示,如今愿意把孩子的未来赌在赢得奥运奖牌这个渺茫希望上的家长减少了,并且体育管理部门未能采取足够的措施,吸引更多的孩子加入业余俱乐部和校队。

"不像以前,"在中国东部的皇亭竞技体育学校担任体操主教练的李桂青在电话上说。"吃苦的精神不在了。"

总部设在上海的英文网站"中国体育评论"的主编杨凝(David Yang)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和改革中国经济一样,问题在于习近平主席领导的政府是否愿意推行可能会引起争议的改革——它们会放松自上而下的管控,并让官员丢饭碗。

"结果是证明需要进行反思,但体育总局改变自己是比较难的,"他说。"到现在,有很多是喊口号的,但真正动作还不太多。"

研究中国体育运动的密苏里大学圣路易斯分校(University of Missouri-St. Louis)人类学家苏珊·布劳内尔(Susan Brownell)在电子邮件中表示,中国"接受了未来一段时间内美国在体育上的优势,觉得有其他一些事情需要纠正,然后才能真正地和我们对决"。

"我认为这种成绩下滑近期会持续下去,"研究对象也包括奥运会的布劳内尔教授还说。"他们的确有一些需要注意的问题,如总体的政治改革、打击腐败、体育制度改革等。"

本届奥运会开幕前,中国的一些新闻报道预言,本国运动员最高可能会赢得36枚金牌。很多外国分析师的预测数字也类似。至于较低的估算值,体育娱乐数据公司Gracenote预测,中国将获得29块金牌。

"我觉得中国会排在第二位,"Gracenote Sports的分析事务负责人西蒙·格利夫(Simon Gleave)周四在荷兰尼沃海恩接受电话采访时说。他估计到奥运会周日闭幕时,中国最后可能会赢得24枚金牌。在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上,中国获得了38枚金牌,远超英国。

"他们夺冠希望最大的项目还有很多,"他说,并指出了皮划艇、跳水和羽毛球项目中的热门中国选手。"大不列颠的夺金希望比较小。"

即便如此,官方新闻媒体和网络论坛上的一些评论还是在抨击中国队未能获得足够的奖牌。

"开什么玩笑?一个排名从未超过中国的国家就要超过我们了,"中国主要的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本周在Twitter上发帖。(后来,这条评论删除了。)

"从奖牌数量来看,用'殇'字并不为过,"另一家官方通讯社中国新闻社这样评价中国队在体操项目上的成绩。在最近几届奥运会上,中国队在体操项目上一直占据霸主地位。

在里约,中国体操运动员仅获得两枚铜牌。在2012年的伦敦,他们获得了12枚金牌中的5枚,在2008年的北京,他们获得了18枚金牌中的11枚。分析师格利夫表示,在传统强项羽毛球和游泳上,中国运动员的表现也不及往届奥运会。

格利夫称,中国队奖牌数不足"是因为在数量有限的几个运动项目上表现不尽如人意"。

"并不是整支队伍都差很多,"他说。

似乎是为了回应公众的失望,官方新闻媒体也在最近几天主张,中国不应再像以前那么重视奥运会上的胜利,特别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那样。

"公众的态度肯定还是有一定变化的,从以前纯粹看作是为国争光的比赛、竞技和任务,慢慢开始转变到能以一个更加轻松开放的心态去看待和享受奥运吧,"退役体操运动员刘璇说。

即便发生了这种转变,中国对奥林匹克运动的迷恋似乎远未结束。当局花费巨资,以确保北京奥运会完美无瑕。尽管几乎没有自然积雪,但北京和附近的张家口正在筹备2022年的冬奥会。

因为在里约对曾因使用违禁药物而被禁赛三个月的中国对手态度轻慢,一名澳大利亚游泳运动员引发了中国民众的愤怒。这也表明,有多少民族自豪感依然维系于此。

中国运动员很可能会感受到提高水平来备战2020年东京夏季奥运会的压力。在中国,民众对日本怀有深深的敌意,而政府已要求中国排在东京奥运会奖牌榜的最前列。格利夫表示,这个长远目标可能有助于解释中国在里约的部分失利。

"中国带去里约的参赛选手的年纪,要比2012年和2008年的选手小一些,"他说。"在我看来,这表明这么做是有一定的计划的,让更年轻的运动员有机会参加奥运会是为了备战东京。"

储百亮(Chris Buckley)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本文作者储百亮@ChuBailiang

Emily Feng、Carolyn Zhang和Adam Wu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