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8月17日星期三

吴慢山:令计划之败——团派斗不过红二代

图:令计划、栗战书(右)



中共党内的博弈,并没有成为政治游戏,而是政治绞杀,胜者为王,败者入狱,没有妥协共生的余地。

没有枪杆子护航酿悲剧
关于周永康的传言开始风起于北京饭局话题之时,只有非常少的政治分析人士在暗示,令计划问题更严重,令计划逃脱不了被严惩的命运,而这在当时话题中,被视为另类,当然,这种信息也许来自另一派系故意释放,因为当时的令计划,在早期打击江系重要人物陈良宇过程中,后期打击薄熙来过程中,都起着重要作用,在派系斗争中,他成为政敌眼中钉是必然的。但在当时,面对令计划现在的下场,还是需要超级想象力的。
在胡温时代有一句经典总结:胡家天下令家党。胡是总书记,但胡整个十年,都在江泽民的笼罩之下,胡温天下,准确地讲,仍然是江曾的天下,而令计划在胡温的羽翼之下,倒是有一定的行政空间,令的大内总管位置,加上李源潮的中组部官员安排,二人如果联手,实力远远超过其它政治派系。
胡的弱势,是历史造成的,因为江曾在他入主之前,已经营中南海十余年,胡锦涛进入中南海之时,当时坊间说他,举目四望,都是江泽民的人,只有一个大内总管令计划,是胡自己的人,可以信得过。
什么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中南海大内总管,就是这样的角色,习近平主政之后,这一角色由栗战书担当,与江时代大内总管曾庆红、习时代大内总管栗战书相比,团系的令计划其实是非常弱势的,他的弱势当然与胡锦涛的弱势相关联,一般认为,曾庆红更具权谋,而栗战书更为强硬,令计划呢,一方面执行着上级的"计划",另一手,可能有自己的计划,而他自己的计划,是为自己在朝代更替后的安全考量,也有着最后的博弈意味。
在没有规则的丛林中,强权即公理,胜者为王,但令计划既没有曾庆红那样的权谋,又没有栗战书那样的强硬,他甚至相信党内的民主博弈,要通过投票的方式,获得某种合法性,在党内获得高层支持。为了谋取大位,他与江系政法王周永康的合作,也是情理之中,符合逻辑。
这位团系出身的大内总管还是幼稚,胡锦涛已登上大位,却受制于江系,因为江系拥有枪杆子保驾护航,在枪杆子没有获得之时,迷信党内民主,希望党内民意能够助其获得大位,这是他最大的人生悲剧。
败局始因:令公子车祸
令公子车祸事件,既是令计划命运的转折点,也是团系命运的转折点,所以一起车祸,足可以影响中国政局。或者说,这是一起影响中国政局的车祸。
我记得非常清楚,新京报报道这起车祸后,同时网络上有相关信息与图片披露,但很快,这些信息就被全网删除,这是一起怎样神秘的车祸事件?如果正常披露与报道,我也许不会太关注,因为它不过是阔少们一次豪车意外而已,但动用超级手段封杀所以信息,以至于我试探性地发布相关关键词,立即就会被删除,很快,海外网站的谣言与国内的传言就起来了,因为车祸当事人被写成贾姓,人们很自然认为,这可能是政治局委员贾庆林的公子或私生子。后续的故事就尽人皆知了,贾庆林被置于海内外媒体的风口浪尖之上,他当然有自己的渠道知道内情,于是就在朱镕基江泽民那儿诉苦,这正好激怒江、朱对团系的反感,斥其为没有人性的东西,这次车祸,是令计划败局之始因。
因为处置车祸事件,令本人必须仰仗政法最高主管周永康,这就为后续的传言奠定的前提与基础,就是因为令计划要求助周永康,周要求令与自己共进共退,以预谋更大的政治布局。中共暗箱政治没有纸牌屋,但却有垂帘门,有烛光斧影,暗箱不亚于纸牌屋,而且情景更为生动,给人们的想象空间更为巨大
毕竟令是胡锦涛的大内总管,习近平改朝换代之时,不可能继续任用令,所以对令的处置就是让他退出中南海核心办公区,到统战部与政协软着陆。现在,从习对他的极其严峻的处置看,显然因政治野心"非组织化"活动,激怒了习,遂找出其贪腐证据,将其打入天牢,永世难以翻身。
只有胜利者才可能是安全的,这也反证了令计划们的政治野心的合理性,如果他与李源潮在传说中的北戴河高层测评中获得数一数二的选票,并因此改变了江、曾主导的中央党校党内选拔投票,那么,他与李源潮甚至周永康,都会是安全的,也会是荣耀的,新闻联播上,活跃着的,将是他们的身影,中共各个阶层都要宣誓团结在他的周围
从邓时代到习当政,我们看到是,中共内部权斗更为残酷,对手的被处置,也更为残酷。这是因为邓小平主政之时,更自信?还是更怀柔?而习则不自信,或受到更严重的威胁,所以出手更为残酷?
政治野心与政治安全、生命安全是统一的,如果位居险恶之地,不再向上得到荣耀,可能就会堕入深渊万劫不复。
团派与红二代最后的斗争
至于令计划的腐败,体制内的高官如此腐败的程度,大致相当,没有最腐败,只有更腐败,一个村支书动不动就能依法上千万上亿的公款,令计划七千多万,数目还是比较小的,当然,他能够调动胡锦涛视察一个省市,也可以安排胡总书记考察一个企业,考察一个企业的行情,是出资一千万,九十年代,与一个常委领导人合影,可以得到一百万人民币感谢费。许多领导人都是秘书的摇钱树,至于领导人或其家人如何参与分成,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胡温时代,每年向上级主管领导进贡,就是下级相关部门向上级主管领导发红包,令计划这样的级别,每个相关的重要机构,每年给他发红包十万八万,应该顺理成章。一个县委书记每年都可以得到数十万到数百万、千万人民币(各县经济富裕程度不同)不等的下级红包。
现在看来,胡锦涛十年,根本就没有真正主导过中南海,他的十年是被江泽民挟持的十年,令计划也只能在有限的空间里自行其是,安排接班人这样的大活,还是元老们安排好了,令计划想玩点小动作,不仅没有玩成,还丢了儿子,丢了夫人,丢了家族,影响了整个团派的政治命运。
习先是得到江派的全力支持,后又得到红二代的大力支持,并很快掌握了中共最重要的权力军权,所谓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样的真理,不仅可以用于当年的推翻国民政府,同样可以用于中共的党内斗争。邓小平凭借枪杆子,废掉了三个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打掉周永康、令计划,当然也是小菜一碟。
中共党内的博弈,并没有成为政治游戏,而是政治绞杀,胜者为王,败者入狱,没有妥协共生的余地。党外可以有中共可以控制的民主党派,党内则不允许出现异已的政治山头,当一派坐大之时,任何可以出现的山头与派别,都要列入打击之列,只要这样的打击是可控的,安全的。
胡锦涛之时,不敢全面打击江系政治派别,因为枪杆子不在自己手中,只是伊始之时,打击了陈良宇,最后打击了薄熙来,显示了一下自己是有牙齿的,但,无法真正操控全局。根本原因上是陈良宇与薄熙来过于嚣张,迫使隐忍中庸的胡锦涛出手
显然,习近平不愿意隐忍中庸,对向自己表示臣服的令计划也不宽恕,现在各种宣传造势又在主攻李源潮,因为令与李有传言中的颠覆行为,又有非常重要的党内人脉关系,所以,十九大之前,团系的重镇必须定点清除。
团系斗不过红二代,从乡下进城的小红卫兵斗不过返城的老红卫兵。团系是政治花瓶,红二则是红色血统继承,仍然有一定的血性,但这是他们最后的斗争,这一代斗争之后,所有政治派别的内部合法性或强势都将消失,习近平将面临新的政治游戏规则。要么极权到底,像普京那样玩几届连任的游戏,要么,将真正的党内民主与宪政民主提上日程,用符合人类普世价值的规则,还权于民,启动宪政。

——原载《动向》杂志2016年8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