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8月14日星期日

金钟:戰爭警報:防患於未然——城破空《假如中美開戰》導讀

城破空《假如中美开战》封面


  破解當今中共政權的走向,已成為全球性的課題。學術界、新聞界、產經界、各國政府系統,無不投入專門的人力、資源,設立無數項目,以求有利、合理的對策。我與破空兄相知相交十餘年,在傳媒政論領域切磋議題、交換資訊,可謂海闊天空,樂在其中。但當他提出「假如中美開戰」的話題時,卻著實令我一驚。眾所周知,中美現在已經是「相依共存」的關係,尤其在經貿方面。雖然兩國的差異分歧乃至爭端很多,但何至於戰爭?是不是過於想像、聳人聽聞?讀者能夠接受嗎?

  提出問題後,破空兄詳釋其構思與章節內容,一言以蔽之,是可能性研究,並非一項土木工程那樣,作指日可待的預測。讀之可見,層層剖析,縱覽全局,全部依據多年的事實材料,加以歸納,絕非基於虛構。非常接近科研規劃的「可行性報告」。人類之生存皆與理想、前瞻、夢幻相連接,而夢想成真無不建立在踏實的研究之上。據實判斷,引證生動,可讀性高,是這本書鮮明的特徵。

  戰爭之預計。二戰之後,第三次世界大戰的預言,曾經甚囂塵上,美蘇必戰論大有人在,台海之戰亦有九五閏八月之說--這些引起高度關注的著名預言落空,但是,不減其出現的必然,不僅僅有讀者的需求,還有其正面價值:正是這些預言成為戰後強大的和平、裁軍運動的一部分。

  無疑的,有理有據的預言和推測,有警告的不可否認的意義。一個偉大的戰略家的特質,必須具有遠見,超越常人的高瞻遠矚。把握充足的資訊,洞悉局勢的潛在因素,權衡未來的利多與危機,方可有作為,立於不敗之地。記得有一次和破空談笑古今,憶及二戰日本攻擊珍珠港,納粹偷襲蘇聯,深有感觸。那豈是「貪得無厭」「狂者必敗」?完全可列為戰略家欠缺遠見的千古經典案例。

  今日中美對峙,乃是世界史上空前未有之怪象。和二戰後美蘇對立不可同日而語。雙方的軟硬實力都不成比例,沒有當年美蘇的恐怖平衡可言。這種荒謬的關係,本身就隱藏著許多不可知的異動。而當代戰爭的形態,已經越過二十世紀的常規戰爭,走向數碼戰、超限戰,因此,未來的戰爭學,已不再是總參謀部的沙盤作業,而需要更多的政治、外交、歷史的大戰略思考。

  破空兄這本書,以廣闊而深遠的視野,概括中共近三十年來內政外交軍事的歷程與當前態勢,顯示北京當局對內對外的重大難題無一突破,而且每況愈下,越弄越僵,漸行漸遠。西藏問題如是,新疆問題如是,連已到手的香港亦復如是。周邊國家不是貌合神離,就是公開叫板,東有美日台連線,西有俄印越鐵三角。處處被人當作「假想敵」。究其根本,完全沒有現代政治的協調智慧,受一黨制思維所主導,迷於封建傳統的強國夢。在這樣的背景下,想和美國平起平坐,並無道義高度和軟實力,而一味追求蠻力和硬實力,磨刀霍霍,擴軍備戰。

  書中對美日台三角態勢作了獨到的分析。兩岸由於內戰而分裂分治,中共在毛後,逐漸放棄了「解放台灣」的口號和不排除武力統一的提法,而且擴大了兩岸的經貿文化旅遊交往,敵對關係有所緩和。但是共軍大批導彈仍然對準台灣,停戰協議至今未簽,中共奉行武力決定論的意識形態亦從未改變。因此從理論上法律上,兩岸還沒有結束戰爭狀態。一般認為如果台海有戰事,美國是不會袖手旁觀的。這是中美可能開戰的一個看點。假如北京發生軍事狂人執政的局面,戰爭及其連鎖反應的可能性必然增加。

  史實顯示,中共奪取政權、維持政權迄今,靠的決定性手段都是暴力--戰爭,而他們的世界觀,從毛澤東為了消滅資本主義不惜人類死一半,到不久前朱成虎將軍狂囂不惜用核武毀掉美國西部幾百個城市--六十年不變。他們從來沒有為他們的邪惡言行,作過道歉。因此,一個表面上對外以糖彈、銀彈掩蓋了導彈、核彈,而對內肆無忌憚壓制人權自由的政府,其可能包藏的戰爭企圖心,我們是不能不防的。

金鐘(香港《開放》雜誌總編輯)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