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8月18日星期四

邱垂亮: 黑水沟很深, 文明差距很大

20151102_1214_73597735-6e45-4119-ba2c-cbc80e7c98af_74939-sm
中国经济起飞,是专制国家资本主义,比起美国等西方民主国家的真正自由市场经济,短时间看起来好像有其生产优势,但长远看,缺乏「自由」与「发展」密切关连的研发创新基因,不可能永续发展。

2015-11-2

1966-76,毛泽东10年文革把中国搞得天翻地覆,天怒人怨。他1976年9月9日去世,发疯的四人帮很快就被斗倒、斗臭,关入黑牢。邓小平文革中被打成走资派,受尽屈辱,儿子跳楼自杀。1978复出,大肆推动改革开放,走资本主义路线,放弃老毛的无产阶级革命。
1981年9月31日,国家主席叶剑英提出「有关和平统一台湾的九条方针政策」,也即老邓的「一国两制」概念。当时中国和英国展开香港97回归谈判,老邓为解决台湾统一问题设计了「一国两制」,却先使用在香港谈判上,获得英国的赞同,而一石二鸟,被认为是天纵英明,政治理论的开创意念。

天安门杀学生

1989年4月15日改革派的胡耀邦去世,爆发地动山摇的天安门民主运动,学生霸占天朝所在的天安门。5月18日,老邓决定军事镇压天安门,血流成河,坦克、机关枪屠杀数千手无寸铁的学生,变成人类历史千古罪人。
1992年1月18-21日,邓小平南巡武昌、上海、深圳、珠海等地,发表「生产力为基础的发展观」谈话,触动了他的「不管黑猫白猫,能抓老鼠就是好猫」的国家资本主义经济发展政策。23年来,中国经济起飞,成为世界第二GDP大国。
1979-89,可以说是中国政治改革的黄金10年,有人说是「中国之春」,有人说是「北京之春」。我常说,1989年5月18日,如果老邓支持赵紫阳的鸽派,反对李鹏的鹰派,接受学生的民主改革诉求,今日中国可能会有不同的政经社会文化面貌。
那是一厢情愿。中国传统专制文化秦始皇2200多年来一脉相承,根深蒂固,老毛的无产阶级革命没有改变它,老邓的改革开放也没有改变它。
不过,那10年,我常跑中国。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人民大学,青年政治学院、武汉大学、杭州大学等,都去演讲过。我去,不讲马列主义,而是讲西方的自由民主主义,讲台湾成功的民主化,非常受到学生学者们的欢迎,「轰动」一时。交到了不少学界朋友,从年轻学子,如王军涛、苏晓康、远致明等《河殇》作者,到赵紫阳的改革智囊苏绍智、严家其等,都有幸交上。连中国人权之父方励之,也到过他家喝酒,并请他来澳洲演讲。
1983我们几位海外「台独」学者,被请去北京开「台湾之将来」西山会议,见到了邓小平、邓颖超等中共领袖。1986我全家3人被邀请访问中国,国家主席杨尚昆在北京烤鸭店请我们吃饭。
天安门事件时,我也在昆斯兰大学大声呼应、大力支持北京学生。参与六四民运的学生、学者,不少是我8、9年来在北京认识的菁英份子。我天真地认为,他们顺应时代潮流,推动中国民主化,成功的机会很大。

我不去中国

当然,我是大错特错。就这样,我对中国完全失望。26年来,除了1996因研究需要跑了1趟北京,再也没去中国访问。这些年来,很多台湾朋友认为我应该去中国看看,台商朋友更是热情邀请我去亲眼见识中国崛起的繁荣富贵。我都拒绝,坚持中国1天不平反六四、不走民主化的大道,我就1天不去中国访问。
26年来,中共政权也把我当作天安门「幕後黑手」(冤枉的)、「台独大老」(没资格),拒绝往来。我们没有任何官方接触。
日前,突然经由朋友传话、联系,1位中国驻澳官员和我餐叙,针锋相对、尖锐对话了2个多小时。我说我话,他说他话,虽有鸡同鸭讲的错乱感觉,却也该说的话都说了,我没说服他,他也没说服我。
我深深发觉,台湾和中国不仅只隔了一条很深的黑水沟,还已发展成两个不同的文化系统,差很大;甚至已成东方专制与西方民主政治文明冲突的对歭局面。令我想起C.P.Snow(斯诺)的《TheTwoCultures(两种文化)》,也想起SamuelHuntington(杭亭顿)的《ClashofCivilizations(文明的冲突)》。
这位官员有法学博士学位,曾在中国大学任教,也曾去台湾开过学术会议。但是,他是铁一样的习近平模式的中国领导菁英,心态、学识、语言、意识型态、中国中心主义(Sinocentrism),一模一样。

鸡同鸭讲的对话

他认为,中国19世纪前是世界最富强的国家,文明最先进。是19世纪西方帝国主义侵略,让中国受尽污辱,变成落後国家。现在中国崛起,富强起来,就是要恢复中国帝国、中华文化的世界中心地位。同时,中国要复兴儒教文明,让它不仅在中国、也在世界发扬光大,成为世界主流文明体系。
他认为,西方自由民主主义,不仅不适合儒教文明的中国,在中国窒碍难行。在很多国家,尤其东方的台湾、日本、南韩等国,也不是成功的实践经验。他举这些国家政经社会的动荡不安,人民一天倒晚上街头闹事,政府领导因选举、政党争权夺利,变来变去,乱七八槽,政策朝三暮四,导致金钱政治、政治腐败、政府无能、经济衰败、社会混乱。
他说,西方的民主是假的,中国的民主才是真的。他说,中共一党专政、党内民主、协商民主,人民大会由乡村、县市、省市到全国代表大会的选出,任命政府官员,是最好的民主。
在台湾与中国关系上,他的论调,和习近平一样。满口「九二共识」、「一中原则」、「一国两制」、「台湾制度不变」,说是中国对台湾的最佳礼让和安排。在经济上,他更一再强调,台湾经济前途在中国。中国经济如是蓬勃发展,台湾不要失去这麽好的机会,搭上中国崛起快车,快速发展台湾经济。
我一一驳斥,指出:儒教是2000年来中国统治者用来维持专制独裁的意识型态。西方民主不能实用在东方国家的说法,已被日本、南韩、台湾等国的成功民主化否定,这些国家的民主是真民主。中共一党专制的党内民主是假民主,甚至反民主。香港的「一国两制」根本没有两制,名存实亡,2017答应的特首民选,已变质、跳票。
中国经济起飞,是专制国家资本主义,比起美国等西方民主国家的真正自由市场经济,短时间看起来好像有其生产优势,但长远看,缺乏AmartyaSen(诺贝尔经济奖得主)的「自由」与「发展」密切关连的研发创新基因,不可能永续发展。专制中国要真正(不仅GDP)超越民主美国的经济,有其根本基因性的阻碍、困难。
我提出中国还有2亿人口生活在贫穷线(WroldBank)下的严峻事实。他不仅同意,还说中国算法不仅2亿,是3亿,并说中国GDPpercapita,比美国、日本、台湾差很大。我提出,马英九近8年来把台湾经济全面倾斜、纳入中国「一中」经济,结果是完全失败,经济大衰退,今年台湾经济GDP成长将不保1(%)。我强调,台湾经济前途不在中国,在全世界。
我们一来一往,有火气、火药味。但还理性、平和。到头来,他没说服我,我也没说服他。最後,我明说,我们对谈的理念、想法差很远、很大,在一定程度上,彰显了目前台湾和中国文化、政治、民心、民意差距很大的鸿沟存在。
我认为,两边400年来已发展成两个不同的文化、文明体系,不仅不同,还有本质上的矛盾和冲突。

蔡英文的台湾

我们一见面,他先问我是不是蔡英文(小英)後援会的会长,还问我曾是哪位总统的国策顾问。他也一开始就劝说,希望蔡英文能接受「九二共识」、「一中原则」和「一国两制」。我细说蔡英文「维持现状」的苦心孤诣、思维和政策,回应他的劝说。
我当时的自然心里反应是,他已接受蔡英文明年要赢的现实,希望了解她的中国政策,也希望我能传达他们的台湾政策。中国官方拒绝跟我来往26年後,这个小英因素,可能是他们第一次邀我见面的主因。
海峡的黑水沟很深,两岸的文明差距很大。蔡英文和习近平能否克服困难,化解双方的差异和争执?我很悲观,认为很难。
——民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