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8月22日星期一

吴志森:孫楊就是中國



「水神」菲比斯以歷年累積23面金牌,為運動員生涯劃上句號。100米蝶泳輸給了年僅21歲的新加坡小將史高寧,菲比斯沒有表現不快與遺憾。賽後,菲比斯在泳池擁抱史高寧,表示祝賀。在頒獎台上與對方有講有笑。菲比斯更對記者說:「輸了,沒有人會高興,但我為他自豪,向他致敬。」
菲比斯的泱泱大度,是否美國人的典型?當然不是,美國是個五湖四海的大熔爐,出了包容豁達的菲比斯,也可以有操弄宗教種族矛盾而獲益的政客特朗普。
但我可肯定的說,孫楊,就是當今中國的典型。
400米自由泳,澳洲泳手賀頓擊敗孫楊,口水戰即起,再次揭起孫楊服禁藥的瘡疤。兩年多前,孫楊在中國全國游泳冠軍賽,尿液樣本測出禁藥,被罰停賽三個月。但中國體育當局延遲半年才對外公報,國際泳壇嘩然,判罰太輕,有私了的嫌疑,更涉及隱瞞。
賀頓重提舊案,顯然至今仍耿耿於懷。觸及中國民族主義者的痛處,五毛網民空群出動,翻牆攻佔賀頓的社交媒體平台,但五毛面對陌生環境,又一次迷路,誤中副車,鬧出笑話。
黨媒發飈,其瘋癲程度不下網民,既攻擊澳洲人是監躉後裔在西方世界低人一等,但對亞洲卻「以蠻不講理方式強調自己的『白澳』屬性」「對外展現自卑、傲慢」。黨媒更質問中國對澳洲的經濟很重要,澳洲為何要與上帝為敵:「顧客就是上帝,很難想像在中國這個『上帝』面前,一些澳大利亞人怎麼會去做有悖於這種常識和公理的舉動呢?」
其實孫楊何嘗不是認為自己就是上帝。被記者問到將會再次跟賀頓一決高下。孫楊一臉不屑:「我不知賀頓是誰。1500米,我是王者,我就是新世界。」最後,孫楊在預賽大失準,竟然連決賽都入不到。
孫楊和黨媒的表現,使我想起中國外交部長黃毅,他對着加拿大記者發飈,情况同出一轍。黃毅被問香港銅鑼灣書店事件,觸動痛處,無言以對,理屈詞窮,只能用發飈解窘。
孫楊其實就是中國,他就是中國網民,就是黨媒。暴發,土豪,以為自己是世界中心,天下無敵。但卻底氣不足,輸不起,觸到痛處,皇者上帝,語無倫次。

——明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