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8月8日星期一

林忌:奥运民族主义的玻璃心

澳洲泳手贺顿暗讽孙杨服食禁药,再次激发中国那些受民族主义洗脑的网民「小粉红」的玻璃心,竟去贺顿的Instagram洗版,要求贺顿向孙杨道歉,要不吃药的人,向吃药的人道歉,不是由吃药的人道歉,这就是今日的中国,也这就今日在中共洗脑之下,中国人所拥有的「中国逻辑」。

事实真相就是,孙杨于2014年5月17日,被检出尿液样本含有禁药Trimetazidine,中国泳协不但没有以世界反兴奋剂条例所规定,在20日内立即公布及处罚,竟把消息拖延公布6个月,而且更似其他国家般禁赛1-2年,而是短短的3个月,而且刚好把停赛期设在亚运会比赛前,令孙杨得以刚好赶及亚运会夺得3金1银,于是引起世界反兴奋剂协会(WADA),以至国际泳坛的一再质疑。

客观事实即中国以政治手法,去处理孙杨的禁赛问题,也因为中国的「举国体制」,令事件既不透明,也不可信,引致孙杨自称「误服禁药」的可信性,就有如大家对「中国制造」的可信性一样,是作为了「中国人」的原罪;至于被贺顿嘲讽,如果说的是事实,孙杨是自食其果;如果是「误服」,那么自己根本就没有,怕甚么别人「嘲讽」呢?别人只是攻击服禁药的选手,孙杨心中没有鬼,何不一笑置之?

更可笑的是,中国游泳协会竟代孙杨出头,向澳洲泳协发抗议信,声称贺顿言行损害「中澳泳坛感情」、「影响澳洲运动员形象」而要求道歉:「我们关注到这两天澳大利亚游泳运动员贺顿恶意进行人身攻击的恶劣言行,我们认为他的不当言论极大损害了中澳游泳的感情,有损澳大利亚运动员的形象,是一种缺乏质素和教养的表现。我们强烈要求该运动员做出道歉!」

然后澳洲泳协则回应说:「贺顿有权发表自己的看法,在团队价值中(ASPIRE)中,字母E代表 Express yourself¬──自己的睇法,这是他的权利。他只是支持廉洁的运动员,这是他的信念。」──这对于中国「小粉红」来说,绝对是「二次伤害」了──在澳洲,人人都有权发言;在中国,人人则只有权发表亲政府,或政府认可的言论,那么澳洲泳协是否又在嘲讽中国?澳洲泳协又是否有需要,再向中国道歉呢?

粤语有云:「面系人地畀,架系自己丢」,输了比赛就大方承认与祝贺对手,把平日欺负香港欺负台湾的手法,改到去针对澳洲的选手,澳洲当然就不用当一回事。由八年前「何可欣一年大三岁」等一连串「造假」,世界各国对中国横蛮无理的包容度愈来愈低,民族主义的兴奋剂,只有助中共政权在各地继续欺压人民。这样的国家,爱来作甚么呢?


——RFA

1 条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