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8月21日星期日

吴戈:大陸中產的「反抗」

北京的交通擁堵問題嚴重,民怨沸騰。

北京,周末晚上8時,從中央商務區往城外,交通高峰已逐漸舒緩,半小時即到達五環外。在某路口的輔路左轉道,車流排隊約50米,正常情況最多等兩輪紅綠燈即可。

然而紅綠更替,旁邊的車道疾徐有度,左轉卻有如黃繼光爬向機槍口。稍加注意,發現左轉綠燈居然只給3秒不到,杯具了!

好容易挪到30米以內,CD已十曲唱畢,左轉綠燈居然徹底沉寂。

民不患寡而患不均,憤怒顯然在這條車流中積聚。

終於,絕對出於默契,從第三輛車開始,好幾輛車一聲長鳴,紛紛向左脫離編隊,衝上主路,從空蕩蕩的公交專用道頂著紅燈悍然左轉。這還要鳴謝隔開主路與輔路的綠化帶在這裏神奇地缺了20米。

其中最神勇、也最劃算的當屬一輛剛剛到達即輕車熟路地拒絕左轉排隊,直接從直行道跨實線強行擠入,並連跨三道加入叛軍的車,你沒猜錯,它是一輛膀大腰圓的寶馬X5。

面對以三路密集縱隊衝入路口的「土匪」,連更加藐視紅綠燈的過街行人和電動車,以及越來越橫行於主路,包括公交專用道的有牌無牌摩托,一時也被攔腰截斷。當然,在叛軍內部,那輛少排了半小時隊的X5也明顯受到擠壓。

此時,問題的根源真相大白:來自雙向十車道的主幹道上的所有左轉和右轉車,以及橫向道路來的直行車流,都需要並入一條標線也沒有、雙向僅單車道的小馬路,而且右轉車中有貨櫃車,小馬路上排隊數百米的對向車流中還有不耐煩者逆行擠上前來,進一步擠窄入口。

真地怪車太多嗎?不,小馬路入口一番刀光劍影後,畢竟晚高峰已過,只要擠進來,竟車輛稀疏,一路暢通。換句話說就是,高峰期此地的擁堵更甚十倍。

這次「叛亂」代價幾何?首先,若不違章,全程不到一小時的餓肚錯峰下班之旅必然延長一倍;其次,叛軍深諳當地社情:交警隊雖然就在路口一角,但一來轄區太大,警力緊張,警員們已經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實在為家門口派不出人來;二來他們自己就佔用了路口一大片地圍成收費停車場,使這條路上的右轉同樣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因而,路口即使派個交警也只能維持秩序,流量無法消化,他也只能人為延長甚至完全停止紅綠燈更替。這種情況下,交警要是再用攝像頭嚴罰,已經每日人山人海的收罰款窗口,警員也將累死在崗位上。

然而。這條小馬路作為問題根源,也作為北京最緊缺的南北向道路之一,兩側早已拆遷乾淨,其拓寬顯然與交警無關,「這是一個複雜的系統工程,牽涉到社會的方方面面。」比如,擋路的是佔地廣大、效益不錯又無污染的半壟斷國企,何況三公里以內還有更多打死也無法改善的瓶頸:與一條進出城主幹道立交時流量太大(這又與這條全封閉快速通道五公里才有一個立交可橫穿,兩側卻人口高度密集有關),從一條「國家大動脈」鐵路下穿時通道過窄。

這樣的境遇北京一共有多少處不知道,只知道最近被政府強行搬到北京某農村的大陸互聯網巨頭們正享受著數萬人成千輛車只有雙向兩車道的待遇。

然而,除了自嘲,這些所謂的中產也就只敢踐踏一下交通規則和秩序了,而且只能在沒有交警、攝像頭和鐵欄杆的時候,以相互擠蹭和咒罵為主要體裁。理論上的根本解決之道,選出自己的人民代表監督政府決策,有這個想法的都在監獄裏蹲著呢。即使不是選出來的代表中有人尚有公心,提了十幾年的公路無休止收費問題也石沉大海。不滿意嗎?杭州開個國際會議,恨不能把所有閒雜人等全部蒸發了。可這絲毫無礙中產們相互擠完罵完後寫下如何愛北京,如何恨「低素質人口」的雞湯文。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