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8月2日星期二

杨光:南海仲裁喪權辱國,中共政權理應負責

关于南中国海争端的国际漫画


南海仲裁擊中中國要害

  歷時三年半的南海仲裁案於七月十二日揭盅。菲律賓政府十五項訴求勝訴了十四項半,幾乎完勝。中國滿盤皆輸,連帶台灣跟著「躺槍」。仲裁結局之壞,儼然超出了大多數人的預想,簡直「壞到不能再壞」。反過來,對菲律賓人來說,當然是「好到不能再好」。

  南海仲裁案裁決擊中中國要害者有三:

  其一,「九段線」的合法性遭到了仲裁庭的斷然否定。仲裁庭認為,「並無證據顯示歷史上中國對該水域或其資源擁有排他性的控制權」,且「即使中國曾在某種程度上對南海水域的資源享有歷史性權利,這些權利也已經在與《公約》關於專屬經濟區的規定不一致的範圍內歸於消滅」。此項裁決對中國的南海戰略具有釜底抽薪之效,由此,中國在南海的一切權利主張頓時成為無源之水、無本之木

  其二,仲裁庭判定太平島是礁不是島,南沙群島有礁無島。仲裁庭認為,包括有淡水、有果蔬、有常住人口、有醫院郵局的南沙最大自然島太平島在內,南沙群島沒有任何一處地貌是可以產生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的完全資格島嶼。仲裁庭確認南沙群島只存在「岩礁」和「低潮高地」兩種低級地貌,而岩礁只產生領海,不產生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低潮高地」在法律上被視作陸地或島礁的附庸,只對確定陸地或島礁的領海基線有用,卻不具備單獨主張任何領土與領海權利的獨立資格。依此裁決,即使有朝一日中國出兵收復了南沙群島全部島礁,也不足以產生二百海浬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等延伸性海洋權利。目前,中國大陸在爭議海域所佔有之地,雖然已被變造為南沙最大的幾塊人工島嶼,但就其原本地貌而言,僅黃岩島、永署礁被仲裁庭判定為岩礁,其餘皆為「低潮高地」。此項裁決使得台灣在南沙海域的海洋權益被剝奪了百分之九十九點六,使得中國大陸花費納稅人鉅資所建成的大型人工島美濟礁、渚碧礁亦將落入菲律賓專屬經濟區囊中──若執行裁決,中國豈不成了賠了夫人又折兵的大傻瓜,義務替菲律賓造島的「活雷鋒」?

  其三,中國政府在南海爭端中所採取的一切有效行動均被仲裁庭斥為非法。諸如,中國在黃岩島的爭奪行動被認為侵犯了菲律賓漁民的傳統漁業權利,在禮樂灘、仁愛礁的襲擾行動被認為侵犯了菲律賓對其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的主權權利,在美濟、渚碧、永署等七個島礁的填海造陸行動被認為激化了南海爭端、侵犯了菲律賓主權、破壞了生態環境、加劇了海龜、珊瑚和大硨磲的滅絕危險等等。

  總而言之,中國在南海的形象,就是無賴、無理取鬧者、恃強凌弱者、違章建築者、尋釁滋事者。

  習當局對仲裁應對無方

  南海仲裁一敗塗地,堪稱喪權辱國,是習近平上台以來所遭遇的最嚴重的外交失敗。事實上,還不僅是外交失敗,亦是十足的政治失敗。不僅是中國在國際司法領域的失敗,亦是中國海洋戰略、周邊戰略和全球戰略在關鍵時期、關鍵地方出現的關鍵性失敗。失敗的後果十分嚴重,從短期看,中國丟掉的是形象、聲譽、面子;從長期看,其所失去的則是公正解決南海爭端所必需的國際法理空間、談判協商餘地和周邊友善環境。越往後,此次失敗的後果將顯現得越充分。

  南海仲裁之後,中國在南海的維權行動與擴張行動已陷入僵局,進退兩難,無所適從。但若就此長期僵持下去,必將永久損害中國在南海實實在在的地緣政治利益、經濟利益和戰略利益。而且,若中國一味以傲慢、蔑視的態度對待仲裁裁決,中國與東盟的關係,對東亞事務和亞太事務的道義影響力和行動參與能力,乃至中國與美國、西方的關係,過去三十多年中國在全球政經格局中的地位,都將產生轉折性甚至毀滅性的變化。這絕不是危言聳聽。

  習近平當局以「四不一廢紙」消極應對南海仲裁案,即「不接受、不參與由菲律賓單方面提起的仲裁」,「不承認、不執行仲裁裁決」,將其視同「一張廢紙」(戴秉國語)。如此簡單粗暴、蠻橫無理,不僅讓東盟各國民眾對中國產生惡感,讓菲律賓、越南對中國感到憤怒(當選前後曾表現出親華反美姿態的菲律賓新總統杜特爾特也已經被中國的蠻橫姿態所激怒而悄悄改變了腔調),也讓一向尊重法治精神的西方世界對中國的南海立場完全喪失同情和支持。而問題在於,「四不一廢紙」毫無建設性,除了得罪人,一點正面作用也不起。三年前,海牙仲裁庭並未因為中國的「不接受、不參與」而放棄管轄、中止仲裁,反而是中國作繭自縛,白白放棄了選擇仲裁員、利用仲裁依法維權的機會。如果中國參與了仲裁,或至少參與了選擇仲裁員、辯論管轄權爭議的前期階段(如美國在尼加拉瓜訴美國的國際法院官司中所做的那樣),仲裁結果或許就會有所不同。當然,中國仍然會輸,但可以預計,不會輸得這麼慘,輸得這麼蠢。中國網民說「No zuo No die」,苦澀的仲裁結果少不了中共當局自「作」自受的功勞。

  外交戰、抹黑戰失敗

  裁決公佈之際,中國政府開足馬力發動外交戰、抹黑戰。上至習近平、李克強,下至各駐外使節,均利用一切機會誘導、拉攏,甚至收買外國政府對中國的南海政策表態「支持」。據中共官媒報道,「支持」中國的國家多達六七十個,陣容頗為可觀──雖然大多是非洲和中東的蕞爾小國。然而很遺憾,仲裁結果出爐之後,美國、日本、歐盟、澳大利亞紛紛發表聲明敦促中國尊重國際法、執行仲裁裁決,卻不見任何一個「支持」中國的國家發表聲明贊成中國把仲裁裁決當「廢紙」。這場倉促發動的外交戰顯然也失敗了。

  至於抹黑戰,中國諷刺常設仲裁法院是「野雞機構」、南海仲裁庭是「草台班子」,卻忘記了常設仲裁法院的歷史比聯合國還要悠久得多,中國從民國到共產黨中國一直是仲裁法院事務的熱心參與者。外交部副部長劉振民無端指責國際海洋法法庭前庭長柳井俊二為仲裁庭指定仲裁員,又說「這五名仲裁員是掙錢的,掙的是菲律賓的錢,可能還有別人給他們錢,不清楚,他們是有償服務的」。其實,這正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附件七第三條、第七條所規定的程序,當一方缺席時仲裁法庭如何組成,仲裁庭開支由誰支付,以上種種,悉由法定,中方指責殊為無理。中共「姓黨」媒體一窩蜂造謠炒作「陰謀論」,攻擊美國唆使菲律賓演「鬧劇」、暗中操縱仲裁法院,不幸的是,這些攻擊毫無證據,不著邊際。如此口不擇言,對國際法機構和他國政府沒有起碼的尊重之意,「大國風範」無影無蹤,外交家風度蕩然無存,倒更像是輸急了眼的賭徒,惱羞成怒,氣急敗壞。由此可見仲裁裁決對中共當局打擊之大,震撼之深。

  南海仲裁慘敗,真的是美國、日本、菲律賓玩弄了陰謀、放了水、做了局嗎?至少目前沒有證據下此結論。政治干預司法,在中共是家常便飯,在美國、日本,則是駭人聽聞之舉,中共當局大概是犯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老毛病。菲律賓政府的確得到了美國律師的幫助,但是,幫助菲律賓打贏仲裁官司的律師保羅‧S‧賴克勒(Paul S. Reichler)曾經幫助尼加拉瓜打贏了美國,也曾幫助毛里求斯打贏了美國的頭號盟友英國。這位才華出眾、堂堂正正的律師絕不可能是所謂「美國陰謀」的操盤手。那五位在海洋法領域造詣頗深的法學家仲裁員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被菲律賓所繳的雙份仲裁費(替中國墊付了一份)所收買。

  南海喪權辱國,中共政權應負全責

  歸根到底,中國在南海仲裁案的失敗乃是由中共政權一系列的失算、失策所造成:

  其一,毛澤東時代,在國際社會包括南海周邊國家對「十一段線」、「九段線」提出異議之前,在越南戰亂、美蘇爭霸無暇顧及南海之際,中國大陸有充分的法理空間和國際條件與台灣共同佔領控制南沙全境,卻對南海權益不聞不問,錯失二十多年收復南沙良機,甚至對菲律賓從國軍手中搶走中業島抱冷眼旁觀態度。

  其二,中共政府全程參與了長達九年半的第三次聯合國海洋法會議且「發揮重要作用」,是二百海浬專屬經濟區主張的主要推手。為了貫徹「中國永遠屬於第三世界」的最高指示,中國代表團一味反美反蘇,對「無害通過」、「航行自由」、「共同開發」等海洋大國所提出的主張橫加阻撓,處處設限,卻無條件支持二百海浬專屬經濟區以迎合多數「第三世界國家」,結果,為菲、越等國借專屬經濟區之名侵犯中國「九段線」免費奉送了法理武器。其時,已經有人意識到了中國政府的談判立場與中國在南海、東海的實際海洋利益背道而馳,比如曾任國際海洋法會議中國代表團團長凌青就曾「上報領導,可否對二百海浬經濟區作某些保留」,卻未獲批准。當然,中共政府也早就應該知道,《公約》生效之日,即是「九段線」報廢之時。奇怪的是,中共政府既不修訂「九段線」使之符合《公約》要求,又不及時提出對《公約》草案的反對或保留意見,以至遺禍至今,造成日後中國在南海爭端中的法理被動局面。此次南海仲裁失敗,正是中共政權自己挖坑埋了自己。

  其三,中共政府明知道「九段線」不符合《公約》,經不起仲裁,卻在從一九八二年至二○一三年的三十多年間不與菲、越等爭議國家就爭端方式達成有法律約束力的協議,以便堵死菲越單方強制仲裁之路。以中國與東盟密切的經濟聯繫,以中菲一度相當友善的雙邊關係,若誘之以利、動之以情,雖然主權問題、專屬經濟區劃界問題一時難以達成協議,但僅就爭端解決方式達成有約束力的協議,則是完全可能的。可是,中國政府在自己的弱處偏又一味逞強,拒絕第三方調解,拒絕南海問題國際化,拒絕東盟參與,拒絕多邊談判,結果逼得別國去仲裁。未能有效勸阻菲律賓走到對簿公堂這一步,中共政府難辭其咎。至於仲裁立案之後「不接受、不參與」,就更是下下之策了。

——《争鸣》月刊2016年8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