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8月18日星期四

练乙铮:为香港民主, 雨伞运动再次出击

尽管两年前政府没做任何让步便平息了雨伞运动,但"伞兵"已经重振旗鼓,如今他们要求让香港享有自决权,甚至在2047年实现完全独立。
2016-8-17
3.jpg
本月,示威者在香港政府大楼外。Kin Cheung/Associated Press
在9月4日的立法会选举前夕,情势变得愈发紧张,香港政府和北京的中央政府都密切关注着事态的发展。一群在2014年的亲民主"雨伞运动"中初涉政坛的新面孔候选人,想要把他们的战场扩大到立法机构,旨在让香港摆脱北京方面日益带有威权色彩的控制,这也是他们第一次这么做。
这些年纪多为二十几岁的活动人士,不再相信被写进《基本法》的"一国两制"原则所附带的承诺——自从英国于1997年将香港的主权交还给中国之日起,《基本法》一直是香港的小宪法。他们曾在2014年让这座城市的交通要道瘫痪了79天,但即便是那之后,他们也没能获得任何让步,没能让香港政府领导人,也就是特首的提名和选举规则更加民主化。他们由此得出结论:只要中国还在对香港行使主权,香港就不可能有民主。
这些"伞兵"——钦佩他们有勇气站出来反抗警方野蛮行径的支持者对他们的昵称——现在所寻求的东西,超出了他们在"雨伞运动"中的诉求,也超出了被称为泛民主派的主流亲民主阵营的诉求。两年前,身为抗议者的他们曾援引《基本法》,争取真普选和香港的高度自治。现在,他们要求让香港享有自决权,甚至是在2047年完全从中国独立出去——《基本法》将在那一年到期。
梁天琦(Edward Leung Tin-kei)本来堪称最有希望在立法会中获得一席之地的"伞兵",但已失去参选资格。口才了得的他领导着本土民主前线(Hong Kong Indigenous),一个倡导香港人建立独特民族认同感的政党。另一位被剥夺参选资格的心怀大志者,来自刚创办不久的香港民族党(Hong Kong National Party),该党主张香港应脱离中国,成为一个完全独立自主的国家。
自从被禁止参加立法会选举之后,梁天琦便和另一名年轻的活动人士、已获得候选人资格的梁颂恒(Baggio Leung Chung-hang)联合了起来。支持港独的梁颂恒是"青年新政"(Youngspiration)的领导者。另一个重要的新党派是"香港众志"(Demosisto),它呼吁在10年内举行公投,以决定2047年之后香港的未来。"香港众志"由现年19岁的黄之锋(Joshua Wong)领导。黄之锋是雨伞运动的中流砥柱,在那些抗议活动中经受住了战斗的考验,但因为年纪太小,他还不能参加任何选举。
不过,还是有很多"伞兵"得到了竞选立法会委员的许可,他们的存在已经改变了香港的政治图景。竞争再也不是只在亲建制派和泛民主派这两个阵营之间展开。二者都赞同某种版本的"一国"理念,都自认为热爱着中国大陆。香港政界现在是三分天下,新生的分离主义力量不可小觑。
显然,这种新形势会给亲民主阵营带来一些问题。内部纷争以及细琐的意识形态冲突——既存在于老派的泛民主人士和"伞兵"之间,又存在于"伞兵"内部,只是相对不那么剧烈——有可能将选票摊薄,还有可能拉低单个反对派候选人战胜亲建制派对手的几率。(有些荒唐的是,由于政府竭力阻止一些"伞兵"参选,这种风险在某种程度上被化解了。)
香港政府本身极为不受欢迎,但拥有许多颇具影响力的支持者,以及大量可以用于压制诋毁者的资源。例如,早就有消息称,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也就是北京在香港的监察机构,秘密操控着当地的一些选举。
尽管"香港众志"已经获准,可推举一位参与立法会选举的候选人,但它面临着令人费解的行政上的阻碍,无法注册为一个组织,这意味着它无法在银行开设账户,还要应对其他诸多不便。因参加雨伞运动,该组织的领导者黄之锋被控非法集会。周一,黄被判以80小时社会服务
曾以独立思考和自由派观点闻名的出版物,比如《明报》和《信报财经新闻》,最近都在发表评论,谴责分离主义,或者鼓吹中国的国家安全利益高于一切。这两份报纸在过去几年间都经历了好几轮管理层换血,并精简了评论员队伍,那些评论员有着同情亲民主运动的名声。(我从1991年开始为《信报财经新闻》工作,但上个月,我在该报的专栏突然被停掉了。)
在亲北京阵营看来,所有这些或许都有其必要性:它处于严重程度前所未有的分裂状态,内部各个强大的利益集团之间的争斗已经越来越公开化了。一度被认为颇为激进的港独观点得到了越来越多的支持,带来了越来越大的新威胁。即使在雨伞运动期间,倡导港独也无异于政治自杀之举。但香港中文大学最近开展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有17%的受访者支持这一观点——而在15至24岁的受访者中,该观点的支持率接近40%。应该会让香港政府感到不安的另一件事件是,偶有迹象显示,即便是一些老年人,对"一国"理念的认同似乎也有所松动,他们赞同让"两种制度"具有更大的相互独立性。
当然了,对港独的任何期许必须要和对这么做的可行性的保留意见放在一起考虑。毕竟,香港要依靠中国来满足自己的大部分用水需求。驻扎在香港及其周边地区的中国军队,也多到足以平息任何有可能演化成骚乱的分离主义运动。此外,近日的取消支持港独人士参选立法会资格之举表明,亲建制派力量已经做好了准备,可以在整个过程中以超常手段对付他们。
但这些分离主义者已经下定了决心。尽管政府没做任何让步便平息了雨伞运动,但抗议者们已经重整旗鼓,现在又喊着新的战斗口号卷土重来。老派泛民主人士过去常说,"以效忠换民主"(Loyalty for democracy),意思是以前者作为得到后者的代价。但年轻的"伞兵"们已经厌倦了等待:"没有民主?那就没有效忠。"
练乙铮是香港的经济和政治评论家。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