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8月7日星期日

韩连潮:诡异的美国大选选情

共和党全代会之后不久,一位川普竞选团队的朋友问我,是否对川普的态度有所软化,我回答说还要拭目以待。事实证明我的谨慎是对的。
美国共和党、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于7月先后落下帷幕。虽然两党的全代会都未能开成一个"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但两家实际上都有可圈可点之处。

2016年7月18日,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唐纳德·川普夫人梅拉尼亚·川普发表演说(左)。2008年8月25日,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奥巴马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发表演讲。
尽管共和党全代会党内精英和富豪参会者少,会上又出现川普夫人讲话抄袭米歇尔·奥巴马讲话的丑闻,以及克鲁兹不公开表态支持川普的事件,然而以中下层为主的代表济济一堂,强调美国面临的内忧外患危机,质疑希拉里·克林顿的诚信,提出重振美国雄风的国策,大有舍我其谁的气势。共和党全代会还第一次请了公开同性性向的硅谷亿万富翁彼得迪尔在会上讲话。更重要的是,会议首次将不为建制精英们所青睐的川普提名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
共和党会议之后,川普支持率急剧回升,甚至超过了克林顿,声势咄咄逼人。这是为什么上述那位朋友会对我发问。
民主党全代会更是人气鼎盛,参会代表人数比共和党全代会多出一倍,女性、少数族裔和不同性向代表比比皆是,与共和党全代会形成鲜明对比。党内大佬和明星纷纷亮相站台,冲淡了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因偏向希拉里电邮泄密辞职、桑德斯支持者退场以及民主党全国委员会高层党工神秘被害等事件带来的负面影响,使大会能聚焦在讲好美国强大美好的故事、民主党政府所取得的成就、希拉里的经验和睿智、未来国家建设,对弱势群体的许诺以及批驳川普的"狗屁不通"等议题上。尤其是请到了在伊拉克阵亡的一位穆斯林美国军人的父母出山猛批川普,令反川普阵营为之一快。
民主党全代会之后一周的主要民调显示,希拉里平均领先川普近7个百分点。在倾向保守派与共和党政治立场的福克斯新闻(Fox News)的一项民调中,49%的登记选民支持希拉里,而支持川普则只有39%,差距高达10个百分点。该民调还显示,与2012年大选相比,仅78%的共和党选民支持其候选人川普,而当年对罗姆尼的支持率是93%。支持川普的白人也大大低于罗姆尼。主要角逐战场均出现不利于共和党的变化,这不仅影响川普问鼎白宫,而且直接威胁到共和党对国会,尤其是参议院的控制。为什么出现了这样的局面呢?
我认为这是川普自杀式行为造成的后果。尽管川普在全代会之前对自己的竞选班子作了调整,雇佣了若干有经验共和党工作人员加盟,成功地召开了全代会并获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但他的严重自恋症不仅并未因此得到抑制,反而愈发膨胀,造成了一连串的失误。譬如:不顾团队反对坚持与烈属希萨尔·汗之间的口舌之争;为报一箭之仇拒绝支持议长瑞安、参议员麦凯恩等人的连选连任;叱责哭闹婴儿妈妈的怪异场面;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5次走神只关注自己出镜画面自恋情景;重新发表不尊重女性的粗俗言论;与俄国威权总统普京的眉来眼去;关于使用核武器的叫嚣等等。
川普这些疯狂举动,不仅让自己竞选团队出现混乱,造成若干党内大佬叛变转向克林顿阵营,引发共和党高层精英恐慌(不仅是他的固执与缺乏团队精神,还担心他没有能力,揽不了总统这瓷器活),更是给对手提供了无穷的攻击弹药证实他根本是一个疯狂、靠不住的人,不适合担任总统之职,从而引起川普民意螺旋下行。这又反过来动摇了川普自己的信心,他甚至现在就开始宣称如果其在11月的大选中未能获胜,一定是有人作弊造成的。
另一方面,共和党高层精英与基层选民长期脱节,从进入大选期开始就低估民众对建制的愤怒以及对保守主义运动未能带来惠益的失望,优柔寡断,找不到应对川普的有效办法,从而失去共和党在本次选举的主导权,对竞选纲领口号几乎完全失控,直接影响了选民对共和党的支持力度。最糟糕的是,共和党精英至今仍然执迷不悟,坚持认为川普不能入主白宫事小,共和党失去对国会的控制则是灾难性打击,没有看到二者之间唇亡则齿寒的关系。
川普能否力挽狂澜,扭转局势,关键取决于他能否管住自己的大嘴巴,能否有意志力来抑制自己难以抗拒的自恋性冲动,并和共和党高层达成妥协,精诚团结,一致对外,重新进入党的整体战略轨道,保证大选的成功。
8月5日晚,川普在众议院议长瑞安家乡威斯康辛州正式表态支持与之有隙的共和党国会参、众议员。这一做法被外界普遍认为是川普接受竞选团队意见自我纠错之举,反映了他还没有完全疯狂,或许是可以教育好的总统候选人。不过,我认为现在做这个结论还为时尚早;民主党的策略就是一层层地剥川普的皮,通过断章取义,歪曲并谴责他的观点,竭力向世人证明川普是个贪婪的商人、没有道德和同情心的自恋狂、对政策既毫无经验又极不严肃,从而激怒他,让他犯错误,达到不战而胜的目的。
从上周的情况来看,这一策略行之有效,但能否持续下去仍有待观察,因为民主党及其候选人自身也存在严重问题。
最大问题莫过于希拉里的诚实和是否值得信任的问题。大选以来的民调显示,对希拉里这方面的担忧一直没有消除。作为职业政客,她的丑闻事件从未断过;她和比尔克林顿几十年来敛集了几十亿美金,大量的金钱来自华尔街,甚至来自北京政权,公私之间难于划清,即使没有证据,选民的疑虑总是挥之不去。希拉里的支持者相当多并不坚定,他们在"两害取其轻"的莫奈何情况下,选择了希拉里阵营。一旦情况有变,他们反水的可能性很大。
我们知道,此前维基解密曝光了民主党全国委员会高层党工的1.9万封电子邮件,证实全委会有意偏向希拉里、打击桑德斯的不公正做法,授予狂热的桑德斯支持者们以把柄,他们目前自成一体,连桑德斯也无法掌控。维基解密网站的创始人阿桑奇表示,还有更猛的料要爆,而这些证据会直接将送希拉里进监狱。如果这一威胁是真实的,那么本届大选好戏还在后头。
另外,如果民主党全国委员会高层党工之死的调查出现进展,有证据指向民主党高层,那么阴谋论将大行其道,会彻底地让希拉里竞选活动出轨。
有意思的是,在川普发飙之际,希拉里也有没有闲着。民主党全代会一结束,希拉里明明知道民众质疑其诚信度,但又一次公开撒谎。7月31日,希拉里在福克斯新闻的一次电视采访中声称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在其私人电邮丑闻事件中为其背书,说她诚实可信。局长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这一完全没有必要的谎言,更增加了民众对她的不信任,将那些尚未决定支持谁的选民推向川普。尽管希拉里事后竭力辩解,但破坏业已形成,弥补需要时日。
总而言之,两党的危机和难关远未渡过。希拉里目前在民调中一边倒的优势不能说明其胜券在握。英国脱欧投票中,绝大部份民调都显示脱欧不会成功,从而低估了基层民众的不满,投票结果与民调恰恰相反。而川普今天的缓和不等于他自恋症的治愈,明天不会癫狂而自我毁灭。
无论如何,今年是个非传统的选举年,说明美国政治处在极为动荡状态,两党的选民基础在裂变,导致传统政治格局的分化:民主党向左,共和党向右,温和派消失,美国迈向孤立主义。
未来的90天中,美国人民很可能会坐上速度、落差都是未知数的巨大过山车,如果系紧安全带,或将过足刺激之瘾。

——VO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