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8月22日星期一

王超华:換位後的執政黨與在野黨

图:立法院通过不當黨產條例,有人欢喜有人愁



到目前為止,國民黨作為在野黨的表現仍乏善可陳:黨內利益分裂,牽連掣肘不斷,常常陷入拖著對手比爛的狀況。看在我們有大陸背景的人眼裏,不禁生出北京在幕後操縱的疑慮。

民進黨蔡英文就職總統兩個多月,台灣指標民調發佈最新民調數字顯示,蔡總統滿意度有十多個百分點的大幅下降,目前僅維持在半數左右。一時間輿論紛紛探討原因,甚至已有支持藍營的學者開始談論,蔡英文恐連任有虞,國民黨「後勢看漲」。這種預測未免來得太快,也過於樂觀了。執政的民進黨,與新興政黨時代力量,正在立法院合力推進一系列新立法。國民黨卻是首次同時喪失執政權和立法院多數席位,成為完全的在野黨。到目前為止,這個在野黨的表現仍乏善可陳,黨內利益分裂,牽連掣肘不斷,常常陷入拖著對手比爛的狀況。看在我們曾有大陸背景的人眼裡,不禁生出北京在幕後操縱的疑慮。

  執政需有長遠眼光

  過去兩個月裡,除了桃園機場遭水淹及導彈誤射等突發事件以外,蔡英文政府確實曾在若干領域引發爭議。這些爭議大致可分為三類。第一類涉及軍方和安全、外交等部門,通常事發突然而具體,即使平息較快,仍有可能復發。新政府對此顯然相當重視,蔡英文本人頻繁露面,在這方面用心用力,避免影響到順利執政。第二類包括勞工權益、原住民權益、無核家園、年金改革、司法改革、轉型正義等等諸多面向,在民進黨全面執政情況下,既需要總統府、行政院、立法院的通力合作,而且每一項都需要有比較長遠的眼光和規劃。在這個意義上,新政府的表現有進步也有缺失。蔡英文代表國家向原住民鄭重道歉,在法理上提升原住民族與台灣土地的主權關係,邁出了重要一步。與此同時,她任命曾在威權時代參與偵辦政治案件且未能主動公開說明的謝文定為司法院長,引起民間團體和人權組織質疑。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將在十月份召開,為消弭疑慮,蔡英文及其幕僚表示,司法改革需盡可能減少法界內部的抵制阻力。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將在十月份召開,司改會否因傾向保守的提名而受阻礙,有待觀察。

  勞工權益的爭議,首先是因為《勞動基準法》(勞基法)去年修法後,又補充規定,將員工可享受的國定假日從十九天減為十二天,引起不滿並成為大選議題。馬英九政府於是匆忙將其改回十九天。民進黨當時曾表態支持勞工,但在今年七月底立法院臨時會通過的修訂中,又將國定假日縮減為十二天,且將曾經表態支持的「周休二日」改為「一例一休」,即,每週一天是緊急情況下才可以加班而且必須加倍付給並須補休,另外一天則可以勞資協商,加班有加班費但是沒補休。這個修法為資方留出空間,令勞工難以拒絕加班要求,無法保障周休二日。社會民主黨為此痛批民進黨上任剛兩個月,勞工權益承諾已經全部跳票。

  問題還在於,台灣工會不成氣候。像最近中華航空公司兩千多名空服員參與、令華航取消近百架次航班的罷工,仍屬極為罕見。一般勞工組織因規模小力量分散,難以與資方抗衡,轉而通過施壓政黨和政治人物來保護自己權益,造成勞工運動在台灣政治中的弱勢從屬地位。其實,修訂後的《工會法》已降低組織工會的門檻,明確了工會和資方談判雇傭條件的法定地位,也確認了勞工有權採取損害資方利益(包括波及客戶等相關社會成分)的罷工等抗爭方式。只有工會成為和資方平等的協商對手,勞工才能在政治生活中取得真正的獨立地位,政府也才有可能在勞資糾紛中扮演中立角色,而且可以改變只關注投資的經濟政策,轉向以創造就業機會為手段的社會培基。

  在野黨只顧鬥爛?

  七月底立法院臨時會議三讀通過的最重要法案,應屬《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不當黨產條例)。國民黨威權統治時期,國庫通黨庫,黨部坐擁巨額不當黨產乃是不爭事實。民進黨從一九九二年即提出這個問題,並從二○○二年開始推動立法,卻遭到長期控制立法院多數的國民黨多達三○六次封殺,直到今年取得立院多數,終於將其成功列入日程。與此同時推動的,還有側重「諮詢規劃」的《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草案》,現亦已通過初審,有待八月底第二次臨時會闖關三讀。國民黨方面並不否認有必要清理黨產。馬英九二○○五年首次當選黨主席時,就承諾要在二○○八年大選前徹底清理,結果並未落實。他的副手吳敦義,直到今年還坦承不能讓民進黨拿黨產當政治鬥爭「提款機」,必須及早解決。年初大選慘敗後改選黨主席,包括洪秀柱在內的候選人,各自提出處理黨產方案,咸認這是選舉中拖後腿、造成社會失信的老問題。

  六月初,國民黨籍立委因未能阻止「黨產條例」列入正式議程,已要求國民黨中央和立院黨團盡速召開共識會議,研商如何論述,不能只會反對。國民黨第一副主席詹啟賢和幾位立委也分別表示要公開依法處理,不能輸了面子再輸裡子。條例草案針對的是一九八七年七月十五日以前成立並備案的「政黨」,追溯時效起自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除黨費、政治獻金、競選經費之捐贈、競選費用補助金及其孳息」之外的財產,均予凍結,不得轉讓,並需於一年內主動上報。如果國民黨有誠意要甩掉這個政治包袱,具體執行方面仍有可能通過磋商爭取空間。但洪秀柱並未回應研商共識,卻指責黨籍立委沒有全力以赴。立院黨團在中央壓力下,祭出海量表决「焦土戰」,先是用數百程序提案阻止「黨產條例」在春季會期通過,待條例於臨時會三讀通過,又提出約一千五百國營事業預算修正案,癱瘓立院議事。

  在此期間,南海仲裁案出爐,馬英九帶頭大發議論,給蔡英文下「指導棋」。為南海指責蔡英文政府者大有人在。但一到黨產問題,馬英九和其他國民黨大佬就都消聲不見了,只剩立委在前方打亂仗。洪秀柱雖然沒有迴避,但她尋求的是將黨產正當化的言說,包括「沒有國民黨就沒有中華民國」、「是黨庫救了國庫」等謬論(即使是國民黨領導北伐前後,黨庫實現穩定收入也是依賴粵海關,純屬國家稅收)。這類論述根本無法進入立院相關辯論,也無助於重建國民黨的民意基礎,唯一作用是模糊是非,將癱瘓立院的無理取鬧嫁禍於民進黨濫用立院多數。條例剛剛通過,國民黨就通知黨籍立委助理組團去新疆考察「一帶一路」,也不再藉著條例哭窮了。他們腦子裡想的是高層,眼睛看的是北京,島內政治只關注搞臭民進黨,忽略台灣本土社會建設,完全不像一個剛剛在大選中慘敗的在野黨。國民黨這麼想回大陸,難道不應該想一想:在大陸要怎樣才能做一個在野黨?!

——原载《动向》2016年8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