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8月20日星期六

曾伯炎:专制的语言洗脑魔术举证

图:作者


我年少就进入共党洗脑的宣传体制,洗自已也洗别人,习以为常后,便愚而不自知了。几十年弄文字于媒体,也只是个政治广告员。

觉醒是戒毒一般的艰难过程
退休后,走出体制,转换角色,解放思想,如蚕咬破茧,蛹变成蝶,深入民间疾苦,提高了情商,博览加思索,提升了智商,有若戒毒般痛绝,湼槃式觉悟,悟禅般引渡:鲁迅说的专制靠暪和骗的两手,乃发现自已:不过是用瞒与骗的砖瓦,效愚公移山式为专制打造谎言大厦。
首次惊醒,是文革中,毛的两个接班人,一搞死、一炸死。继之,是文革大厦坍塌于经济崩溃,再后,是89六四的暴力血洗天安门请愿学生,终于垮塌了由伟光正支撑的全部精神支桂。
这之前,周扬的人性异化论,促我思考:怎么,所谓的党性,竟然在荼毒与扼杀人性!韦君宜的《思痛彔》说:"没想到参加革命,牺牲自已身家性命了,还要出卖自已的良心"两位前辈的觉悟,再促我反思到:几十年弄文字于媒体,获得的所谓的专业高级职称,有文化学术含量么?真实称谓,应是:政治广告员。而诗人邵燕祥兄在信中还自嘲他这少共是:政治童工哩。
清醒后,想到马克思曾说:人是用语言思想的。这几十年来,用红头文件著文,便开始以红色语系思想,文路、理路、思路,尽在那主弦律里运转,脑力活动,永远是用那些红色语言零件作砖石,在为那谎言王国的大厦,加砖添瓦。就不自觉地陷在那套红色语系中思维,由语言魔术形成的观念与立场,不过是涂丑为美饰恶为善的矫揉造作,陈见偏见固化后,就难以走出其暪和骗的魔瘴,脱不出它语言魔术造的鬼打墙,如:

中共语言魔术的鬼打墙

"解放"这辞,人们经常说1949年:是解放了。并以此划界,说此前为"解放前"此后为"解放后"若反问自己:你解放了吗?
吃,在计划经济年代,官方规定了数量,每天只准吃几两。说,在规定的歌功颂德话语里,不准越雷池一步。想,在固定的模式里,不允一句一字出格。解放了的人们,不仅有因言获罪,且有因言割喉与杀头,捆绑禁锢窒息得越来越紧,紧到文化革命,8亿人的思想,要以毛泽东一人思想为准则与圣旨,全民思想被毛语录270条做的铁栅囚禁,不许有半点差异,8亿人只准说一套毛语言,上商店不先背诵毛语录,就不卖东西给你,这是解放吗?
直到今天,人们话语里,仍说着:解放前、解放后,这便是从身体到思想,全披枷戴锁了,嘴里还在说1949年他就解放了,这不是很荒诞吗?荒诞到最近《炎黄春秋》这个刋物,不过说点温和的话,老实的话,或叫人话,也被暴力夺去他们的说话权,我了解社长杜导正与编委邵燕祥,都是14岁就为中国人民的解放而奋斗的老共产党人,闹到一个93岁一个83岁了,他们少年著文写诗欢呼的解放,晚年了自已的思想仍被控制、钳制、压制,这解放一辞,不是暪和骗的祸害几代人的罪恶辞吗?
因此,26年前,我就从自己习惯语里,也从脑库里,清洗了"解放"一辞,冲口将说出:"解放前"时,立即改口说:1949年以前,以免陷入共党语言洗脑的陷阱。

走出红色语系的精神牢笼

再如"旧社会""新社会"也是人们的习惯口头语,把支部建在连队那么建在基层的专制党国,称新社会,将小政府大社会的自治型民国,称旧社会,这新与旧的颠倒错置,就把你脑洗了。
试问老毛的全面专政、绝对专制,与老蒋的有限专制与承认宪政,谁新?谁旧?儲安平说的民国的民主,是多和少的问题,共产制下民主,是有和无的问题。1949年,吴晗受共党指派去挽留胡适留在北大,胡回答说:留下来,将会既无自由也缺面包,到台湾,没自由还有靣包。到美国,则自由与面包都有,所以,他去哥伦比亚大学做了图书馆长。
试问,专制社会叫新社会,有民主的社会叫旧社会,现在,他们又改口说有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这张皮里包的,不仍然是他们坚持垄断一切的绝对专制社会吗?新乎?比皇权社会还旧,皇帝社会,还政统与道统分离分权,共党的党国社会,要政统与道统合一,毛泽东做伟大领袖兼导师,就是做君师合一的中世纪帝王兼教主,这是新呢,还是旧呢?岂不荒诞吗?
"中国人民站起来了"有毛粉拿老毛在天安门喊的这话,来为毛表功称伟。我要问:文革中,不仅国家主席刘少奇都趴下,亿万人民早请示晚汇报,在他神坛前,都跪下。因语言犯了毛讳,被杀被囚被虐者,何止万千?毛泽东这独夫,其空前绝后的"伟业",是用饿死斗死战死,整死了8千万无辜中国人,只他一个专制独夫站起来了。
中国人真正站起来是二战中,既助苏联在他东部牽制住日本,还阻止着日本从东南亚向印缅扩张,当年,成立联合国,罗斯福推举中国为五个常任理亊国时,邱吉尔还不赞成,待蒋介石派出两万人的52军参加诺曼底登陆打先锋,英勇壮烈,牺牲过半,邱吉尔才信服中国军人的英勇。同意中国人扬眉吐气进入联合国常任理亊国,中国,是这么站起来的,这么进入世界5强,哪是共党躲在敌后,以保安会议决定的:"一分抗日,两分应付,七分扩大地盘,十分宣传"还叫潘汉年去勾结汪精卫与日本共同削弱国军呢?毛共不只窃国,还窃夺了中国人民站起之名和联合囯之位哩!
请看,搬开"中国人民站起来了"这句谎言,显出历史的真象,可见共党的伟光正的辉煌,全由谎言堆壘的呵!

可编一本揭穿谎言的辞典

如果将共党用语言魔术洗脑搜集起来,可编一本揭穿谎言的辞典。他们说消灭地主是反封建,而今天他们的各级书记都变成拥有不同土地数量的大地主。而封建,早在商鞅韩非推行废分封制攺郡县制,废井田制攺土地巿场交易制,就废了。民国时的地主,多数是善耕作与经菅土地的农民提升的,非分封的采邑、领地产生,何来封建去反?而今天共党的权力世袭,倒是货真价实的封建余孽了。
共党土改,分地给贫雇农叫土地回家,后来回到公社书记手上,农民变成农奴。今天,再回到政府手里,农民以承包制获得耕种权,又做了政府的佃农,这地主帽子,不该政府自已来戴吗。反封建、灭地主,不仍是一场大谎言大骗局吗?
若再将文革中那些激进语言放进现实世界一检验,又令人瞠目结舌:
当年文革,如火如荼的"兴无灭资"结果,连脑里的资产阶级思想都灭了,生长出的新阶级叫特权阶级,他们占人口0,1%,却拥有中国财富的70%,而且他们握有党政军文权力,打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旗号,岂只不准灭,说半个不字也遭镇压。而文革中曾宣布:工人阶级领导一切,今天工人买断他工龄,失业流落四方,不是丧失一切吗。而文革中的批林批孔运动,已变成滿世界挂孔头卖共肉的孔子学院。要是再以共党的拉杆子时的打富济贫对比今天,他们已改成打贫济富,而老毛吹捧的痞子运动,不是已由当今的五毛运动把那流氓性坚持到底吗?
共党用语言进行洗脑魔术,还渗入到唱歌,用《东方红》把这洪秀全式的乡村边缘人〔余英时教授语〕吹成太阳与救星,他用大跃进饿死3、4千万人后,还唱:"万物生长靠太阳""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使不读书看报的人,不被文字洗脑,用歌声,也能把你搞成脑残呵!


——原载《动向》杂志2016年8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