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8月25日星期四

韩连潮:要郎平精神不要女排精神

郎平
在刚刚落幕的里约奥运会上,中国女排转败为胜,夺得金牌, 中共官方媒体借机大肆热炒所谓女排精神,以期煽起民族主义情绪,为一党专制涂脂抹粉。
然而,在信息高度发达的今天,中共的这一针精神兴奋剂恐怕是机关算尽,难偿所愿。
首先我们来看看到底什么是女排精神?
我们知道上世纪60年代,日本女排教练大松博文创造了一种所谓超强度的魔鬼式训练方法,让运动员拼命救球扣球或进行其它体能训练,直到精疲力竭。这种训练让日本女排风靡世界排坛,多年立于不败之地。
时任中国女排主教练的袁伟民引进了大松博文的训练方法,使中国女排在19 81年战胜日本夺得世界冠军。那时中国正从10年文革的灾难中走出,开始放弃闭关锁国的政策,实行改革开放。由于国家在各个方面远远落后于西方先进国家,需要制造民族英雄来增强国民信心,女排夺冠恰逢其时。先是北京大学的学生在校园里通宵游行,以"团结起来,振兴中国"的口号引发了全国性的庆祝活动,随后中共官方正式发起"学习女排精神"的运动。
此后,女排又连续4次夺冠,获得五连冠的称号。女排精神因此被说成是拼搏、付出、不怕输的团队精神。
历史性地看,女排精神有其正面意义,因为当时的改革开放和振兴中华还包括了政治民主转型的期待和内涵,而不仅仅是谋求经济发展。
今天中国正在全面倒退,又回到了"万马齐喑究可哀"的时代。重弹"女排精神"已经失去其原本的意义,因为这种精神在目前的中共话语体系中,本质上仍然是金牌至上。
平时刻苦训练,赛时不畏逆境,奋力拼搏本来就是所有体育运动员应有的基本体育道德操守和精神,并非中国女排的专利。中国女排里约奥运发挥了自己的水平,夺取了冠军,可喜可贺;而更值得庆贺的是教练郎平的锐意改革、突破陈旧党国体制的精神,因为这才是女排取得成功的关键所在。这种精神正是当下中国最为欠缺的,所以我认为应当大力提倡。
我过去总觉得郎平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傻大个。这个偏见让我直到里约奥运才认识她的伟大。
在我看来,郎平精神首先是一种不断进取、不躺在功劳薄上吃老本、不怕冒险、敢于从零开始、以开放心胸学习和汲取先进的价值观念和管理方法的精神。郎平本来可以像其队友一样在国内当官,一步步往上爬,弄个部级官员干干的,但她放弃了这一替她预设的荣华富贵之路,选择了洋插队的艰难历程,从而获得了思想的真正解放,有了更为广阔和深远的国际视野。一个举国体制下的产品能具备这样的精神是难能可贵的。
郎平精神还包括尊重人的价值,人的尊严,把运动员当人而不是当机器和党产来对待的意涵。郎平对运动员一方面技术上严格要求,一方面又以美式科学体育管理,进行人性化而不是军事化、魔鬼式训练,并且允许运动员享有充分自由,让整个女排队伍团结关爱,既有团队精神,又有队员的个性发挥。
郎平精神也是敬重专业的精神。她在里约奥运时说得好,"单靠精神不能赢球,还必须技术过硬。"正是这种专业精神促使她拒绝党领导一切的做法,坚持不让派书记来女排进行"英明"领导,而主张教练负责制,保证了内行说了算。没有了党的瞎指挥,郎平通过公平竞争,不拘一格选用人才,悉心培养,大胆使用,训练出了一支生机勃勃的女排队伍。
郎平的专业精神的可贵之处还在于她不受拘于狭隘的民族主义。尽管遭到中国大陆所谓爱国网民的一片辱骂,郎平既回馈教育自己的美国,又报效培养自己的中国,因为她是一个世界级的排球教练,一个以此为荣的专业人士。

郎平精神对于振兴中华,实现中国人民之梦,建立真正为世界各国所尊重的强国至关重要;至少郎平精神可以开创一个新契机,让人们重新审视反思举国体制下的金牌至上、宫廷体育的种种弊端,把体育作为重要的民生项目来普及提高。一个国家的国民有了健康的体魄,才能有健全的心智。否则,金牌拿得再多,仍旧是东亚病夫。
我衷心希望中国举国提倡、学习和落实郎平精神。
——VO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