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8月27日星期六

颉尔宗•德丹:中国人民币驾驶的西方学者

由中国藏学研究中心、中国西藏文化保护与发展协会和西藏社会科学院共同主办的所谓"第六届北京(国际)藏学研讨会"于上周四(8月4日)在北京结束,据说,此次藏学研讨参会人员达300多人,其中外国代表就有109人,其主题是与藏学毫无关系的"一带一路"战略,以及与藏学直接挂钩的"活佛转世制度"。中国西藏网每天竭力炒作这次会议:"北京一下子来了19个国家和地区代表"; "什么事吸引了这么多人?"等等。中国西藏网提出的这个问题很好,到底什么事能吸引这么多人呢?尤其是西方某些学者?答案很简单,这不是他们因受某种事物的感染,而是受中国人民币的吸引力,才来了这么多人,不足为奇。中国有一句妇孺皆知的口头禅,"有钱能使鬼推磨"。现在中共"烧"人民币让西方小鬼大鬼替它"推磨",其中法国作家马克西姆•威瓦斯,以及最近出现的澳大利亚学者马克林(Colin Mackerras)是"推磨鬼"的代表人物。

马克林先生在这次藏学研讨会上一马当先替中共摇旗呐喊:"我的结论是:达赖喇嘛控诉的藏族文化'灭绝'根本不存在。"据说,马克林先生在藏区搞藏学研究已有数十年,在西藏拉萨、日喀则、安多同仁,他都看到了许多藏族传统文化节目的演出场景,以及大量宗教信仰自由的民众。这就是马克林先生对"西藏文化'灭绝'根本不存在"所立的论据,也是他的研究结果。然而,判断认识或理论是否真理,不是依据主观上觉得如何而定,而是依客观上社会实践的结果如何而定。很遗憾,马克林先生在藏区研究藏学过程中,只看到各个事物的现象,只看到各个事物的片面,只看到各个事物之间的外部联系。如同上述,有苦难言的藏人在政府的指令下载歌载舞,歌舞升平,粉饰幸福太平;手里拿着佛珠的老年人在自由绕寺,或者做大礼拜等,看到这些片面和表面的现象便觉得藏区宗教信仰自由。笔者认为,马克林先生下的结论过早了,这些是你的感觉,你了解和认识藏区还处于感性阶段,这个阶段无法对你造成深刻的概念,相应无法做出合乎逻辑的结论。

因此,马克林先生对藏区的认识有待深化,这就要从感性阶段全面推向理性阶段。要看到事物的方方面面,看到事物的本质,看到事物的内部联系。在产生概念的基础上,循此继进,再进行判断、推理才能了解到真实的西藏,同时也会得到符合逻辑的结论。搞研究来不得半点的虚假,当然藏学研究也不例外。若为金钱而研究,可另当别论。

此次,我们先不谈目前在藏区本民族语言文字所面临的危机;人权问题;民族歧视;资源开发给生态环境带来的危害等,这里只谈藏区的宗教信仰自由问题,也可以充分证明达赖喇嘛控诉的藏族文化'灭绝'是否存在。

藏传佛教是西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一千三百多年来,它对人类社会做出了许多卓越贡献。美国哈佛大学的赫伯特•班森博士(Herbert Benson, MD,1935-),也曾明确地说过:"西藏具有最卓越的内在科学文明,这即是藏传佛教。它对心智影响身体的潜力之了解,西方是望尘莫及的。" 尤其是今天藏传佛教对倡导世界和平,尊重生命,敬畏自然,以及地球人的当务之急保护生态环境,建立人与自然和谐发展做出的贡献,绝对可以说空前绝后。

然而,藏传佛教在中共带着笑脸的眼里,却是另一番天地​​,甚至认为是毒草,洪水猛兽,它的存在"危害国家安全"。因为,藏传佛教具有非同一般的纯洁性、包容性、逻辑性,因而在现代社会,东西方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对物质的畸形发展已经生厌,转而对藏传佛教日益重视的前提下,中共当局杯弓蛇影,妄自惊慌。藏区色达五明佛学院就是一个鲜活的例子。截至今天,中共对色达五明佛学院已经搞了毛之后的两次"文革",先后强行拆除大量僧舍,削减僧侣人数。今年六月份色达县当局发布通知说,要在2017年10月之前把该佛学院的僧侣和信众人数从目前的一万多人减少到五千人。 "世界最大佛学中心之一"的色达五明佛学院目前被政府派出人员在身穿便衣的中国警方和军队陪同下进行强拆,许多僧舍被夷为平地,住在学院里的人被赶走。当局指,要将佛学院规模缩减一半。当局对外界给出的理由是,不是强拆,不是强赶僧人,而是僧舍内"电气线路自行敷设且年代很早,线路陈旧老化,极易引发火灾事故"。电气线路陈旧老化,应该拆换电气线路才对,为什么要把那么多僧舍夷为平地呢?如果有人头痛去找医生,医生要治好病人的头,还是干脆砍掉病人的头?无论如何,中共对色达五明佛学院的两次"文革",使出家人无法忍受当局的骚扰和压迫而进行自杀。这不是在明目张胆地灭绝西藏文化吗?

另外,藏区大小寺院都住进了中共党政军干部,鹊巢鸠主,他们全天候监视和控制每座寺院僧人,寺院的日常法事活动越俎代庖,由驻寺干部来安排,而不是寺院堪布和寺主。僧侣学习佛经由"爱国教育"代替,专心修法的僧侣被认定为"达赖分裂集团的追随者"。这不是前所未有地灭绝西藏文化吗?

还有达赖喇嘛尊者认定的藏传佛教二大领袖之一的第十一世班禅根敦曲吉尼玛从六岁在西藏失踪后,至今二十一年生死不明,从而代替他的是中共自行指定,并在"金瓶挚签"过程中串通作弊搞来的假班禅—坚赞诺布。目前,中共对假班禅竭力包装上架,让他举行时轮金刚灌顶。期间当局还下令,后藏地区每个家庭必须有两个人参加法会,寺院僧侣要全部出动。这一强令还波及安多好多"听话"的寺院,政府还对参加法会者提供车费和住宿费用,并每日在中国西藏网大力吹嘘假班禅法会,声称法会期间天降甘露;法会进行中,德庆格桑颇章上空日轮显现五彩等等。吹嘘捧场,吹的天花乱坠,口不择言。此时看着中国政府的网站,眼前浮现江湖骗子卖假药的情景,让人哭笑皆非。可是,这种伎俩早已过时了,没有人买账。中共讲破除迷信六、七十年了,如今除了中共,民众再不讲迷信了。无论如何,中共再三政治包装自己的假班禅,举行法会,得到的结果呢?用境内藏人的话说:"假班禅,传假法"。境内藏人不但不认同"班禅"的身份,而且所传的"法"也成了假法。好多人还称:"假班禅与假钞票之间绝对可以划等号,只要不是傻瓜,对他一定没有人感兴趣。"无神论中共串通作弊妄自指定一个假班禅,还把深受西藏人民拥戴的真班禅在中国境内凭空消失了。除了中共,这种荒唐的事人间绝对不会再出现,这不是横行无忌地灭绝西藏文化吗?

再看看中共高官朱维群、叶小文等人高价出售活佛指标,同时制造大量的假活佛,假法王。看来高层对此不但姑息养奸,而且同流合污,甚至推波助澜。朱担任统战部副部长期间是涉藏事务关键人物,经朱批出的「活佛」指标一个要价高达三千万人民币,其中包括去年曾轰动一时的知名演员张铁林,据悉也是花钱从朱维群那里买来「活佛」头衔,他在10多年中以"活佛"指标名额敛财无数。如今有着近八百年历史的西藏与众不用的转世文化,朱维群叶小文等这伙梁上君子当成儿戏。朱维群无法无天,胡作非为,祸国殃民,明码标价出售活佛指标,使中国宗教界搞得乌烟瘴气,尤其对藏传佛教界搞得一塌糊涂,昏天黑地。自2007年开始施行所谓《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规定活佛转世要履行申请报批手续。对寺院进行行政化管理,定级定职,颁发"活佛证",对仁波切还分级别,规定什么县级活佛,地(州)级活佛,省级活佛。这是对神圣藏传佛教的严重玷污。不难看出,制造"假活佛",就是针对西藏社会宗教界活佛,达到以假乱真的目的,让藏人变得群龙无首。难道这不是无法无天地灭绝西藏文化吗?

马克林先生作为一名亲自考察藏区的老藏学家,一定很了解上述这些情况,甚至更多。但从最近在藏学会他下的结论:"达赖喇嘛控诉的藏族文化'灭绝'根本不存在"之说来看,他不像一个真正的藏学家,或学者,而很像一个摆摊儿的生意人,把西藏作为他的本钱与中共做生意,这次他一定赚了不少。继续赚,否则,日薄西山的马克林先生,赚钱的时间不多了。

总之,人民币驾驶一个学者横冲直撞,真可怕。这不是学者的力量,而是人民币的力量,当今这种力量无处不在,从东方到西方,从政界到商界,从文艺界到学术界,几乎都由人民币来掌舵。然而,成为金钱奴隶的学者,沾污了学者应有的高尚情操,他们在精神世界里很难找到自我,也永远无法唤回不朽的灵魂。

——西藏之页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