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8月23日星期二

郭大眼:四顧都是敵人 中國沒有得罪人?

里約奧運閉幕式上,大會播放精彩回顧的視頻中沒有中國隊身影,有評論指中國得罪人。
「中國代表團沒有參加里約奧運會嗎?看樣子,巴西女排輸給了中國女排,我們得罪人了。」央視名嘴白岩松,近日在里約奧運閉幕式上,看著大會播放這屆奧運精彩時刻回顧的視頻,竟然找不到位列金牌榜第三席的中國隊清晰的身影時,不由發出感嘆。

這屆首次在南美國家舉辦的奧運會,圍繞中國隊發生的,不論是泳手孫楊與澳大利亞的托頓因禁藥事件鬧得不愉快,「愛國」網民群起而攻之;近期與中國就南海主權問題明爭暗鬥的越南選手黃春榮獲射擊金牌,內地傳媒有意無意散播其十萬美元獎金須分期五十年領取,「領到花兒也謝了」的失實報道,經幾家主要網媒轉發後,又在億萬中國網民之間「樂呵呵」地廣傳。

中國體操隊自一九八四年洛杉磯奧運以來第一次無金無銀,國人紛紛抱怨,甚至指摘評判偏頗之聲不絕;更甚者,在田徑女子四乘一百米接力複賽中,美國隊因鄰線巴西隊稍微碰撞而跌棒,美方上訴竟然得直,大會破例讓該隊自己跑一次。

結果,美國的時間最快,以首名姿態進入決賽,卻將原來進入決賽第八名的中國隊「硬生生」給擠出決賽,中國隊上訴無效,令許多中國人憤恨難平,這是可以理解的。就「錯體」五星旗問題上,會方犯錯了改,改了又錯,大會尾聲中國女排「吐氣揚眉」奪金一刻,還是升起了錯體的五星旗,令民眾更見激憤。

運動場上「得罪人了」的說法,白岩松似乎言重了。不過,話又說回來,過去兩三年來,新領導層在外交關係上急不及待地「有所作為」,自信爆滿、橫衝直撞的種種做法,倒真箇教世人側目。國家主席習近平訪英期間,其保鑣或因擔心主子的安危,居然欲步上英女皇的馬車同行。首先,人家沒有邀請保鑣上馬車;其次,人家八九十歲的英女皇,難道會在馬車上加害於較他年輕二三十年的習主席麼?保鑣此等不懂尊重別人的橫蠻無禮舉動,不僅貽笑大方,簡直有辱國體。

及後,向以溫文見著的外長王毅訪問加拿大時,面對當地記者向該國外長迪翁關於中國人權問題的提問,一臉傲慢地「搶答」,帶著主觀的語言斥責記者「傲慢」和「偏見」,橫蠻地喝斥:「妳沒有發言權」,事件觸發外交風波,加國總理杜魯多後來站出來說了句公道話:「言論自由於我至關重要。我們知道傳媒的工作就是要提出尖銳的問題,我們鼓勵你們這樣做。」

相較於前述的失態無禮,關於南海主權爭議的仲裁結果,才真的令北京飽受改革開放數十年,除了動用軍隊鎮壓八九民運以來,最嚴重的外交挫敗。更使人心寒的是,自己犯下大錯,令中國人在舉世面前面目無光,還質疑全球百多個國家簽署的海洋法仲裁庭與聯合國無關,企圖顛覆其信譽,誤導民眾,指摘美國既非國際海洋法簽署國,偏要「搞局」,還口口聲聲指摘美國也曾違犯裁決等等。問題是,人家美國正因為非簽署國,所以不受約束嘛。

作為一個簽署國,不滿裁決的話,要麼你退出公約,一併放棄公約所保護的權益;要麼你繼續當公約的簽署成員國,遵守裁決結果,然後保持緘默。哪有一股腦兒陰謀論,說甚麼法官收取馬尼拉的錢,又說日本人當召集人甚麼的,旁門左道盡出,偏偏不敢以法理去與菲方討個公道。既然不屑地指出仲裁是廢紙一張,那一笑置之好了,何以那般如臨大敵,連篇累牘地發表似是而非的詭辯文章?

好了,關於南海島礁的仲裁問題好容易告一段落,奈何最高領導人不知出自甚麼考慮,一方面繼續因「薩德」導彈在韓國部署問題,而陸續發出「禁韓令」,同時又慫恿百計中國漁船到釣魚島附近遊弋等等,再次掀起東海的政治浪潮。這樣做,究竟是為了轉移國內政治鬥爭白熱化的視聽呢?還是欲遮蓋國內瀕臨深淵的經濟困境?兩者都對,抑或兩者皆非呢?外界實在不得知曉,只能靜待曙色,再看分明。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