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8月10日星期三

高新:习近平岂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图片:江泽民退休后,有一段时间长在浙江逗留,而习近平时任中共浙江省委书记。(志愿者提供)
图片:江泽民退休后,有一段时间长在浙江逗留,而习近平时任中共浙江省委书记。(志愿者提供)
志愿者提供


笔者在本专栏的前一篇文章中介绍过曾庆红大秘出身的全国政协社会法制委副主任、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施芝鸿搅尽脑汁为习近平"研发"了"习近平治国理政新理念"的"令人耳目一新"的"创意提法",令习近平击掌叫好。

二零一三年春施芝鸿被增补为全国政协委员和功能委员会副主任之后,海外有华文媒体报道说:中共"红二代"蔡小心在实名认证的微博上表示,最近看见施芝鸿又上窜下跳,又胡说八道了,其实,众所周知他是云岭花的理论总管,一直反朱佳木的共同富裕路线……云岭花十八前将他硬塞给班长,企图逼班长接受他们的三表理论路线,但班长以施恰好年龄到顶为由将他清理出理论班子。
相关报道中解释说:蔡小心的微博用了一些"加密"词语,比如云岭花指的是在皖南云岭出生的曾庆红,班长指的是习近平,朱佳木是陈云曾经的秘书,前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这个所谓的"红二代"原名应该是蔡晓新,自我介绍是"抗美援朝战史学者、军史作家。铁原大血战名将蔡长元之子"。笔者关注过他是因为去年有内地记者朋友曾贴給我一篇人民网上转载的文章《开国少将之子蔡小心:"红色后代"很少腐败》。

采访这位"将门之子"的记者在文中写道:"人们把'红二代'妖魔化、污名化了。"见面那天他多喝了点酒,热血沸腾,一坐下来,先为"二代"群体"亮剑","你想想,为什么现在党反腐败这么厉害,却很少打到'红色后代'呢?"

"荣誉即吾命""我想,这就是'红色后代很少腐败的原因,'家境'是一个因素,更重要的还是'家风'。"蔡小心说,"我们老哥老姐们,也是吃很多苦过来的。"

通篇都是这位"将门之子"自吹自擂的详细内容这里不再引述,只是要特别介绍一下就是这篇"正面"报道蔡小心的采访文章中也介绍了此公是中国大陆网络活跃分子中的知名"大五毛"。不明白为什么如此人等怎么就会受到境外"敌对反动媒体"们的推崇。
国内记者朋友告诉笔者,实际上完全是蔡小心自说自话的这篇所谓"记者采访文章"刊出后,引发网络上一片笑骂之声,认为文章题目应该写成《红色后代很少不腐败》。

至于这位"将门之子"、"红色后代"为什么就是看不上他们"红色后代"的上届总帮主,曾经的"大内总管"的"大内文胆"施芝鸿,笔者不得而知。但他所谓习近平清除施芝鸿的说法显然经不起推敲。

笔者在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过的施芝鸿为习近平所做的理论"研发"令习近平龙颜大悦毕竟是中共官方媒体不会报道的事情,但施芝鸿作为十八大"中央宣讲团的主要负责人,在全国各地宣讲习近平"中国梦"时被各省一把手亲自主持听讲会议并介绍他施芝鸿是十八大政治报告的起草人之一,都是公开见诸于中共报端的。此其一。

其二,出生于一九五一年七月的施芝鸿按规定是应该在二零一一年七月退休。但是,就是为了发挥他的"理论专长",让他参与起草完党总书记在十八大上照本宣科的政治报告,而且还要他以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的重要身份到全国各地宣讲十八大精神,所以中组部当时特别为他发过一纸通知給中办和中央政策研究室,说明"中央领导指示",因为"工作需要"他施芝鸿必须要"超龄服役"一段时间。
前面的文章已经介绍过,施芝鸿在十七大习近平接替曾庆红的党内外职务的同时即已经成功易主,所以施芝鸿在曾庆红已经退位五年后的十八大筹备期间被"中央领导"特批"超龄服役",这个中央领导当然不再是曾庆红。而当时的十八大筹备工作是习近平主要负责。

除了十八大前后的起草文件及巡回宣讲工作的需要,当时的中共高层习近平等人还有一个重要考量,那就是施芝鸿因为是在副部长级岗位上"荣退",所以希望把施芝鸿的一线职务与退居二线之后的职务在时间上"不要出现空档",这就是为什么施芝鸿为什么在习近平"当选"国家主席的那届全国"两会"之后才被宣布离开中办系统,"荣任二线职务"。

如此说来,为曾庆红"脱靴"为习近平"捧砚"的施芝鸿在中共政坛上始终是志得意满,何来被"清除"一说。再说他"超龄服役"比规定的副部级退休年龄了迟两年时间才离开其一线职务之后,还是被安排了一个体面的,与其他从正省部级岗位上六十五岁退位的"下线"官员平起平座的二线职务。

与施芝鸿同时被安排了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的党内委员包括:前黑龙江省政协主席王巨禄;十六和十七届中央委员,曾任中央组织部副长,中共河北省委书记,信息产业部部长等重要职务的王旭东;曾任中共青海和山西省委书记以及中央劳动和社会部部长,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第十五,十六和十七届中央委员的的田成平;最高检察院前副院长朱孝清;十七届中央委员,前中央民政部长李学举;前中纪委秘书长,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党委书记吴定富;前湖北省政协主席宋育英,前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副主任兼办公室主任陈冀平,前江苏和河北省省长季允石等。

换句话说,一般的副省部级干部退居二线后,即使进入全国政协的专门委员会"发挥 余热",也没资格出任一般是由退位正省部级干部和党外人士代表出任的专门委员会副主任,只能担任普通委员。由此可见习近平还是念了他施芝鸿的好,而施芝鸿本人也还是感恩的。用北京一位记者朋友的话说,人家施芝鸿可是有本钱自大,"治国理政新理念"是他施某人研发的。就是因为在党的重要文献起草过程中,王沪宁是"提纲"者,而他施芝鸿则是"织网"的,所以王沪宁比他施芝鸿职务更高,地位更重要是自然的。

笔者在本专栏的过去文章中也已经介绍过,施芝鸿对所谓社会上"新的巨老虎、巨巨老虎,老老虎"的言论的反驳中,"巨老虎"应该是指副国级,特别是政治局委员一级,"直接的指名道姓的传说"自然是李源潮;"巨巨老虎"则是正国级,尤指施芝鸿的上届政治主人曾庆红;而"老老虎"当然是指江泽民。

施芝鸿说:"传说就是传说,哪怕是,再有鼻子有眼、传播得再多,都不能算数。"

至于如何看待"谣言是遥遥领先的预言"这句话,施芝鸿说,"这句话只在个别特定案件中成立,其实那些案件早被中共立案但还没有正式公布,在这个过程中,信息被一些人泄露了出去,"当时早就是尽人皆知、大家都'你懂的',所以后来证实了。"

那么如今已经被热炒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关于曾庆红和李源潮的"谣言"是否属于施某人也承认的"在个别特定案件中成立"的"遥遥领先的预言"?
依笔者之见,习近平要在"太岁"头上动土,也就是所谓的反腐"剑指江泽民"的说法几乎没有可能成立,这就如同当年的江泽民都敢把邓小平的公子邓质方以及女婿贺平、吴建常"冷藏"起来,但也绝不敢撼动邓小平本人基本上出之同理。

笔者在过去的《习近平亲口宣布:江泽民同志依然还是"伟光正"》一文中已经分析过:经过习近平正式接过胡锦涛权棒的中共十八上再次修改之后的中共"新党章"中开综明义即宣称了"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江泽民的)'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作为自己的行动指南",继而又把 "以毛泽东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以邓小平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以江泽民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和"以胡锦涛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依在位或者实际主政的时间顺序并列为中共执政史上的四座"里程碑"。所以,不太好想像有朝一日习近平会下令把党章从新修改,把江泽民的名字从中拿掉----就象当年把林彪的名字从党章中抹去一样。

正如施芝鸿所说,邓小平和江泽民以及胡锦涛同为习近平台之前的"三块大石头",正在成为第四块"大石头"的习近平是以前三块"大石头"为"基石"的,怎么可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