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8月14日星期日

乔木:中美戰爭的可能與後果

統一台灣是民族復興的標誌,只要美國的《對台關係法》在,中美戰爭就有可能。
1997年美國兩位著名記者,出版了一本暢銷書《即將到來的美中衝突》。該書從政治的根本對立,經濟的摩擦加劇,國際環境的爭奪變化等角度,認為中美的衝突不可調和,戰爭難以避免。那個時候,中國的民族主義也強烈噴湧,出現了《妖魔化中國的背後》、《中國可以說不》、《全球化陰影下的中國之路》等系列書籍,揭露美國的陰謀,表明中國的強硬態度,主張武力做後盾的崛起之路。

儘管當時山雨欲來,1999年美國炸毀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中國爆發了罕見的有組織反美示威。2000年美軍大型偵察機又傾入中國領空,在海南島上空的撞擊,使中國機毀人亡,反美浪潮再次洶湧澎湃。但是中美唇槍舌劍的同時,最終和平談判解決了兩次衝突。經濟上又達成美國支持中國加入WTO的協定。戰略上,美國提出接觸而不是遏制中國,中國更是主張和平崛起。中美衝突沒有升級,看不出戰爭的可能。

自那以後又過了十多年,中美各自的情況和國際態勢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兩國雖然沒有再次爆發直接的衝突事件,但在釣魚島、台灣、南海一系列國際角力的背後,乃至任何針對中國的問題上,中國的民族主義者認為都是美國的陰謀,有美國的支持。而美國作為全球大國,他的利益遍及全球,歷史、現實和發展戰略上,所有的領域都開始和中國交叉。美國不僅捲入中國的政治、輿論,而且中國所有的對外問題都繞不開美國。伴隨著中國的經濟強勢,新領導上台後的政治強硬,民族主義情緒再次猛烈迸發。作為世界老二,早已傲視群雄,唯一的目標就是美國老大。

中國從1978年開始,改革開放國力大增的三十多年,很像1868年明治維新後強勢增長幾十年的日本。日本先是在1895年完勝中國,成為亞洲老大。十年以後又大勝俄國,脫亞入歐,開始世界爭奪。再十多年以後一戰的獲利,使其全球稱霸的野心膨脹。但在亞太最大的對手就是美國,二戰前日美貿易量和摩擦很大,談判和軍備同時進行,最終突襲珍珠港,用戰爭作為最終解決衝突的手段。

中日的國情不同,但面對和當年相同的態勢。中國經濟總量先超歐洲諸強,又蓋過日本坐二望一。新聞史的研究,日本當年國內擴軍備戰擴張的輿論環境,和現在中國的民族主義情緒幾乎一致,同樣的以愛國的名義,不同的是日本詭稱大東亞共榮,中國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官方說辭是和平崛起,民間想的其實就是復仇。

無論是復興,還是崛起,總有一些標誌和基本配置。統一台灣是民族復興的標誌,只要美國的《對台關係法》在,中美戰爭就有可能。維護南海權益,拓展廣闊的發展空間,是中國崛起的基本配置,而這無論是現實利益還是未來戰略,又和美國的衝突若隱若現,總在那裏。

中日不僅在對外方面,在國內政治也可以類比。改革開放就像明治維新一樣,只是師夷長技以制夷,並沒有改變國體和政體。中國現在和日本戰前的權力集中是驚人的相似。集權能短時高效,表現出上下一心和很強的執行力,也很容易用戰爭轉移經濟危機和國內矛盾。後人很容易就能看出當年德國、日本兩線作戰的愚蠢和不可思議,但所有的集權都是這麼狂妄,不斷狂妄,直至覆亡。

很多人說中美不會開戰,因為中國從黎民百姓到達官貴人,在美國有太多的人質。但當年日本在美國同樣有眾多的僑民,即使全部被美國關進集中營,戰爭繼續。至於中國借給美國的大批外債,集權渴望的是最大的收益和一勞永逸的解決,豈會被這些數字所束縛。

也許最值得擔心的是戰爭會引起革命。不管是當年普法戰爭引起的巴黎公社,一戰引發的十月革命,還是抗日戰爭後的內戰和政權易手。戰勝了不用說,但戰敗了就是類似德日的民主重建。問題是能戰勝嗎?或者從德日戰敗後的重新崛起來看,到底是勝好敗好?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