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8月16日星期二

林忌:中共所製造的港獨

图:梁天琦



自從梁振英上台之後,中共以至伸延到港共的內部權鬥,以及部份人「寧左勿右」的高壓作風,令香港在政權移交十九年,在暴政壓迫下,年輕人開始一面倒支持港獨;這種思想的源頭有二,一方面中國高壓統治香港,以及大陸人大舉影響香港之後,香港年輕人先天就感受到與大陸人的不同;另一方面中共更不斷火上加油,把中國大陸的一套強加於香港,令香港全個社會不斷倒退,年輕人感到「受夠了」,所有問題的源頭以至無法解決的原因,都是由於中共對香港的枷鎖,任何正常人面對這樣的情況,都會希望擺脫暴政而自立。
时机未成熟时只能做不能说

歷史上,匈牙利與捷克作為華沙公約國,都曾被蘇聯的坦克與核武面前,催毀了人民的革命;中共作為核武大國,如今更藉貪污公款與壓榨人民,盜取人民的血汗作為維穩與貪污的暴發戶,因此香港人如要爭取獨立,眼前只主動的促進中共倒台,或者較為被動的等待;被喻為台灣「民進黨永遠的精神領袖」,已去世的前主席黃信介,曾經說過:「有些事可以說,不能做(反攻大陸);有些事不可以說,卻可以做(台灣獨立)。」意指在時機未成熟時,有些偉大的事情只能夠做,而不能夠說--例如今日香港人想要獨立的問題。

然而香港目前的港獨派,卻有點反其道而行──停留在說,卻沒有做;年輕人走得前,沒有思慮過中共的反制手段,所以很多人都對中共的打壓感到非常詫異,他們不明白,很多對港獨沒有表態的人,其實心中都不抗拒獨立,擔心的只是中共的打壓。
至於對中共來說,以如此粗暴的方式打壓梁天琦的參選權,其實是最愚蠢的決定;目前港獨派只說無力做,一旦真的進入議會,議會內的鳥籠民主將令這些主張變得舉步為艱,複雜的政治形勢以至議員工作的困身,這些年輕人很快會步其泛民主派前輩的後塵,再被日積月累華人社會對「領袖萬能」的渴望所催毀。
以自身的愚蠢去創造最大的敵人

中共粗暴催毀香港法治,禁止梁天琦參選,反而是拯救了梁天琦的政治生命,原本進入鳥籠民主的議會,最終只能沒有任何作為,如今卻變成了中共壓迫下的悲劇英雄;如今說起梁天琦,香港的年輕一代只會想起,他是反抗強權的英雄,他是受到中共極端打壓的年輕人,他化身成為了抗暴的象徵,成為香港年輕人心中永久的傷痕,原本對他未為認同的,開始注意他;原本對他信心不足的,變為支持他。
中共的打壓,令原本覺得「沒有必要港獨」的中年人都開始動搖,開始思考:這樣的一國兩制再走下去,還有出路嗎?如果這種制度走下去,只能有一個結果,就是中共完全的控制與香港徹底的毀滅,那麼我們真的要不作抵抗,把我們所擁有的一切都斷送嗎?原本港獨是不受歡迎的禁忌,如今成為中共打壓的象徵,中共再一次有如在南海裁決的所作所為,以自身的愚蠢去創造最大的敵人,令自己陷入更麻煩的困局之中。


——原载《动向》2016年8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