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8月2日星期二

梁京:美国的危机与中美对抗

美中关系……(网络图片)
上周,美国民主党的精英们在代表大会上向选民和世界表达了这样一个基调,美国仍是当今世界最伟大的国家,美国的自由和平等之梦仍然生机勃勃,并不像川普说的那样,一片黑暗,因此,美国人民不应被川普悲观的调子忽悠,而应该支持希拉里,阻止川普可能给美国和世界带来一场难以估量的灾难。

但民调表明,民主党代表大会虽然比共和党的成功,却未能消除川普当选的可能。因为民主党精英的乐观主义调子并不能让足够多的选民相信,希拉里有能力领导美国应对美国目前面临的重重危机。

事实上,不仅是美国选民,整个世界也是如此。各国精英都清楚地看到,川普有机会当选,是美国危机的产物,即便本次大选的结果是希拉里当选,也绝不意味著这个危机会很快解决。正是在这个背景下,不少人把更大注意力转向了美俄和中美对抗,包括中美之间发生战争的可能。目前中国微信热传的一篇文章,就是兰德公司最近发布的关于美中战争可能性的研究报告。

美国危机的根源是在冷战后的全球化高潮中犯了一系列重大的战略错误,一个错误就是过快推动金融全球化,削弱了民主政治对资本的制约,一个错误就是低估了中国经济崛起的潜力,让中国国家资本主义坐大,一个错误就是没有抓住俄国民主化改革的机会,帮助俄国度过经济改革的难关,从而未能让俄国成为民主和自由阵营的积极成员,而最严重的错误,就是伊拉克战争给伊斯兰激进主义势力创造了空前的机会。

美国战略错误的一个认识上的根源,就是冷战后美国的主流意识形态,即新自由主义过于迷信市场的力量和美国武力,而低估了在不同文明背景下推进法治和民主政治的挑战。这个错误不仅导致了美国的外交失败,也导致了美国内政的失误。今天美国和世界的危机正在令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自由和平等的价值是超越左右之争的普世价值,无论是左派的还是右派的偏执,都会伤害这个普世价值。这个观点可以从这样一个事实得到支持,今天挑战自由和平等价值的弄潮儿们,无论是美国的川普,俄国的普京,还是中国的习近平,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左派和右派,而是追逐个人权力的机会主义者,虽然他们很可能真诚地相信,自己是救国救民的大英雄。

如果说普京的选择多少与惩罚美国的战略错误有关,那么习近平选择与美国对抗则最没有道义基础,而是以怨报德,同时,习的选择也最冷人扼腕,因为今天的中国确实有帮助美国和世界度过难关,开创人类文明新纪元的历史机会。

今天美国和世界面临著多重挑战,但最直接的挑战就是伊斯兰极端主义势力对世界秩序的挑战。伊斯兰极端主义势力的一大来源,就是穆斯林的人口优势,而单凭美国和发达国家,即便加上俄国,对抗伊斯兰极端主义势力的人口优势都很吃力。但是,如果今天中国站在自由和平等阵营一边,格局将大不一样。因为中国不仅有足够大的人口规模,也有足够大的经济规模。所以,布热津斯基提出G2,是真诚的,他不仅看到了中国的力量,更看到了中国行善的可能和机会。

中美会不会打起来?我的看法是,无论是否打起来,中国选择与美国对抗都是极大的历史错误。历史已经证明,人类不会因代价巨大而放弃对自由和平等的追求。中国选择与美国对抗可以增加自己和整个人类这一追求的代价,却无法改变这一大势。美国人的乐观主义最深刻的根源即在于此,而与左右之争无关,更与各种形式的种族主义、民族主义乃至宗教信仰无关。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