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8月16日星期二

青渠:习李经济政策分岐的脉络

李与世行行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等六大国际机构负责人在北京对话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当下中国的发展」本质是反市场。它要求政府听从市场,市场听命于党。

更多的国际媒体暨在京外国记者关注李克强在G20财长和央行行长成都会议之前的动作。李与世行行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等六人的北京对话,媒体称之为「1+6圆桌对话」。有论者认为此是李的「最后一博」,即言李借一众洋人助威,力争在十九大后就保住总理位子。
事实上,上述观察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细节:在「1+6圆桌会议」之前十一天,七月十一日,李克强主持召开了经济形势专家和企业家座谈会。「就科学研判经济形势、做好经济工作,听取了专家和企业家的看法建议」。而与此被忽略细节相关,七月八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了「经济形势专家座谈会」。此次座谈会没有李参加,李去了南方指挥抗洪救灾。

矛盾隐伏时间已经不短

习近平开了一次经济座谈会,李克强随后在不到半月的时间内开了两次,充分说明李绝不会在经济政策上让步。意味习李二人公开化的经济政策分歧之「二比一座谈」,有两大看点:其一,李明确表示比习看得全面,不只是召集经济专家或曰经济形势专家而是加码了企业家,这是对国内的暗示;其二,对国外,喊一众洋人对话,仍强烈主张其市场化方向,而习的座谈会闭口不谈市场化取向,反是大讲反市场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曾几何,习近平也自诩为市场经济派,其如博士论文的主题即为讨论农村市场经济。反观两年半之前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后,习通过香港亲共媒体释放自己「政左经右」信号,并宣扬「习近平力挺李克强市场经济思路」。而据消息人士透露:经过近一年时间的党权结构调整,习近平明确表示自己要统掌经济政策;但李克强以前所未有的态度反对,认为党权插手经济是往计划经济方面倒退,并引邓小平关于经济制度的最后论断为反击,即「谁要反对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老百姓不答应,谁就会被打倒。」
深改组赖运行的党权文件《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其起草人是习近平(组长)、刘云山和张高丽(副组长),但后来出任深改组第一副主任的李克强却未在起草小组当中。当时,寄希望于习李团结的党内经济专家善意地认为:李未在起草小组是高层分工的原因,作为常务副总理的张高丽在其中已经足够。事实上,正是李克强拒绝进入小组,其主张的「市场要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才得以写入决定。

团派方向性主张再叫响

彼时,香港媒体为习近平放风,旨在不让习李矛盾为外界洞悉,毕竟党权换届才刚一年而政府换届才八个月。因此,港媒说:「十八届三中全会的一个重大突破,明显地向外界释放一个政治信息,李克强关于经改的市场经济思路,不仅纳入《决定》,而习近平亦认同与力挺,两人合作无间。」隐性分歧掩饰了两年半之多,终以李坚持市场思路、习主张发展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之中国版(或曰「习近平政治经济学」)之尖锐分歧为止。对此,北京有专业人士讽刺说:「习的主张是政府让位给市场,市场让位给党。习李之间隔着一个『市场』。」
进一步的消息说:习近平召开七月八日的「经济形势座谈会」,不过是给自找些面子而已。这是因为纪念中共建党九十五周年的「七·一讲话」,习不得不提到邓小平的经济制度最后论断,即谁反对十一届三中全会的经济改革方向,「谁就会被打倒」。很显然,在「七·一讲话」的酝酿中,习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必须回过头来认可邓小平,而不是玩弄手腕来否定邓小平」。
「这绝非是毛邓江胡串起来讲那么简单!」七月末,在南方渡假的一位江泽民时代退休常委如此评价习近平的「七·一讲话」。习的「七·一讲话」也确实又将毛邓江胡串起来讲了一遍,也不再敢持刻意否定「三个代表」的态度。同时,为了在保持名义威权与弥补多重多维度政治裂痕,习又讲了新「三个没有变」。但这新「三个不变」并非新东西,它只是针对今年两会时关于中共对私有经济的「三个不变」而言。习在「七·一讲话」里提的新「三个没变」,是胡锦涛在交权时所做十八大报告讲的初级阶段国情没变、人民需求与生产供给矛盾没变、最大发展中国家地位没变。在过来,几乎没人注意此「三个没变」。习「七·一讲话」颇有重新包装的含义,说明习亦对团派在政治方向上做了巨大让步,尽管针对团派的反腐并未中止。

市场机会一失不再回

「三个没变」与「三个不变」虽然只是字面上的微小差异,但这一现象说明不仅毛邓江胡深陷政治语言腐败而不自觉,就是力反经济腐败的习近平也难跳出语言腐败的窠臼。对民营经济的「三个不变」是云:非公经济的社会地位不变,国家支持非公经济的政策不变,国家营造有利于非公经济发展环境的努力不变。然而,今年两会以后,那些在会上高调认同「三个不变」的民企巨头都没有做大笔投资。这也是今年上半年民间投资增速只有百分之二点八惨状的社会心理之源。
没办法,为了稳住共产党政权的经济盘子,习近平不得走向反市场道路,明言「理直气壮做大做强国有经济」,而不再说「三个不变」。国有经济不仅已经实现共产党「党产化」,而现实的「民意压力」摆在面前。比如说,无论是已荒凉的玉门油田还是仍勉可残喘的大庆油田,都存在「油田世家」问题,「油三代」们指望在油田就业。如果就业不顺遂,他们的父母「就闹起来看」。此外,国企「煤三代」、国企「钢三代」等没落产业对福利滚滚的国企「军工三代」、国企「电力三代」十分不满。可靠消息称:在七月十一日李克强主持的「经济形势专家和企业家座谈会」上,有人提起不同行业国企间的第三代就业机会、福利待遇之巨大差别问题时,参会的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常务副总理张高丽说「拍板这个问题,只有习总书记有权威」。但在三天前,习主持「经济形势专家座谈会」时,张高丽并未做任何表态。
近段时间,国外中文网媒多次报道习近平的首席经济顾问刘鹤并未参加「1+6圆桌会议」,想借此证明习李在经济政策方面的矛盾。北京官场有知情人士则评论说:「刘鹤固然不是市场派,但楼继伟是市场派,周小川也是。楼周又能如何?中共经济体制已经失去了完全市场化的机会,正像它失去了消灭僵尸企业的机会。」该人士还称,关注习李矛盾已无实质意义,实质问题是经济制度崩解会造成何种社会后果」。

——原载《动向》杂志2016年8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