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8月31日星期三

未普:如何理解美国大选中的“政治正确”?

在本届美国总统大选中,没有一个词像"政治正确"那样叫人纠结,也没有一个词像"政治正确"那样,让太平洋彼岸的中国大陆人争先恐后地投入这场令人纠结的选举激辩。
在激辩中,政治正确成了部分大陆人简单划线的主题。在他们眼中,政治正确简直就是过街老鼠。如果有人批评川普的反政治正确主张,他/她就被斥为脑残、无耻。在大陆的微博微信群中,因为美国大选中的政治正确议题而反目相向的,绝不在少数。
不过,这些激辩中有几个观点倒值得关注,如,美国的政治正确走火入魔,应当终结;2016年总统竞选,将由政治正确的希拉里对决政治极不正确的川普,最终谁能胜出,将是测试美国民众对渐趋僵化的政治正确的认可程度。
这些说法值得商榷。
美国的政治正确有时的确走火入魔,或曰,政治正确被滥用。哈佛大学校长萨默斯倒台,是一个典型的滥用政治正确的例子(尽管还有其他原因)。他因为在一个讲座"为什么工程学和科学系里的女生远低于男生",提出"女性对工程学和科学的天然天才不如男性"的假设,而倒了霉,主张政治正确的女权主义者认为他歧视女性,应该倒台。另一个例子是,去年查理事件时,《纽约时报》不敢登穆罕默德的讽刺画,受到许多读者的批评。笔者赞同纽时对许多问题的立场和观点,但对查理事件,认为纽时滥用了政治正确。
走火入魔的政治正确是否应当终结呢?否!走火入魔的政治正确需要反思,需要纠正,而不是终结。因为政治正确产生的直接原因是一种反歧视,这种反歧视相对于美国历史中长期存在的对女性、少数族裔、穷人、同性恋等各种弱势群体的歧视而言,无疑是一种重大进步。主张终结的人,难道主张回到那个歧视年代吗?
不能终结政治正确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如果没有政治正确,这个世界将变得更加野蛮。这是学者许纪霖的观点,笔者深以为然。基于这个原因,我们对政治正确不能一概否定,反对一切政治正确,就像把婴儿和洗澡水一起倒掉。我们都知道,支持川普的基本盘,及白人工薪阶层,对政治正确早就不耐烦了。这或许就是川普竞选的真正积极意义所在,它让人们仔细思考政治正确的滥用问题,但这些滥用问题只能靠变革来纠正。
至于说2016年的总统竞选,将由政治正确的希拉里对决政治极不正确的川普,最终谁能胜出,将是测试美国民众对政治正确的认可程度。这种说法站不住脚,并且严重夸大了民主党和共和党在政治正确方面的分歧,也夸大了它在本届选举中的作用。
实际上,民主党、共和党的许多领袖人物和相当多的美国老百姓,并不赞同川普对政治正确的全方位挑战。在强调宗教、种族和性别的平等方面,两党主流派并无大的区别。即使抱怨政治正确被滥用的共和党人,也没有全然抛开政治正确。这就是我们看到的两党为争夺总统大位斗得跟乌眼鸡似的,但在捍卫美国的核心价值观,也就是政治正确的核心价值观方面,却难得一致的奇妙政治景观。
譬如,川普的一些反政治正确的主张,像禁止穆斯林入境美国,指控一个联邦法官的墨西哥背景,嘲笑《纽约时报》的残疾记者,嘲讽女性,等等,受到共和党的领袖们和民主党的同声谴责。此外,共和党还特别批评说,川普的这些主张不代表共和党的价值观,不代表美国的价值观。川普的支持率不断走低也表明,用极端的反政治正确办法,并不符合美国主流社会的愿望。
总之,政治正确靠反歧视起家,是个好东西,但在某些场合下被滥用;我们不能因为它被滥用就全面否定它;全面否定政治正确,将是文明社会的一种倒退。至于白人工薪阶层积累的对政治正确的反感,应是新总统必须关注的严肃议题。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