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8月13日星期六

胡平:谈谈港独

2016-08-12

香港激进本土派及港独势力抬头











最近的香港民调显示,有不少港人希望香港独立,也有不少港人希望香港重新回归英国。但是显而易见,不论是香港独立还是回归英国,都缺少可行性,要做到都十分困难。于是有人抱怨:当初英国政府为什么要把香港归还中国呢?再者,英国人在离开香港前,为什么不在香港搞民主自决,让香港获得独立呢?也有人好奇:中共在1949年就夺得政权,早就可以在废除不平等条约、反对殖民主义的旗号下“解放”香港的,为什么它没有那么做呢?为什么中共直到八十年代才提出在97年收回香港呢?

情况大致是这样的。

1949年10曰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英双方就香港问题达成非正式协议:中国不索取香港主权,以此换取英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接下来,朝鲜战争爆发,中国和西方高度对立,西方对中国实行物资禁运,在这种情况下,香港成了中国和西方转运物资的唯一中介,对中国有不可替代的利用价值,所以中国一直没有收回香港主权。到了八十年代,由于面临新界99年租约即将到期,英国方面提出续约,因为中方认定先前的租约是不平等条约,所以拒绝续约;另外也因为中国已经实行对外开放政策,所以不担心收回香港会导致闭关锁国的后果。这就是为什么中国政府在前三十几年都不收回香港,而在后来又坚决要收回香港的原因。
在英国方面,我们知道,二战之后,英国在绝大部分殖民地都推行政治改革,逐步实现该地区的自治乃至独立。早在五十年代,港英当局就打算在香港也推动民主自治,但是遭到中国政府的强烈反对。中国政府警告说:香港迟早回归中国,如果英国在香港引入民主,改变现状,中方会毫不犹豫地采取行动,解放香港。于是,英国就只好放弃了在香港推行民主自治的计划。

那么,英国为什么要放弃呢?因为它担心,如果它坚持在香港推行民主自治,中国政府很可能出动军队攻占香港。尽管在冷战高峰期的当年,中共在世界上很孤立,如果它派兵攻打自由的香港,必将招致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再说,英国是强国,军事力量也很强,但是考虑到香港毕竟太小,离大陆太近,易攻而难守,英国很可能打不赢,到头来是会把香港本来有的自由法治都失掉的,所以只好把推行民主自治的计划放弃了。
再后来,新界租约即将期满,英方提出续约,被中方拒绝。英方又提出一个折衷的建议,把主权和治权分开,主权归中国,英国仍保留管治权,但也被中方拒绝。邓小平提出“一国两制,承诺”“五十年不变”,于是这才有了中英联合声明。中英签订联合声明后,末代港督彭定康提出政改计划,大力增加立法会直选席位。英方的想法是,以前不敢搞政改,是怕中方提前收回香港,如今既然连收回的日期都定下来了,搞不搞政改都一样了,干嘛不搞呢?中方自然很恼火,骂彭定康是“千古罪人”,拒绝承认彭定康的政改方案而另起炉灶,另搞一套。

以上概述表明,在香港,其实早就有人提出过香港独立或是让香港留在英国,但迫于形势,无法推行,所以才放弃的。现在一些年轻人不熟悉这段历史,以为港独是他们的新发现、新主张,是可以摆脱目前困局的新出路。实际上,由于现在的香港已经被纳入一国两制的框架,中国的国力又比以往有很大的提升,让香港独立或是留在英国的愿望,过去就做不到,现在就更做不到了。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香港人就只好认命,就只好听从中共的摆布了呢?当然不是。在这里,我们可以学习当年波兰人的经验。我们知道,包括波兰在内的几个东欧国家,他们的共产制度实际上是被苏联人强加的,本土的民主派英勇奋斗,一度在自由化民主化方面走得很远,做得很成功,但讽刺的是,一旦他们走得太远、做得太成功了,苏联就会派出军队武力镇压,以至于到头来前功尽弃,满盘皆输,反而落得最坏的结局。基于这些惨痛的历史教训,波兰民主派提出了新的斗争策略,曰“有限度的革命”,或曰“自我克制的革命”。按照这种策略,民主派要坚持韧性的抗争,稳步前进,另外,则要避免提出激进的口号或过高的诉求,以免招致对方武力镇压。日前,斯坦福大学政治学教授拉里.戴蒙德(Larry Diamond)接受采访,谈到港独时,他说:本质上,我不反对独立,但政治上,那不是一个聪明的策略。戴蒙德说:在目前这种政治格局下提港独,不但是不切实际,不可能实现,更是政治自杀,因为那只会把中共内部本来同情港人的开明派推向强硬派一边。事实上,很多港人不支持港独也是出于同样的考虑。


RFA首发(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