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8月26日星期五

夜问天:从方励之到习近平 由波峰到波谷!

  从方励之"要民主"的1986年,到习近平"要姓党"的2016年,整整30年过去了。虽然,中国GDP升成了老二,但是中国政治、文化以及人权生活却从波峰到波谷!当年"三宽"气氛到如今是"严禁妄议中央", GDP总量上去,却是血迹斑斑的GDP,暴力拆迁、艾滋病、卖淫嫖娼、官僚腐败,警察乱杀人,坑蒙拐骗泛滥成灾,比1989年的《绝食宣言》描述状况坏万倍。原因马教害人。
    中国民运的导师方励之(1936-2012)也中了马毒。方12岁时加入中共的地下外围组织,1955年加入中共。1957年被打成"内定右派",开除党籍。因为他受迫害,所以,要求民主。1987年1月17日,中共安徽省纪律检查委员会作出了关于开除方励之党籍的决定。人民日报头版公开了这一决定。官方指方励之的主要错误:一、鼓吹马克思主义已经过时,否定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作用。方励之说:"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科学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现在我们要寻求新的真理";"我一直反对马克思主义哲学要指导科学","所谓的这些指导只会作出错误的结果,从来没有正面的成功";"对我国来说,所谓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更多的涵义就是领导的指导,实质就是政府的指导,或当权者的指导,或者是党的指导。这更不需要"(见《维基百科》)。"64"后,方励之流亡美国,他在北京之春2009年第1期发表了《西(科)学东渐四百年》,认为马克思的《资本论》关于价值、剩余价值的研究就像牛顿的"原理"一样,有合理性或逻辑性。
    习近平是个狂热马列邪教的魔主,他生长在这种邪教的家庭。他多次强调不忘本,要信仰马列主义。现在兴起洞房夜抄党章,就是要把红色基因通过笔端注入子宫,从而实现习近平的"红色基因代代传"的中共世袭梦。
    2016年5月17日0点多一些,人民日报发表了《以史为鉴是为了更好前进》,批评了"借否定'文化大革命'来否定党的历史、否定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错误观点。"5月17日上午习近平主持召开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要求坚持以马克思主为指导,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他专门谈到:"有人说,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过时了,《资本论》过时了。这个说法是武断的。远的不说,就从国际金融危机看,许多西方国家经济持续低迷、两极分化加剧、社会矛盾加深,说明资本主义固有的生产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依然存在,但表现形式、存在特点有所不同。……法国学者托马斯·皮凯蒂……认为不加制约的资本主义加剧了财富不平等现象,而且将继续恶化下去。"
    胡平说:"中美之间的经济交往和贸易对两国的经济都带来了可观的收益,但是在一国之内,不同群体的收益情况却很不相同。因为有大量的美国公司到中国投资,在中国建厂,由于中国的劳动力非常便宜,这样美国的资本家就能降低成本,从而获得更多的利润,变得越来越富。与此同时,因为工作机会大量地流入中国,很多美国人就失了业,生活水平下降,变得越来越穷。十几、二十年下来,贫富之间的差距自然就很惊人了。"
    同样的道理:台湾、香港到中国大陆投资,也会导致台湾、香港社会的两极分化。这是因为:中国的劳动者没有罢工的权利,没有成立独立工会权利,没有和老板谈判的权利,那就任资本家宰割。台湾富士康公司在中国大陆的工厂,造成许多中国劳工跳楼。中国的劳工成了经济改革的牺牲品,中国的GDP是用劳动者的"血和肉"垒起来的。
    可见,中共践踏人权,禁止成立独立工会和禁止工人罢工,拼命压低劳工工资,是全球贫富两极分化的根源。
    习近平把民主国家的两极分化加剧说成是"资本主义固有的生产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依然存在",完全是胡说八道。因为践踏人权、草菅人命是共党的传统。马克思说,恶是生产力和历史发展的必要。"虽然在开始时要靠牺牲多数的个人,甚至靠牺牲整个阶级,但最终会克服这种对抗,而同每个个人的发展相一致。"为了整个人类的发展,不仅个人和多数人,整个的阶级都可以牺牲。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所有的暴政都可以被视为历史进步所要付出的代价。唯物辩证法最大的功能,就是颠倒是非:杀人放火造反作乱可以粉饰为革命,杀人凶手可以装扮成英雄,任何反人性、反人道、反人类的罪恶都可以从中找到冠冕堂皇的理由。
    在共党看来,政权重于泰山,民命轻于鸿毛。中共的战争文艺歌颂的是"敢死"精神:"头可断血可流,阵地不可丢!人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存亡!"什么董存瑞舍生炸碉堡、黄继光堵枪眼……一系列胡编乱造的假故事,宣扬的都是人命不重要、共党夺权掌权最重要!在1948年的长春围城战役中,共党故意饿死长春平民30万!据称在朝鲜战场上,彭德怀司令曾向金日成建议采用该流氓战术,仅因金日成多少有点恻隐之心未采用。毛泽东多次鼓吹"我们准备牺牲掉3亿(或4亿)人打核战"来统一全球。
    邓小平执政以来,大搞唯生产力论,生产力表现为产值或钱。这样一来,钱和GDP就成了许多国人的"信仰"或最高追求。如果中共真坚持唯生产力论,在1920年代初期就不应该搞农运杀地主、搞工运到处罢工啊,因为这破坏生产力,结果搞得民不聊生、群众被迫当土匪;在国民党清党后,共党不断地进行颠覆战争,通过野蛮的暴力颠覆了自由的民国。今天,当局搞唯生产力论,不过是巩固政权的手段。当局鼓吹"效率优先,兼顾公平",就是说:为了钱,可以不择手段,可以草菅人命。2003年12月23日22时,重庆市开县高桥镇的川东北气矿天然气矿井发生井喷时,石油工人跑了,毒死了近300农民。若工人点火,死人可避免,设备会报废;可工人为了保护国家设备,草菅了农民的生命。
    中国每年矿难发生次数和死亡人数世界第一。中国煤炭产量约占全球总产量的37%,但事故死亡人数占世界煤矿死亡总人数的70%左右,每年逾6000矿工罹难,"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何祚庥强调:必须用民工的血肉筑起那猩红的GDP长城。可见,国人不过是一党专政下的"劳动动物"——"工蚁"而已。连数百万婴儿也要吃三聚氰胺毒奶为GDP做贡献,而权贵们却享受着"特供"的无公害的绿色食品和无毒的"特供"奶!2011年发生了"7.23"高铁特大铁路交通事故,当局为了尽快通车获得GDP,不惜一切代价清理路障,砸埋还有伤员的列车车厢,真是伤心病狂,天理难容!GDP让政府疯狂!
    古人有云:人命关天。人的命是天给的,不能随便就牺牲或杀掉。可是在中共领导人的眼里,中国人只不过是"为社会主义做贡献"的"牺牲"品而已。在这样一大群一大群的牺牲品面前,共党什么还干不出来呢?2003年,江泽民就SARS扩散讲过:"死上200万也不值得大惊小怪,不要乱了布局"。计划生育工作人员残忍地扼杀婴儿,灭绝人性。在中国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是为850万以上党政干部为主的群体服务的,官民差距为17万倍。中共对高干实行的是"不惜一切代价进行治疗",甚至可以用年轻的健康人的器官、血液来维持高干们的性命。而医院却乘机敲诈老百姓的血汗钱(如魏则西),无钱的危重病人只好惨死在医院门外。
    总之,马列毛的草菅人命的共产主义是世界战争的根源,邓江湖习的不讲人权的共产主义是世界贫富两极分化的根源。

——北京之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