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7月20日星期三

纽约时报:抗议当局文革做派,《炎黄春秋》宣布停刊

2009年,杜导正在北京的办公室里。他于上周被免去《炎黄春秋》社长职务。
Shiho Fukad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2009年,杜导正在北京的办公室里。他于上周被免去《炎黄春秋》社长职务。
KIKI ZHAO 2016年7月20日)北京——一本得到思想开明的共产党退休干部支持的学术杂志,在创刊25年后停刊,已被免职的社长和一些高级编辑在一份声明中宣布了这一消息。
"此后任何人以《炎黄春秋》名义发行的出版物,均与本社无关,"他们在周一的声明中写道。
《炎黄春秋》的主管单位、隶属于文化部的中国艺术研究院,于上周免去了刊物创办人兼社长杜导正的职务,并对杂志社总编辑做了降职处理,随后便有了上述声明。中国艺术研究院还把自己的四名员工安排到了重要的编辑岗位上。
《炎黄春秋》的员工称,此举违反了当初的协议:研究院曾承诺不干涉杂志社的编辑或人事事务。他们还说,该院派遣若干雇员占据了杂志社的办公场所,并更改了杂志官网和互联网账号的密码,导致他们无法继续工作。
该院未回复记者请求置评的邮件,其电话亦无人应答。
"我抗议,我愤怒,"周二,杜导正在北京的家中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
这本杂志的印厂也已停止接收版样,"所以我们就瘫痪了",他说。
"我作为一个老干部、老共产党员,实在觉得没有办法理喻。这么像文化大革命的搞法,"曾在政府监管机构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担任署长的杜导正说。"难道我们共产党又开始搞文化大革命了吗?"
《炎黄春秋》创办于1991年,发表过一些倡导政治体制改革、审视中共历史上的敏感问题的文章。偏离党的官方叙事之举,以前就给它带来过麻烦。
2008年,它发表了一系列文章,赞美赵紫阳取得的成就。赵紫阳曾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因反对调用军队镇压天安门广场上的亲民主示威活动而在1989年下台,余生被软禁在家。接替赵紫阳出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江泽民曾施压,要把杜导正赶出杂志社,但杜导正在主张建设更为自由的政治体制的其他共产党退休官员支持下,保住了自己的职位。
2009年,杜导正在一次采访中说,"我够老,也够坚韧,即便政府施加什么压力,我也能挺住。"
但他周二表示,这一次有所不同。
"这次形势更严峻,"他说。"我想到的只有文化大革命。"
文革是由毛泽东在1966年发起的一场政治运动,在那段动荡的岁月里,身为党报编辑的杜导正丢掉了工作。
"我正在办公室里就来了造反派,"他说,"宣布你是走资派,你是反革命,你的权已经被我们夺了,你离开这个地方。"
"整个报社被他们占领了,这次给我的感觉有点那个味道,"他说。
93岁的杜导正说,他怀疑,中国艺术研究院之所以选择在这个时候对杂志社发难,是因为与他相伴68年的妻子于上月去世后,他便因为血压高住院了。周二早上,他从医院返回了家中。
"这个搞法很下流,"他说。"对方在某种意义上不够人道主义,有点乘人之危。"
"这些老干部不妥协。"北京外国语大学新闻学副教授乔木说,"《炎黄春秋》是体制内相对温和的声音,是关于还原党史事实的。"
乔木说,江泽民和接替他出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锦涛在位期间,当局对《炎黄春秋》这样的出版物更为包容。
"这么多年,对这本杂志一直有争议,但是办刊的人本身跟高层有些来往,"乔木说。"现在的老干部和退休官员不再有那样的影响了。"
杜导正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说自己联系了几个人,希望他们可以代表杂志社介入此事,但他的努力至今尚未成功。"我找的几个部长一级的干部,不知道为什么都不愿意表态,都躲开了,"他说。
上周五,《炎黄春秋》的律师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递交了一份起诉书,中国艺术研究院被控违反了与杂志社达成的协议。其中一名律师丁锡奎说,法院将于本周决定是否受理该案。
杜导正表示,考虑到当前的政治气候,他对《炎黄春秋》能够在原班人马的带领下复刊不乐观。但如果对中国艺术研究院提起的诉讼胜诉,他不排除这种可能性。
"现在我的心情就是很无奈,"他说。"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们只能通过法律渠道。胜不胜很难说,希望胜,准备败。"

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本文作者Kiki Zhao@kikizhao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附录】

中国自由派杂志《炎黄春秋》停刊

中国官方要对《炎黄春秋》杂志社管理层洗牌,但该杂志社社委会未服从这一要求,而是一致决定立即停刊。
英国《金融时报》 韩碧如 北京报道在围绕收紧政治控制而爆发的最新一轮冲突中,中国一份有影响力的自由派杂志的出版方选择了停刊,而不是服从官方对该刊管理层洗牌的要求。
《炎黄春秋》以刊登质疑中共官方版历史记述的学术文章而闻名。该刊在中国学术界和自由派知识分子当中拥有一批忠实读者,靠订阅费维持自身运作。
该刊1991年由一些中共元老创立,其社长和一些编辑年事已高,代表着中共内部较具自由化倾向的派系。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的向共产主义正统的回归中,这一派系已被边缘化。
本月,习近平曾告诫中共应回归其马克思主义本源。就在此番表态之前不久,他还宣称中共应控制媒体,一些人罕见地公开表示反对。
《炎黄春秋》隶属的官方机构中国艺术研究院试图迫使该刊93岁的社长杜导正退休。在为保住其职位抗争了一周后,杜导正写道:"经炎黄春秋杂志社社委会讨论并一致决定,自即日起停刊。
"此后任何人以《炎黄春秋》名义发行的出版物,均与本社无关。"
在中国,围绕哪个版本的历史应占据上风而展开的斗争具有重要意义。中共为其统治权所找的理由,是它曾令数亿中国人摆脱了贫困。
中共对文化大革命(Cultural Revolution)和大跃进(Great Leap Forward)的历史记述尤其敏感。文革是中共50年前发动的一场历时十年的浩劫。至于大跃进,前新华社记者杨继绳在其著作《墓碑》中,以很大笔墨详细记述了那个时期一场人为饥荒造成3000万人死亡的情况。
杨继绳去年被迫辞去《炎黄春秋》总编一职。其他隶属于该刊的、有影响力的中共资深自由派人士包括,曾任毛泽东秘书的李锐以及胡耀邦之子胡德华。胡耀邦曾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后遭罢免。1989年,他的去世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那一年的天安门广场民主示威。
过去几年,海外学者一直抱怨越来越难以接触到中国政府文件和中共档案,尤其是与官方说法相悖的记录。
曾为《炎黄春秋》撰稿的独立政治评论员、历史学家章立凡表示:"执政党看不到自身的错误,别人给它指出错时,它又把批评视为异见。"
围绕《炎黄春秋》的这场斗争上演前,该刊撰稿人、曾任其执行主编的洪振快今年夏天在北京一家法庭输掉了一宗名誉权官司,法庭要求他向一位传说中的"革命烈士"的儿子公开道歉。
2013年,洪振快在一篇文章中对一则受中国人钟爱的宣传故事背后的事实提出质疑。这则故事讲述的是,二战期间五名中共党员纵身跳下中国东部的狼牙山成为烈士,而不是选择向日本军队投降。上述法庭认定洪振快是在搞"历史虚无主义"。
洪振快表示:"他们处理我的案子的方式表明,其瞄准的是《炎黄春秋》。法庭的判决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打压《炎黄春秋》,因为我曾供职于该刊。"
Luna Lin补充报道
译者/何黎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