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7月30日星期六

张翃:后特朗普时代的共和党

特朗普
全国代表大会开完了,美国共和党也正式进入了特朗普时代。这个党几乎要认不出自己了。
  共和党的"自由"还在吗?
  特朗普之前、21世纪初的共和党,可以说是这么几类人的联盟:要求限制联邦政府权限的、反感政府债台高筑主张财政平衡的、担忧公共福利导致底层人依赖救助陷入贫困怪圈的、推崇自由贸易拒绝工会和保护主义的、视基督教义为美国文化之源和立身之本的、主张按照两百多年前国父们的字面意思理解宪法而反对任意拓展释义的、认定美国在世界政治舞台上独一无二应义不容辞维护全球自由秩序的……把这些形形色色的意识形态串在一起的,是对一个过于强大政府暴政的未雨绸缪,和对"自由"一种近于宗教式的热忱。
  但2016年7月从全国各地聚集到俄亥俄州克里夫兰为特朗普加冕的共和党代表们,却是由截然不同的原因团结在他周围。
  喊着"让美国再次伟大起来!"的人们,在对往日美好的选择性记忆中,找到缓解现实无力感的药剂。他们渴望重现印象中那种安宁:一人上班养活全家、美国产品畅销全球、美国国际地位稳固、战乱和恐怖主义远离家门。他们将自己处境的恶化归罪于全球化:加入WTO的中国抢走了工作,跨境北上的拉美移民分食了资源……他们沮丧地发现,政治精英们没有能够迅速解决他们问题的药方,全球化的洪流让他们惊慌失措,特朗普的出现却让他们喜出望外。当特朗普高喊"我,只有我,能修好这个体系",他们感动莫名,忘了用以往衡量政客的挑剔眼光来检视这位号称代表人民的亿万富翁。
  特朗普麾下"新"共和党人的主心骨,不再是对政府暴政的防备,而是对政治强人的崇拜;不再是对自由的坚守,而是对竞争的排斥;不再是对美国世界地位的自信,而是关门疗伤的低落。
  特朗普引着本土主义的千军万马,冲入共和党的阵营,夺了帅位。胜者特朗普,正在重划共和党的轮廓。共和党主流提倡自由贸易,特朗普则扬言要打贸易战;共和党主流主张压缩政府福利项目,特朗普则要保持;文化保守派们不能容忍堕胎,特朗普则说提供堕胎服务的"规划亲育"(Planned Parenthood)机构做了许多好事。党代会上,特朗普邀请了身为同性恋者、Paypal 的创始人之一的皮特·瑟尔(Peter Thiel),不忌惮冒犯文化保守主义者们。他的女儿伊万卡(Ivanka Trump),在党代会上为当母亲的职场女性权益振臂高呼,乍听像是从民主党那儿借来的台词。
  特朗普赢的不仅是"怀旧者"
  "正统"的共和党人们,不会甘心就这样看着特朗普的上位——他用了夹杂着自由派观念的民粹本土主义,试图溶解他们的保守主义大本营。他们摩拳擦掌,时刻准备夺回共和党的主导权。目前隐约可见两种路径:一种或许可以称为纯粹派,主张用更加鲜明的保守主义意识形态来与特朗普划清界线;另一种或许可称为政策派,他们表面上更加融通地与特朗普妥协,以换得政策的更大空间,为保守主义重振旗鼓。
  纯粹派的代表人物,应数特朗普在初选中最强劲的竞争对手、德克萨斯州的联邦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在原本共和党的意识形态同盟中,他就以最纯粹的保守主义者自居,也因此最无法容忍特朗普主义的篡夺。党代会上,他坚决不为特朗普背书,还号召大家在大选的时候"凭良心投票"。原本就因在参议院呛声本党资深议员而闻名的克鲁兹,自然不会害怕得罪特朗普这位新贵。路人皆知,他已经在为2020年再度出征做准备。
  以彰显意识形态纯粹性的克鲁兹可能会主要依赖两股社会力量:作为传统共和党票仓的福音派基督徒,和暂被特朗普旋风掩盖了光彩但仍方兴未艾的"茶党"运动。两股社会力量都有相当的组织资源:福音派有教会,"茶党"六七年来也发展得相当成型。经过2016年竞选进入全国视野的克鲁兹,将顺其自然地成为保守派运动的核心,整合这些基层力量。
  问题来了:2016年竞选恰恰也证明了,许多福音派基督徒和"茶党"分子们也完全有可能投入特朗普本土主义的怀抱。福音派基督徒的领袖人物、自由大学校长小杰瑞·法拉维(Jerry Falwell Jr.)为特朗普盛情背书就是一个例子。皮尤调查中心的民调发现,有78%的白人福音派基督徒都表示自己会在大选中支持特朗普。而"茶党"的集结号虽然是宪政、小政府,但正如哈佛大学社会学家斯考切波(Theda Skocpol)对茶党深入访谈后总结的,许多"茶党"的政治热情,来自对那些他们眼中"不配"得到政府福利救助的人的恼怒。其中既有婴儿潮一代中产阶级对千禧一代年轻人生活方式的不解,也有部分劳工阶层对外来移民的敌意,而后者正是特朗普主义的主要燃料。
  再看政策派。其代表人物则是现任众议院议长保罗·瑞恩(Paul Ryan)。作为共和党新生代的领袖人物,瑞恩对特朗普的态度一直比较暧昧。一方面,他偶尔也会直言批评特朗普的种族主义言论,避免共和党整体形象被拖累;另一方面,他又不能像克鲁兹那样我行我素,以他众议院议长的身份如果和本党的总统提名候选人决裂,只会让共和党显得更加难堪。这不仅事关总统大选结果,更关乎共和党能否保住在参众两院的多数席位。所以,临到党代会,瑞恩还是选择了与特朗普握手言和,给出"特朗普不完美,但比希拉里强"这样的理由。
  建制派还能夺回民意吗?
  风头正健如特朗普,在全国性大选中要与希拉里抗衡也离不开共和党组织的支持;假设他能当选,推行政纲更需要国会的配合。瑞恩目前对特朗普释放出的善意,也是期待他未来投桃报李,支持瑞恩领导之下众议院共和党人的政策主张。事实上,至今仍以喊口号为主并无多少缜密政策计划的特朗普,即便入主白宫,在推出政策法案上可能也要慢半拍,国会很可能占得政策议程设置上的先机。
  瑞恩正是以共和党政策枢机自居。不久前,他带领国会共和党推出一套名为"更好的路子"(A Better Way)的政策包,涵盖减贫、国安、经济、宪政、医保、税收六大领域,意图打破过往共和党被批评"只会反对没有建树"的形象。值得注意的是,与以往共和党人强调减税和国防不同,他将减贫政策放在了第一位,意在提出一种有别于自上而下的自由派福利政策、强调个人能动性和责任感自下而上摆脱贫困的保守主义愿景。但这些政策,能否从特朗普身边争取到中下阶层选民的心意,仍待检验。
  然而说到底,主打意识形态的克鲁兹,和主打政策的瑞恩,都很难阻止共和党从此带上特朗普主义的印记。如果特朗普在11月的大选中胜出,则以其个性与总统享有的权力,克鲁兹整合保守派社会力量的行动将大受掣肘,瑞恩领导的国会共和党也将在与民主党的竞争和对特朗普总统争议政策对阻挡中腹背受敌。即便特朗普输给了希拉里,这股本土主义风潮也不会轻易散去,仍将倒逼共和党做出相应调整。特朗普已经改变了共和党的面貌。

——微信 (网友推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