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7月27日星期三

刘军宁:独裁者们为何都不知道死期将近?

萨达姆、卡扎菲(右)
十几年前,有个段子通过春晚小品传遍中华大地:苦不苦,想想人家萨达姆。
那时,除了萨达姆本人还在信心十足地巡视他的卫队,发表着慷慨激昂、鼓舞人心的演讲,全世界老百姓都清楚这个2B很快就会穷途末路、性命不保。
事实证明,这位国内支持率近百分之百的总统并没有辜负全世界人民的"期盼",他被从蜘蛛洞里掏出来接受审判后未几,引颈受绞的画面如期呈现。
五年前,当非洲雄狮卡扎菲调动坦克矛头指向国内时,又有句歌谣在乡间口耳相传:悲不悲,想想人家卡扎菲。
卡上校被从下水道里揪出来后,没有机会经历文明程序,没得到人道主义待遇:菊花被捅、满脸血污、哀嚎乞怜之场景血腥暴力、少儿不宜。
现在全世界人民都在为北韩的金三胖开始了倒计时,如果有一天这个白白胖胖的80后被烧成一截黑色焦炭,或支离破碎的影像、视频呈现在人们面前,谁也不会为此而惊讶。
为什么几乎所有人都能猜测到的一个简单明了的结局,惟独这些一国之主、""们却浑然无知或者执迷不悟,不能趋吉避难、离祸自保呢?
原因就在于权力的集中必然导致智力的下降。每位垄断权力的独裁者,都不希望接触到令他不愉快的信息,如实传达信息的都会遭到冷遇,不识时务的会被当作长敌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右派被审查、隔离、甚至镇压掉。自然而然的,左右侍从只能揣摸、取悦于君上才能自保。于是独裁者能看到的全是歌舞升平,能听到的只有歌功颂德。一切负能量都被屏蔽了,正常信息没有抵达他感受范围的渠道。
秦二世胡亥直到屠刀架到他脖子上,还愤怒地责骂侍卫:天下乱成这个样子,你们怎么没一个人告诉我?
左右幸灾乐祸地答:我只长着一个脑袋,如果实话实说,早被你砍了,你以为我傻啊?
南唐的李后主在得到宋军要在长江上搭桥渡军时,大惑不解:我博览群书,从未看到史籍上记载长江搭桥之事,难道飞流湍急的长江上真的能搭桥渡过千军万马?
手下大臣连忙翻看史册,回答:皇上圣明,咱的江山有长江护卫,铜帮铁底固若金汤。宋军在长江搭桥,不过是痴心妄想、自取其辱,不劳咱动手,他们自已就会掉河里喂王八,这就叫no zuo no die。
后主听了顿时眉开眼笑:宋猪们违背自然规律,逆天行事,那就让这帮傻x们自取灭亡吧。
直到有一天登城赏景,忽见宋军旌旗遍野、杀声震天,顿时心胆俱裂,命令手下把自己剥得一丝不挂,自缚在囚车上出城请罪,半年后被赐一包老鼠药了结了生命。
独裁者权力掌握的越久,对世界形势的判断就越离谱,运用的逻辑越荒谬。
北齐后主高纬被北周的军马打得溃不成军,逼近到京城了,还坚信对方是纸老虎,挑起边衅是在以卵击石。重镇晋州告急文书星夜抵达时,高纬正和爱妃围猎,对搅扰了心情的军报,大发雷霆:边境摩擦这种日常小事,你们发个严正抗议、强烈谴责足够了,何必大惊小怪。
爱妃也一边添言:你们这帮小题大作、无事生非的家伙,不能等皇上这次围猎结束了再汇报吗?!
李后主对宋军的征伐也是大惑不解:我对你们可谓是仁至义尽了,无偿捐赠手笔巨大,减免债务年年听命,你们的国债也是不计回报地买、两房债券也是不惜血本地投入,世上还有比我更俯首帖耳、恭敬从命的元首吗:为何还非要置我于死地?
他委派能言善辩之士到宋营谈判,从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到两国唇齿相依、血浓于水,到双方要尊重彼此人民的选择,有理有据有节。却被对方一句话呛回:文明世界,岂容你们这帮寄生虫榨取民脂民膏、作威作福?
可以想见,在白头山血统周围,都是特殊材料制造的党国精英,无不视美帝为色厉内荏的跳梁小丑。在他们言论氛围感染下,金三胖会底气十足地认为掌握了两蛋一腥的金家王朝是宇宙无敌的最强团伙,敢于冒犯他虎威的,都是不自量力的自取灭亡。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