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7月7日星期四

高新:汪洋的耕地私有化设想终成泡影

wangyang-afp.jpg
汪洋(AFP)

00:00/00:00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习近平高升总书记破了汪洋的总理梦》中已经介绍了如果不是曾庆红和贺国强等人力挺习近平出任总书记接班人选培养对象,那幺自然是李克强出线.而如果是李克强出线的话,习近平和李克强之间就不是在目前已经看到的结果上进行对调的问题了.也就是说,如果李克强被安排为总书记接班培养对象,党内决策层不会有人认为习近平担任国务院总理接班人培养对象比汪洋更为合适.也就是说,如果李克强成了总书记接班人选,那幺习近平在十七届一中全会上的结果就是仅仅进入中央政治局,然后就是政治局成员中的钦差大臣,如同当时的汪洋和薄熙来一样.

在当时的几位五十年代出生,已经官到省委一把手的"第五接班梯队预备人选"里,无论是习近平还是李克强,他们的从政履历和他们的工作能力,工作表现,都早已经证明他们两人都更适合被安排在共产党政治体制内的政治工作领导人,而经济工作领导人的角色,无论对他们两个人中的哪一个来说,都要远逊于汪洋.

更需要强调的是,得中共元老万里真传的汪洋最大的特点就是改革思维从不拘泥于意识形态之羁绊,其大胆又前卫的农村"二次土改"的设想如果得以实施,将会令所有中共党内保守势力如丧考妣。

笔者的上篇文章在自由亚洲播出后,正好读到一家海外中文网站"旧事重提",以"汪洋:我险被朱镕基总理撤了职"为题,转载了中国内地某媒体三年前发表的"汪洋的民生改革观"一文。文章称:"如果说30年前改革解决的是意识形态问题,那么现在就是利益问题,改革实际上就是拿刀割自己的肉,需要全体下决心,必须要坚定信心";"当前最核心的就是要破解影响科学发展的体制和机制障碍问题";"30多年的发展,形成了新的、系统性的利益格局,有很多影响科学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其中,又有很多正是政府的利益问题。下一步就要破解这种格局,尤其要破解政府的利益格局,例如,污染、落后产能淘汰不了等,涉及企业、官员和地方政府的利益问题;行政审批过多,涉及的是一些部门的利益问题。"

汪洋说。农村土地改革:"土地到底是谁的会成为问题"。作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的汪洋向来以思维敏捷、快言快语受到公众关注。

上述讲话,是汪洋以待任副总理身份出席全国人大会议时,在安徽省人大代表的分组讨论会上,针对亳州市市长沈强提出的"中央对农产品主产区建立利益补偿机制的问题"所做的表态。

汪洋当时还说到:"如果要建立二次补偿机制,农村集体所有权的土地制度要先理顺。"现在农民依靠土地获得的收入看不出来,可以忽略不计,但将来土地价格上升,这土地到底是谁的就会成为问题。"

汪洋同时指出,"基本制度不理顺,事会越拖越大。"

"按照法律来说,集体土地所有制是农村基本经济制度的基础,即所有权在集体,经营权给农民,但现在看很多材料,土地作为农村主要的生产资料,基本上就是农民的了,农民可以种,也可以出租,体现不出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的性质。"

重提汪洋的这番讲话,令笔者想起当年北京政坛内曾经传闻的汪洋建议在安徽农村进行"明确农耕地产权归'耕者'所有"的"农村二次改革"内容,受到退休常委宋平的痛斥。

笔者在内地的记者朋友透露说:汪洋的建议当然就是"土地私有化",不过仅仅是局限在农耕地,没有涉及城市土地和工业用地的更敏感的问题,但还是遭到党内保守势力的强烈反弹。

内地记者朋友透露说:汪洋在一个小范围的讲话中说:当年自己在安徽地方任职,受到万里副总理接见时,即已经向万里副总理提出了从产权上保证"耕者有其田"的问题,被万里称赞的同时,也被万里认为"为时过早"。

前述"汪洋的民生改革观"一文中还提到说:

汪洋甚至提到在安徽任职期间,同样因为农业问题向时任总理朱镕基提建议的事情,并开玩笑说,"朱总理当时差点把我给撤了。"而汪洋当时的建议是希望国家成立粮食风险基金,与当时中央的财政基金配套,为农民涨两分钱。

据汪洋回忆,彼时朱镕基总理因为当时基金太多,反问汪洋,"这基金,那基金,现在基金还少吗?"并表示,"谁再谈基金就撤了谁",

文中虽然是以"汪洋开玩笑说"引出了自己的改革建议如何引起时任总理朱镕基的不满,但开始这一段时使用的"甚至"两个字,足以证明当时的汪洋惹恼朱镕基的故事真的不是"玩笑"。

而汪洋真正受到高层器重,正是朱镕基时代结束,温家宝接替总理职务之后的事情。正如笔者上篇文章中所介绍的那样:当总书记接班人被内定为习近平之前,中共内部人士大都认为胡锦涛在刻意培养李克强,而温家宝在刻意培养汪洋.也就是说,如果当时的胡锦涛内心是希望李克强出任总书记接班人培养对象的话,那幺温家宝希望汪洋成为自己国务院总理接班人选的表现完全就是毫不掩饰.而当时的被安排进入进入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候选人名单的几位五十年代出生者之间比来比去,汪洋最适合出任总理接班人是毫无疑问的.

毫无疑问,中共十七大上曾庆红把中手的相当于副总书记角色的政治局常委和中央书记处主持人权杖交到习近平的那一刻起,习近平是中共第五代接班集体的龙头,而与他同进入政治局党委会的李克强则是行政一把手接班人的接班格局已经被铁定,但境外不明就里的媒体也好,"中国问题专家"也好,直到习近平被宣布出任中央军委副主席之前,一直都还在讨论所谓"双接班人"的话题,大意是当时的高层同时将习近平和李克强提升为政治局常委,就是为了在十七大至十八大的五年时间里将此二人"比选",李克强最终在"比选"过程中"胜出"也很有可能。

与此同时,海外真正能够做到言之在理的评论文章也有,其中比较典型的一篇非常到位地分析到:习近平接班态势明显,而且其圆融宽厚的个性,四平八稳的行事风格,兼善於处理与各方关系,应该不会出现大的意外,加上中共现有的组织模式,所谓的"民主集中制"将继续起主导作用,因此,未来的中共领袖应该非他莫属。但更重要的因素之一,是曾庆红对他的支持,中共"太子系"作为他的后盾,将是习近平成功上位的关键。

尽管曾庆红已经退出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位置,但他在中共高层几十年的经营,尤其是最近十多年在组织系统、情治系统、军队系统布下的人际网络,决定他将继续在中共政坛保持巨大的影响力,继续在中南海高层出谋划策,继续主导中国的发展方向,成为名副其实的"帝王之师"。

从1989年只身和江泽民进中南海,扫除各种障碍,理顺各方关系,协助江巩固了权力和地位,到2002年之后全力辅佐胡锦涛,解除了各种危机,尤其是逐渐减少江泽民的影响,一直到现在力推习近平上位,以及五年之后继续指导习,曾庆红事实上将是三代"帝王之师",在中国历史上应该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也恰恰符合他注重自己在历史上定位的性格。

按照上述篇海外政论文章的分析,不难得出如下结论,那就是十七大上政治局常委层面出现的太子党成员一上一下的结局是曾庆红一手促成的,虽然曾氏在十七大上即已经退休,但因为他是习近平上台的幕后推手,这就决定了五年后的十八大上胡锦涛下台后,曾庆红对日后的习近平政权的潜在影响甚至会胜过胡锦涛。

海外多维网记者在其相关分析文章中还介绍说:了解曾庆红的中南海幕僚透露,曾喜欢在幕后默默地协助,把台前的位置留给江或胡,只"让人感觉到他的存在,但不知道他是谁"。这十多年来,无论是江泽民时代,还是胡锦涛主政时期,中共政坛上每次有麻烦事情,似乎总可以看到曾庆红的影子,包括江泽民处理前北京市委书记、中共政治局委员陈希同,胡锦涛一年前清除前上海市委书记、政治局委员陈良宇,赵紫阳去世事件、纪念胡耀邦诞辰九十周年,以及这次中共十七大常委去留问题和新人选安排等,都留下了曾庆红的痕迹。而十七大上他的去留问题和习近平"储君"地位的奠定,却达到了曾庆红政治谋略的顶峰。后续的内容,留待下篇文章继续介绍。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