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7月22日星期五

关于《炎黄春秋》被非法占领致有关部门的呼吁书

《炎黄春秋》工作人员和律师合影

《炎黄春秋》,一份坚持了25年,获得广大读者深深喜爱的杂志,在中国艺术研究院的撕毁合同,非法强占行为中走到了终点。
强占过程发生在93岁的老社长杜导正患病住院期间。杜老描述:中国艺术研究院当局突然派员强占办公室、财务室,(包括网站),甚至带行李住下。杂志社所拥有的银行资产亦被控制。杜老批评此种行为无异于"公开的抢劫",与文化大革命时期没有什么区别。
事发突然,炎黄春秋杂志社并于7月14日、15日接连发表声明,称已就与中国艺术研究院合同纠纷一案提起诉讼,依法不与中国艺术研究院办理任何交接手续。
此事件的发生同时引起强烈的社会反响,许多《炎黄春秋》的作者、读者纷纷在不同媒体表达对此事件的看法,表示对杜老和《炎黄春秋》杂志的支持:
《炎黄春秋》一直是昏暗中的一盏明灯,拨乱反正,去伪存真。正是因为有了它,我们才知道了真实的历史。这需要多么大的勇气,毅力,坚韧不拔的精神呀!即使暂时被封,但是那盏灯永远明亮! 因为那盏灯是在我们的心中, 心灵里。 —— 你们忠实的读者吴青
尊敬的杜老:《炎黄春秋》的历史,是您25年来历史的纪录。您应当感到欣慰感到自豪。当然,它也是中国知识分子25年来心路历程的纪录。它的遭遇,正是中国知识分子命运的现实映照。虽然它的结局,我辈早有预料,但为此,我心中仍有说不出的悲凉、失望和愤懑。这一事件,无疑令国人进一步看到了中国民权状态,看到了中国正在向何处去。尊敬的杜老,望您多多珍重,也算是一种节哀顺变吧!——睌辈郑仲兵
前年就预料到这个结局,意料之中。杜老以最后的抗争完成了一个老共产党人人格和精神的升华,向他致敬!他和《炎黄春秋》已经镌刻在历史史册,鎸刻在千万人心中!——张宏遵
这是唯一的杂志,说真话。他们不想杂志再存在下去。——莫言
如果"全面依法治国"给人的印象是容不下一本《炎黄春秋》,请问,谁愿意看到这种结果?重要的是不要给中共中央依法治国的决定抹黑。——鲍彤
……
长期以来,《炎黄春秋》坚持实事求是的态度,以不懈的努力追寻、探讨和呈现历史的真相。众所周知,真实的历史必须也只能在呈现多元证据、多重声音、多种论证中获得。不同意见的讨论、争辩是正常现象。单一证据、统一观点、强制灌输的历史才最有悖于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正如周有光先生所言:"不许批评的真理是伪真理"。强迫人们接受的历史必假无疑。因而,在历史研究中不应人为地设置禁区,更不应以非法方式限制人们合法的、正当的表达意见的自由。
故此,我们作为长期以来关注喜爱《炎黄春秋》的读者、作者和公民,对《炎黄春秋》杂志的遭遇表示最强烈的同情,对中国艺术研究院这种非法无耻的行径表示最强烈的谴责!
《炎黄春秋》在中国改革开放和思想启蒙运动中的贡献功不可没,名垂千秋!
眼下,《炎黄春秋》的命运危在旦夕!全国唯一的最敢说真话的刊物危在旦夕!被习仲勋、萧克等老前辈所肯定支持的这本历史杂志危在旦夕!被无数老干部、知识分子、专家学者、各界民众所钟爱的一份"精神食粮"刊物危在旦夕!
我们紧急呼吁全体国人关注此一事件。呼吁有关部门责成中国艺术研究院立即撤销这个不得人心的非法决定!


同意者请签名:
 胡战生、吴青、郭于华、张丽娜、李罗霞、谢小玲、马波、查建国、李欲晓、闵良臣、蔡金刚、尚宝军、汪葆明、夏白鸽、袁冬林、贺延光、茅青、李晓林、汪洋、张婉佳、庞钧锟、田园、王霄、刘显东、张弘、钟小丹、柯伟斌、白磊、王欣雨、侯凯、李铮、袁志华、方伟、罗怀祖、王树民、徐济长、袁翔、吴永欣、杨志华、汪晓明、荣剑、陳平、王斌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