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7月6日星期三

梁京:这个世界出了什么问题?

无论中国还是世界,人们似乎对习近平的荒唐越来越不在意,或越来越"无语"。


00:00/00:00
收听节目 声音下载
启发我选择这个评论题目的是美国独立日公共电台中播放的听众讨论,题目是"美国出了什么问题?"

我一下子就联想到不久前孙立平关于中国出了什么问题的议论,他认为中国的大问题是失去了方向感。他说的固然不错,但今天岂止是中国失去了方向感,我相信许多人会同意我的这个判断,美国也失去了方向感。美国普通公民在电台的讨论中对美国问题的反思,让我更相信这个判断。议论中,有人对美国的权势精英进行了非常尖锐的批评,指责他们操控了整个媒体,长期压制不同意见和声音,尤其是压制左派的意识形态和政见。

这个批评反映了当今美国这样一个现实,即右派,或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已经失去过去三十年的主导影响力,左派的影响力正在上升。但问题是,左派就真能为美国的未来提供方向感吗?我的观察是,多数美国人并不这样看。也就是说,虽然资本主主导的全球秩序再次出了大问题,但传统的左右之争对回答今天美国乃至世界面临的挑战,并不能给出有说服力的回应。

Thomas Friedman,也就是畅销书《世界是平的》的作者,试图从全新的角度来寻求"这个世界出了什么问题?"的解答。他即将出版的新书题目是《感谢你来晚了》(Thank you for Beijing Late)。这本书的一个核心思想,就是人类文明走的太快了,以至于整个生态系统,人类的社会系统都来不及作出适应性调整。由此带来的大问题,就是一方面气候变迁对人类的生产和生活带来越来越危险的冲击,另一方面,众多欠发达国家严重失序,越来越多人逃往发达国家和尚能维持秩序的国家,比如逃往中国,对整个世界秩序带来威胁。

佛理曼把世界划为失序和有序两部分,并把中国列入有序部分,反映了他的"亲华"立场,更反映他对中国在未来"全球维稳"中的期望。而事实上,过去三十年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正是他忧虑的人类文明发展速度太快的一个重要因素。佛理曼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但他不愿也不敢想像,中国加入全球的"失序"阵营,对未来的世界意味著什么。

但事实是,中国加入全球"失序"阵营的风险正在变的越来越大。我注意到,近几个月来,习近平越来越无顾忌地强调忠于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这其实是一种相当荒诞的现像,因为这不仅不可能达到纯化中共意识形态的目的,反而会加剧整个中国思想的混乱,加剧中国人思想和精神的"失序",从而加快中国社会失序的进程。

但有意思的是,无论中国还是世界,人们似乎对习近平的这种荒唐越来越不在意,或越来越"无语"。在国内,可以理解的原因是公开批评习的个人风险越来越大,但外部世界对习近平的这种行为,为什么会越来越无动于衷了呢?

我想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人们认识到,批这种明显的荒唐没用,而当今世界,无论穷国还是富国,无论精英还是平民,大家都有太多现实的难题要面对,无暇他顾,而这也正是习近平能无顾忌地大谈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理想的原因。

正如《金融时报》报道习近平"七一"讲话时注意到的,他一方面强调中共不能"背离和放弃"马克思主义,同时又强调"中国人民……不惹事也不怕事",这其实是完全自相矛盾的,因为马克思主义就是一个号召全世界无产者造资本主义反的主义。

习这样的言论,如果只发生在北朝鲜,世界或许有理由不在意,但发生在中国,世界却不得不假装不在意。这本身就说明,这个世界真的是出了大问题,而且,这个世界的问题显然不能用习的认知问题来解释,而与整个世界的精英阶层的认知不足有关,包括与整个中国精英阶层的认知不足有关。
_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