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7月7日星期四

余英时:中国是否又面临另一场“文革”?

m0704-yysp.jpg
2016年5月2日晚,"在希望的田野上大型交响演唱会"在人民大会堂上演。(public domain)

00:00/00:00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m0704-yysp2.jpg
图为"在希望的田野上交响演唱会"现场。(public domain)

文革十年是我们讨论的一个基础,这个问题值得讨论的就是最近有各种评论都担心中国会不会有第二次的文化大革命?而这个文化大革命似乎是习近平想发动的。

所以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今年的5月2号在人民大会堂唱红歌,变成了一个红歌事件,就是要把文革的许多歌都重新唱一遍。特别是其中主要的一首歌就是《大海航行靠舵手》,那是歌颂毛泽东的。 整个的标题是在希望的田野上。这首歌是习近平夫人出名的歌,这一切都让人看得到有一种肯定文化大革命甚至于重新开始文化大革命的样子。事实上这是假象。我从头到尾注意这件事情以后发现再来第二次文革是绝不可能之事。而且习近平也没有这样一个势力,也没有这样一个本领可以发动。

我们知道第一次文革并不是老百姓从底下造反,现在已经有一本新书是在香港牛津出版社出版,就是指上海的王洪文造反是奉毛泽东之命,私下的命令当然不是公开的命令。因为毛泽东鼓动发动文革,为什么要发动文革呢?发动对共产党的十七年的控制而造反呢?原因就是毛泽东感觉到他手上的权力,他过去在革命的时候建立起来的一人独裁的权力在这个十七年中被刘少奇、邓小平这些人慢慢化解了,变成他们整个党的组织控制共产党而不是由毛泽东做主了。

所以毛泽东就要想办法把这个权力拿回来。他用什么办法拿回来呢?第一共产党在刘少奇、周恩来统治下相当安定,虽然共产党因为毛泽东搞大跃进、搞反右闹出许多事情来,使得他们有点困难,可是基本上秩序他们还能维持。所以要把这些人推翻是不容易的事情,所以毛泽东必须要另起炉灶,这就使他想到要用工人、农民,尤其是年轻的学生造共产党的反,也不是真正造共产党的反是造刘少奇这一批人的反。他要从刘少奇这一批人手上把权力夺回来,这是文革的基本原因。

所以文革在各地发生的时候差不多都是同一个时候,而且所有参加造反的人都受到毛泽东和他的组织就是后来的文革小组的暗示或者是暗中支持。这种情况之下,共产党并不是要推翻自己是共产党,而是要把集体领导的共产党,就是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领导的共产党变成毛泽东一个人指挥的共产党。这就是文革十年的一个基本原因。

这个时候他不惜发动老百姓对党的组织、这政府组织都加以造反,把他们的领袖一个个抓进监牢,每个人都迫害惨重。但许多红卫兵后来也不听话了,起来以后已经没法控制了,包括毛泽东也觉得无法控制了,所以最后要控制这些红卫兵不得不用解放军,所以用军代表进入每一个文革组织,这样就把局势慢慢定下来。

从这个情况可以看今天习近平想做的绝不是毛泽东要从刘少奇这一类人的手上把权力夺回来,因为今天的共产党内掌握权力最多的、最大的是习近平,我们知道从邓小平以后共产党采取了一个集体领导制。这个集体领导制就是每十年要换一个领袖,每个领袖都是在政治局的常委共同领导下进行的。这就是现有的组织。这个组织掌握最大的权力现在是习近平。但习近平觉得他这个权力还不够,这个集体领导必须要推翻,这样他就发动一种近乎文革的口号,大概要把自己变成第二个毛泽东?那怎么样能变成第二个毛泽东?那就是说把毛泽东的文革所作所为当成一种标准,所以他的目的绝不是要发动老百姓,他也不可能发动老百姓,也不可能发动学生到处斗所有的人。今天这个情况已经大变。共产党领导的人都是千万亿万的富翁了,他们不可能让别人来抄家,所以文革再现的事情是绝对 不可能发生的。

但是有一个错觉,这个错觉好像还用的是文革当中的口号甚至唱文革的歌等等,所以我们要看中共的前途不能以为他会搞第二个文革,是搞不起来的。而且也没有意思要搞。所以始终不能大的发展,唱唱歌是可以得,要实践起来,让年轻人像从前那样造反把财富之家都抄了,一切东西都没收了,甚至于把人打死,那种情况是不可能出现的,所以我们不必担心会有第二个文革,但是我们知道中共的危机非常大,这个危机的关键一个方面是政治,就是要一人独裁所面临的各种抗拒,另外一个是党控制经济。就是我们所说的经济放松的问题,经济放松现在已经变成了相反的了,因为经济放松跟政治加紧是两条相反的路,现在刚好证明政治加紧把经济放松吃掉,经济放松一吃掉它的危机就更大了。所以我们看中共必须从多方面看,特别是要从整体观来看。

 

(RFA 根据作者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校)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