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7月2日星期六

梁京:英国脱欧与全球地缘政治风险

com-quote620.jpg
梁京评英国脱欧与全球地缘政治风险(法新社图/粤语部制图)

00:00/00:00
收听节目 声音下载

英国多数选民选择脱欧,有可能成为冷战结束以来最重大的地缘政治事件,主要原因,就是这个事件让原来不可想像的恶梦成为可以想像的了。最直接的恶梦就是欧共体解体,伴随这个恶梦的是英国解体,令这个在过去三百年文明史上扮演了不可替代角色的国家,蜕变成一个无足轻重的岛国。

这样的恶梦是否会成真?如果成真,对世界,包括对中国意味著什么?在交流中发现,不少中国自由派知识份子并不认为,或者不愿接受这个事件的严重性。这种态度与欧美自由派知识份子的态度形成颇为强烈的对照。

我的理解是,这种差别与两个因素有关,一个因素就是,人倾向于把自己的危机看的比别人的危机更严重,另外一个因素,就是人们认为,文明的欧洲,再危机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其次,人类政治进步的大潮不会因英国脱欧而改变,更何况,英国脱欧的公投结果并非不可逆转,反而有可能成为激励英国和欧洲变革的一个转折点。

确实,从全球角度看,即便欧共体解体、英国解体也不会改变发达民主国家在世界上的整体优势,不会改变各国发展民主政治的大势。但是,这样一个笼统结论,无助于理解英国脱欧对全球地缘政治可能带来的后果,而这种后果不仅与英国和欧洲人的切身利益密切相关,更涉及到其它国家人民的命运。事实是,其它国家的人,特别是那些陷于动乱或濒临动乱的国家和人民,将为英国脱欧后的地缘政治格局调整,付出最大代价。

据报道,目前世界上因战乱而直接产生的难民总数已达二战以来最高水平,约750万人。从地缘政治的角度看,欧洲在全球难民危机中首当其冲,这其实也是这次英国脱欧的一个更大背景。事实上,如果没有这个背景,英国公投的结果会完全不同。英国脱欧带来的一个可能后果,就是严重消弱发达国家应对难民危机的能力从而加剧世界动乱。由于现代通讯技术的发达,非法迁徙的成本和风险大大下降,大规模的非法迁徙已成为21世纪世界秩序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出于人道考虑,欧共体现在的基本方针是接受战争难民,遣返经济难民。

随著战争难民总体规模迅速增大,这个方针越来越不现实,下一步怎么办?英国脱欧不但无助于解决这个问题,反而会让以默克尔为代表的勇于担当的西方政治家处于更困难的境地,给各种机会主义和极端主义的政客创造了更大市场。

更严重的是,普京和习近平从欧共体的困境中看到自己有机可乘,他们刚刚发表的联合公报表明,两人将联合起来利用欧洲和美国的困境,谋取更大的地缘政治利益,以巩固两人在国内的权力。这个选择将不仅增大世界地缘政治的短期风险,也可能增大长期风险。

增大短期风险,是因为中俄两国将对欧洲面临的难民危机采取隔岸观火甚至是火中取栗的态度,这自然无助于中东危机的解决,无助于减少非洲对欧洲的难民压力。

而增大长期风险,则来自这样两个因素。一是中俄两国再次闹翻带来的地缘政治风险,这是因为俄中两国这次联合完全没有道义基础,对中国国家利益更是伤害巨大,因此,两国再次反目是迟早会发生的事。另一个因素,则是欧洲和世界其它地区的乱局让习近平更坚定地"走自己的路",对抗普世价值。欧美因自身麻烦太大,不得不对习近平作出重大让步,让习近平有机会在错误的方向上走的更远,以至于中国成为下一个生产难民的热点。这虽然不会改变世界走向宪政和民主的大势,但对当代和下一代中国人的命运,不能不说是巨大的不幸。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