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7月27日星期三

未普:美国民粹主义的社会基础——谈摩尔和福山的文章

图:迈克·摩尔(Michael Moore)

美国民粹主义的崛起,对本届总统大选产生了很大影响。它已经使川普这个政治素人成为共和党候选人,下一步它能不能将他送入白宫,成为当今世界最令人关注的问题。本文讨论纪录片导演迈克·摩尔(Michael Moore)和政治学者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摩尔拍摄过一系列纪录片,探究美国社会的深层问题,包括枪支管控、布什政府政策、美国医疗制度等,不仅在导演界名声大噪,也被自由派所关注。他2002年拍摄的枪支控制和暴力纪录片《科伦拜恩的保龄》(BOWLING FOR COLUMBINE)获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当时正是美国政府决定出兵伊拉克之际,在直播的奥斯卡颁奖礼上,摩尔大声喊道"布什,我为你感到耻辱",让好莱坞大惊失色。
摩尔最近在他的网站http://michaelmoore.com/trumpwillwin/预言说,川普将会当选为下一任美国总统,受到广泛关注。理由有五个:1)发生在英国的脱欧现像,也会发生在美国中西部;2)此次选举是愤怒的男性白人的背水一战;3)70%的美国人不相信喜来利;4)桑德斯支持者很失望,在投票日宁肯选择呆在家里;5)杰西·温图拉(Jesse Ventura)效应将会发生在川普身上。
笔者亦认为,英国脱欧对美国的直接影响,就是使川普当选的可能性骤然上升。主要原因是,导致英国脱欧成功的民粹主义,在美国有很大的现实表现。这显示在,遍布乡村和边远地区曾经被称作中产阶级的农场主和工人,其中许多是白人,正处于破产、失望和挣扎之中,因而对华盛顿的精英政治非常不满。摩尔认为,他们中许多人会把选票投给川普,他们可能不相信川普的各种大话,但认为只有川普才会把他们现在所处的困境搅翻。
关于杰西·温图拉(Jesse Ventura)效应,指的是90年代末,明尼苏达州的选民投票选出职业摔跤手杰西·温图拉做他们的州长。摩尔认为,这并非是因为明尼苏达选民愚蠢,而是因为他们太聪明,他们用恶作剧的方式表达对政治体制的不满;这一次,出于同样的对破碎的政治制度的愤怒,将会有数百万人投票支持川普。
摩尔的这几个原因并非耸人听闻。严肃学者福山在他的文章"美国政治走向衰败了吗?"也谈到白人问题,也谈到美国政治制度问题。他解释了美国民粹主义崛起的社会基础。他说,美国的社会现实是,工薪阶层的收入从上一代起就逐渐减少,而拥有高中学历或更低学历的白人薪资减少更甚。白人工薪阶层今天的境况,同上世纪80年代的黑人底层阶级一样,就业困难,技能缺乏,家庭破碎,贫困境况几乎人人相似。
更糟糕的是,在有著众多白人的乡村地区,诸如新坎布尔什州、印第安纳州和肯塔基州,白人吸食鸦片和甲基苯丙胺十分普遍,就像上个年代普遍沉迷于可卡因的城市人一样。福山引用了经济学家安妮·卡斯和安古斯·迪顿的研究指出,生活在美国的非拉美裔中年白人死亡率,自1999年到2013年间呈现上升趋势,而这一数字几乎在所有其他人口种群和在其他任何富裕国家里,都呈下降趋势;造成死亡率上升的原因有自杀,吸毒和酒精,这类群体的犯罪率也呈直线上升趋势。
从摩尔和福山的文章看,这些白人构成了这次大选坚实的民粹主义基础,显示了美国政治制度确实存在问题。福山进一步细究,认为这个制度没有充分代表民意,两个政党都没有很好地为弱势群体提供帮助。共和党人推动了大萧条时代银行监管制度的废除,为2008年金融危机埋下了伏笔;他们致力于减少美国富人税收,削弱工会力量,主张削减原本利于弱势群体的那些社会福利。而民主党人则失去了同乡村白人工薪阶级沟通的能力,他们只关注民众中的某些群体,包括妇女、非洲裔美国人、年轻的城市人、同性恋人士和环保主义者,而完全不接触白人工薪阶级。
如此看来,反思制度问题,启动纠错机制,应是下一届总统刻不容缓的任务。福山的结论是,"实际上,美国的政治体系一直处于衰弱中,只有当愤怒的民众遇到了明智的领导人,这种体系的衰弱才可能被制止。值得庆幸的是,如今出现一位智者来领导美国还不算太晚"。川普抓住了愤怒的民众,问题是,他是这样的智者吗?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