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7月26日星期二

梁京:川普与美国的政治革命


我相信,自上周美国共和党代表大会之后,"如果川普当选美国总统,对未来意味著什么?",已成为所有关心时政的人不得不思考的问题。我也试图在评论中回答川普上台对中国的利弊,但发现我的判断连自己都难以说服。
事实是,没人能回答川普上台对个人、国家和世界是利还是弊这个问题,这不仅是因为川普的行为令人难以预料,更深刻的原因,是川普若当选,将意味著21世纪的美国政治革命不可逆转地全面启动,而这场政治革命带来的不确定性远比川普个人品格带来的不确定性更大。
那么,这种巨大的不确定性是否意味著所有对未来的分析和预料都没有意义呢?当然不是,因为不确定性的挑战,正是激励人类认知进步最大的动力之源。
目前,不少美国知识和媒体精英都在努力应对川普和桑德斯启动的美国政治革命带来的认知挑战,他们关心的一个焦点问题就是,为什么这么一个被美国知识和媒体精英长期鄙视的商人,而不是比他更有人格魅力、更有知识和文化素养的人启动了美国的政治革命?
简单的答案就是这一轮全球化带来的种种负面后果,激发了全球性的民粹主义大潮,但这个答案还是不能解释为什么是川普而不是别人借到了民粹主义大潮之力,特别是川普本人其实是这一轮全球化受益最大的富翁,有人指出,川普的房地产暴利,与中国资本外逃有相当直接的关系。那为什么美国底层仇富的愤怒反而让这样一个地产商在此次大选中成为最大赢家呢?川普看到了什么别人没有看到的东西,把握了什么别人未能把握的玄机呢?
我相信,川普长期经营房地产并深度介入电视"真人秀",可以为我们回答上面的问题提供某种线索。正如许多中国人这些年来所体验到的,房地产对收入分配不公最敏感,尤其是在鼓励个人拥有住房的国家,房价变动可以说就是财富分配状况的晴雨表。作为房地产商的川普,有机会比别人更清楚地看到,什么样的人正在从当前的财富分配游戏中得益,什么人的利益正在遭到损害。而作为"真人秀"的大玩家,川普不仅必须非常了解大众的口味,还要了解他们的政治情绪。也就是说,川普独特的商业经历,赋予他独特的政治视角,让他不仅超越了美国的职业政客,也超越了美国的知识和媒体精英,更准确地把握了美国社会变动的脉搏。
但缺乏政治和组织领导经验的川普,为什么能仅凭自己的煽动能力就可能登上世界上权力最大的总统宝座呢?一些美国精英认识到,如果没有传媒和沟通方式的革命,也就是没有所谓的"数据民主化",这也是不大可能的。那么,启动21世纪美国政治革命的川普,一旦当选美国总统,能够把握和驾驭这场政治革命的大潮吗?
正是这种担忧,让希拉里还有当选的可能。但现在越来越多人相信,由于希拉里的个人品行问题太多,要阻止川普上台为时已晚。更重要的是,即便希拉里上台,也无力逆转美国政治革命的继续。之所以如此,不仅因为希拉里有品行问题,还与这样一个事实有关,美国政治革命不仅有内因,更有外因。当今全球性的移民和难民潮,以及伊斯兰极端势力带来的全球地缘政治风险失控,前国务卿希拉里不仅逃脱不了干系,且并无良策。而川普之所以能启动美国的这场政治革命,原因之一就是他比职业政客们更敏锐地看到了外部危险的严重性,更有效地激起了选民对安全失控的恐惧。尽管川普的对策也不可能像他所承诺的那样,立竿见影给美国带来安全,反而会让美国政治革命的外因,更加有力。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