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7月30日星期六

唐昊:希拉里承受了人们对政治精英的满满恶意

美国总统大选的好戏一台接一台,最新的戏码是民主党高层邮件被阿桑奇曝光,党鞭辞职,希拉里在竞选路上遭遇重挫,民调开始落后于此前不被看好的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民主党试图通过这几天的全国大会来挽回颓势。所有他们能够想得到的支持者,如第一夫人米歇尔、前纽约市长布隆伯格、甚至在邮件门中显示备受民主党高层伤害的桑德斯,都被拉来为希拉里背书。
这些支持者看来是出尽了全力,每一个人的演讲都令人感动并备受赞许,但对于希拉里深陷的窘境似乎然并卵——从之后几个主要媒体的民调看来,并无翻转式的重大影响。

一、希拉里上台,谁在支持,谁在反对

对于希拉里的评价一直是两极分化的:全世界总是有那么一群人,选择毫无保留地支持希拉里,尽管知道她只是个政治家,所有的话语都经过政治的考量,但他们的忠诚多年以来没有改变,这种粉丝式的死忠心态无法完全用选举政治来解释。
也有另外一群人,对希拉里厌恨至极,但同样说不出来为什么。很多分析给出的原因是,因为她是一个女性政治家,如果她是一个男政治家,可能早就当选了。但包括希拉里自己在内的民主党人都并不完全同意。
但今年的美国大选,在出人意料的残酷竞争下,将以往出于政治考虑的、浮在真实意图之上暧昧言辞一一冲刷而去,让一切都透彻得可以轻易分辨:那些反对希拉里的人,面目清晰了很多——就是那些不希望美国政治继续走"精英政治"路线的人
而希拉里在政治竞争中的属性也确定无疑了:政治变迁中坚持传统改良路线、精英主导大政府的传统华盛顿政治精英。
至于这场大选的基本格局,也是到了今天才明确无误地显现出来:是传统的政治精英们与从"左""右"两个方向对此进行攻击的"反精英政治"的生死之战。
积极出面,眼含热泪进行演说的米歇尔等人清楚地认识到,他们并非仅仅为希拉里站台,也是在为包括共和党在内的华盛顿政治传统站台。桑德斯、布隆伯格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民主党人,布隆伯格更是参加过共和党,但估计许多共和党内部的精英也都宁愿希拉里当选,否则特朗普上台的话,以往的政治游戏恐怕就玩不下去了。
米歇尔·奥巴马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演讲,支持希拉里
到那时,失败的就不仅是希拉里,而将是华盛顿的一代政治精英。

二、咎由自取的美国政治精英

不过,民主、共和两党的"政治精英"们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不得不为曾经的对手背书,以防止更加反感的人上台,实在是咎由自取。多年以来的高层政治游戏的成功,选举制度的轻易操控,让这些政治精英们感觉良好,似乎政治一直可以这样玩下去。《权力的游戏》《纸牌屋》《国务卿女士》这些深受美国人喜爱的电视剧,似乎更加深了人们的印象,即政治真的可以是少数人在密室中的筹划就可以成就的。
但问题是,政治不是游戏,政治不是游戏,政治不是游戏——秉持重要的话说三遍的传统——认为政治是游戏的人,最有可能成为这个"游戏"的出局者。政治的原意,无论是亚里士多德的"至善论",还是孙中山的"众人论",都表明政治一直是或主动或被动开放的、面向人群的、残酷的、后果严重的、要求参与者态度严肃的事业。美国的代议制选举政治是经历了两百多年的时间,许多代政治家的努力而完善的。这同时也意味着其中的利益是相对固化的,弊端也是历史悠久的
民主政治、特别是选举的逻辑是:民众是自己利益最好的评价者,因此把选择领导人和选择政策的权利交给民众,他们会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政治精英和政策,这便是公共利益实现的途径。
这一套一直行之有效,直到上世纪90年代,从经济全球化突然加速的现实来看,大政府、福利国家、两党政治并没有有效地引领经济发展的方向,带来的却是蛋糕缩小、阶层分化和观念歧异等结果,从长久看是腐蚀了制度的根基。
特别要命的是,如果说市场经济中的利益分化还可以归咎于经济精英的话,政治上的利益分配不公却只能让政治精英来背锅。全世界的政治精英正是高度依赖制度而生存的。例如,在现实中,经常会出现谢淑丽(Susan Shirk)所说的"双向代理"的状况,即政策执行者把自己的利益,以及自己所代理的利益集团的利益置于公共利益之上。
在过去的全球化加速的过程中,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政治精英不但没有阻止经济上的两极分化、中产阶级缩减等重大变化的发生,反而自己在国家的结构性衰退中获益,至少是没有受到损害,并且和经济精英越走越近,这就让人更加无法容忍了。这也是近年来大公司游说华盛顿的力度加大、希拉里竞选资金丰厚等现象受到广泛的负面解读的原因。与此同时,美国的经济状况则在金融危机后一直没有太大的起色。
这一次维基解密曝光的邮件其实分量不重,看过了一些"重量级"邮件的内容,无非是打压对手抬高自己。而政治家们,包括共和党的政治家们,不都是这么搞选举的吗?(也许阿桑奇把更多重量级的邮件留在后面吧?)但人们仍旧是不依不饶,无非是因为这些邮件坐实了人们对于政治精英们的想象:阴谋家、无视公众利益、暗箱操作等等。确实,民主政治中的政治精英也会腐化。这种腐化并不是贪图金钱的腐败,而是政治上的腐化,为了既得政治利益不择手段的自利行径。
但是,等等,这样的场景似乎很熟悉啊。古罗马共和制灭亡之前,魏玛共和国要选举希特勒之前,都曾出现过人们对民主制度下腐朽的"政治精英"或"政治贵族"的攻击,而被攻击者也很难为自己的行为辩护。最终获胜者将政治精英和民主政治一股脑地废除了,民众们也在欢呼中走上另外一条政治道路。政治精英的不堪足以摧毁民主政治的根基。
当然,华盛顿今天的政治精英们还没有走到这个地步。当布隆伯格说希拉里代表了政治上的公共利益理想时,说的是真的,因为这是精英政治设计的初衷。相比左右的极端主义,主张建制的政治精英还更加靠谱一些,至少他们民主政治和公共利益的大方向是不会走错的。
前纽约市市长布隆伯格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抨击特朗普:"他最富有的地方就在于他的虚伪

三、希拉里承受了人们对政治精英的满满恶意

要说希拉里承受了人们对政治精英的满满恶意,这也不能怪美国公众,因为她实在太像是精英政治的典型代表了:家世好,毕业于名校,全美最具影响力100位律师获得者,在律师事务所和政府都曾担任高位,老公做过总统,有一个强大而狭窄的圈子支持她。在这个意义上,希拉里的邮件门并不冤枉,代议制下的政治精英就是这个样子,她也并没有特意做过超出两党政治家底线的事情。如果说有,她唯一的"错误"就是让这些邮件、这些想法、这些密室谋划被公众知晓。
不过,相比民主政治的精英们本身的不争气,对民主来说一个更坏的消息是:代议制精英民主赖以建立的外部环境开始崩塌。传统的政治家和许多利益集团本来是依靠制度来获得既得利益的,但现在,这个制度的根基已经被极大地腐蚀,无法再像以往那样顺利运转下去了。民主本来是为大众服务的,但大众民主的兴起却往往会走向原来由政治精英设计的民主初衷的反面。土耳其的变化,埃及的选举,都显示出民主政治与以往精英民主不同的新走向。
特别是,随着技术的进步和受教育程度的提升,普通人参与政治的能力增强了。随着现代社会中经济和个体生活受政治的影响越来越大,普通人参与政治的愿望也空前强化。无论这个国家的政治体系如何,被统治者的变化都意味着:大众政治的时代来临了。所以,今次美国大选代表未来的,是特朗普和桑德斯这样的政治家。当然,他们的目标和理念完全相反,但政治路数却高度一致。他们或者凭借自己的理念、或者凭借自己的人品,或者凭借谁都莫名其妙的理由,而能够轻易地动员民众。
桑德斯在国民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表演说,呼吁其支持者在大选中将选票投给希拉里
希拉里的运气不好,她是一个传统的华盛顿政客,却无法将自己融入大众政治之中。在许多精英政治的场合她游刃有余,但在吸引民众方面却有很多短板。这也是许多人批评她"不亲民"的主要原因。
但说实话,这并非她的主观愿望,而是精英政治的传统所致。去年4月份,我到纽约参加一个会议,希拉里是压轴演讲。面对数百名有经济实力的参会者(听她小范围演讲的门票价格实在不低),她的演讲可圈可点,说理明晰透彻,令人赞叹。但等演讲结束,人们在会场的后门等她出来时,她见到了人群,仍在保持微笑,却还是很矜持,虽然还不至于一副赶快早点握完手签完名的表情,但很明显没有其他美国政治家如奥巴马、特朗普,以及她老公克林顿那种见到民众就像见到亲人的夸张表情,而前两位都是曾经击败她或者有可能击败她的强劲对手。

四、全世界"政治精英"都越来越不受待见

而把眼光超出美国,我们会发现,政治精英和精英政治不受待见这回事,不是美国的问题,而是全世界的问题:在欧洲,英国脱欧意味着卡梅伦这样在精英政治中浸润已久的首相,根本不了解自己的人民;而坚持政治正确的默克尔大妈的政治形象也随着德国高发的移民暴力而遭到不少人的否定。
在亚洲,台湾地区高度体制化的国民党也因大佬们在选举政治中过多的利益算计而一败涂地,就连新加坡执政了数十年的人民党,声势也大不如前。在日本,长期执政的自民党的声望经历了长时期的下跌,直到安倍上台,带来的却可能是对传统制度,包括和平宪法的废除。
中东地区的阿拉伯之春摧毁了埃及、突尼斯等国家原有制度和利益集团,但并未建立起新的有效的体制,最后还是要求助于军队干预。至于在伊拉克、叙利亚,原有制度则是被美国亲手打碎的。并且和美国的期望相反,填补强权制度的不是世俗民主,而是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其引起的后遗症让整个西方社会不堪重负。
这几天,很多认识的朋友让我对美国大选的前景做个预测。说实话,这真的不好预测。美国大选还有几个月的时间,翻转式的新闻仍会层出不穷。但社会潮流大势已成,谁能站在大众的前面一点点,不要太前也不要太后,就能引领大众政治
至于共和党目前的状况,选出了特朗普,这不是引领大众政治,而是向大众政治屈服。民主党还在抵抗,但最终的结果取决于桑德斯的支持者,而不是希拉里的支持者;取决于人们反感特朗普的程度,而不是喜爱希拉里的程度一个精英政治的高手,要去吸引大众政治的基本盘,这在政治实践、特别是竞选宣传中是很要命的事情——你都不知道怎么宣传才好。
当然,对政治前景的判断,除了政治现实之外,往往还基于一个人的基本政治理念。说来好笑,促使我建立自己的政治观念并可能会终生坚守,且此后选择政治成为自己专业的"引路人",并非某个真实的政治家或学者,而是我在少年时读过的一本长达数百万字的幻想小说的主人公——杨威利,那本书的名字是《银河英雄传说》。
这当然是一本描画了民主政治存在诸多弊端,乃至最后自取灭亡的小说,却同时展示出包括现代政治的目标是为实现正义的强大信念。至于在我阅读过和亲眼目睹过的真实历史中,当人们拥有选择权的时候,经常在腐朽的民主政治和高效的强人政治的前景中举棋不定。但可悲的是,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会和小说中的人民一样,选择腐朽的强人政治。
——微信ID:iprs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