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7月20日星期三

未普:赶尽杀绝党内开明声音,中共极为不智——谈《炎黄春秋》事件

2011年7月《炎黃春秋》創刊二十週年時工作人員合影


自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就开始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姓党"运动。这场运动因最近党内开明人士主办的《炎黄春秋》杂志被强行改组,而达到了顶峰。这个事件标志著,中国言论自由正式步入后文革时代的最紧缩阶段。
《炎黄春秋》成立于1991年,由党内一些老干部老知识分子主办,获得许多党内自由派元老、改革派、开明派、温和民主派的支持。但这个杂志在25年的生涯中,一直被执政当局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它被找麻烦的次数竟高达十五、六次。这一次更是过分,《炎黄春秋》申诉未果,决定自7月17日起停刊。这值得人们大声鼓掌,为他们25年的坚持,为他们最后的风骨!
《炎黄春秋》的遭遇令人想起习近平不久前的一次讲话。4月26日,习近平在安徽合肥召开的知识分子、模范青年座谈会上称,工人阶级是中国的领导阶级,而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对待知识分子的批评意见,只要出发点是好的,即便不正确也要包容宽容,决不能抓辫子、扣帽子、打棍子……。
《炎黄春秋》的出发点毫无疑问是好的,甚至是正确的,因为它希望这个党改革,希望这个党进步。杂志创刊人社长杜导正一直相信,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民主可以碎步前进。习近平刚当政时,杜导正对他更是充满希望。2012年年底,他呼吁,政治体制改革应该中步前进了。如今,当局对有如此良好出发点的《炎黄春秋》赶尽杀绝,实在太不包容、太不宽容,太不符合习近平4月份的讲话精神了。
其实,对《炎黄春秋》这些良好的出发点,一些老知识分子譬如于浩成,就很不以为然,尽管于和杂志社的许多"两头真"老干部都是至交。于浩成认为,《炎黄春秋》是救党派,而这个党基本上是无可救药的;于批评说,《炎黄春秋》现在还谈什么改革,"事实上就是延缓中共的专制统治。"
尽管于浩成比他的那些至交们,思想更为开放,对共产党的认识更为彻底,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炎黄春秋》在传播真相和真理方面,的确为推动中国进步做出了不少贡献。其主要功绩表现在,它在言论紧缩的政治环境下,打了不少成功的擦边球,讲了不少真话,揭露了很多被掩盖的真相,匡正了不少被歪曲的历史,因而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得到了百万读者的支持和赞扬。执政当局之所以不停地找它的麻烦,就是惧怕它的影响力。
但是到了习近平执政以后,《炎黄春秋》能够打的擦边球越来越少,受到的骚扰则越来越多了。习仲勋的题词"炎黄春秋,办得不错"并不总能保佑他们。据法广记者曹国星报道,杂志社顾问、中共元老李锐的友人曾在多个场合透露,此前《炎黄春秋》变更主管部门引起纷争,中共老人上书后,习近平曾有八个字批示"不要封杀、做好引导"。
其实,执政当局一直试图引导《炎黄春秋》,到了习近平时代,就更加变本加厉了。这两年,杂志社被迫再三承诺,发表的文章不碰政治敏感问题,如不涉及多党制、军队国家化、中央级领导人及家属的问题、宗教、国防、少数民族敏感问题、"六四"和法轮功问题。用杨继绳的话,他们通常非常小心,避免犯碰触这些现实问题的〝低级错误〞。
可是,对党内如此谨慎如此温和的开明声音,当局就是不能容忍,非要对其连锅端。这等于是向外界摆明了中共的态度,它就是要搞一个领袖、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思想、一个声音。
这种搞一言堂的行为,习要比其前任坚决的多。他的前任,红色江山看门人江泽民和胡锦涛都知道,《炎黄春秋》的存在,实际上是作为中国言论开放的样板来搪塞海外批评的,可是习近平连这张遮羞布都不要了。这到底是显示习当局的底气,还是显示其极端不智?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