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7月2日星期六

未普:英国脱欧公投的反思及对美中的警示

com-quote620.jpg
未普评英国脱欧公投的反思及对美中的警示(法新社图/粤语部制图)

00:00/00:00
收听节目 声音下载

上周五,喧嚣了几年的英国脱欧公投,终于有了结果。这个结果令所有人大跌眼镜。英国留欧派领袖没想到自己会输,脱欧派领袖没想到自己会赢,全球股票市场没想到英国人会真的脱欧,英国年轻人没想到真的要和欧洲拜拜。所有这些"没想到",令全球股市狂泻两天,资产缩水数万亿,也令300万英国人签名呼吁二次公投。

对于这场脱欧公投的胜出,人们议论纷纷。中国大陆民众嘲笑者有之,欣赏者有之,幸灾乐祸者亦有之。美国方面担心的则是,民粹主义的后果,会不会也出现在美国。而英国精英的反应最为沉重,反思也最为沉痛。

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在他"英国退欧的政治悲剧"一文中说,"如果通常富有常识和实用主义态度的英国民众做了一件看上去既不明智也不现实的事情,那么这件事会强制带来一段漫长而艰苦的反省期。"也许英国最该反思的是,为何在政治上刻意迎合普通民众的现代民粹主义运动,会发生在一个成熟的老字号的民主国家?

首先,英国政客最该反思。在准备公投的过程中,执政党和在野党都把民粹主义当作可以利用的法宝。首相卡梅伦明明在今年2月19日通过30个小时的谈判,和欧盟各国达成了对英国最有利的协议,却在次日正式宣布6月23日为全民公投日,决定是否脱离欧盟。卡梅伦寄希望用全民公投这个形式整合保守党内的怀疑力量。这种把自己的党派利益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的执政党行为,显然是不负责的。《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就严厉批评说"此次公投是我有生之年见过的英国政府最不负责任的行为。"

力主脱欧的英国独立党,更是以民粹主义为脱欧利器。他们用排外主义、本土主义以及种族主义的某种结合物来动员民众,用一些没有事实支撑的断言和指控来引导民众。他们的口号"拿回控制权"就让那些觉得政府无法限制移民的选民产生了共鸣。

第二,执政的政治温和派失去了领导能力,使政治极右翼和极左翼结合起来,操纵现代民粹主义。布莱尔说,"政治中间派已经失去了说服它试图代表的民众的能力,失去了联系他们的基本手段。相反,我们正看到极左翼和极右翼的融合。右翼攻击移民,左翼则怒斥银行家,但对这两个极端阵营来说,叛乱的精神、向当权者发泄愤怒、执迷于用具有煽动性的简单方式解决复杂问题,都是一样的。"布莱尔描述的这种现像不仅发生在英国,也发生在欧洲大陆和美国: 执政精英和老百姓的脱节,给极端派带来了煽动民意的巨大机会。

第三,在怨气冲天的政治环境下,公投是一种危险的赌博。有专家称,公投的黄金法是如果你不确定会赢就不要诉诸公投。一般情况下,选民大众通常只关注与自己利益相关的事务,投票时容易屈从于情感而非理性,因此以全民公投的方式决定事关长远的复杂问题,特别需要谨慎。当愤怒的民意正在上升,当政客拿不出消解愤怒民意的主张时,公投只会产生对国家长远利益具有破坏作用的结果。

英国的脱欧公投对美国有巨大的警示意义。民粹主义在英国和在美国的表现,是相当一致的。甚至脱欧派核心人物、英国独立党领袖法拉奇和美国共和党候选人川普的竞选语言和竞选主张,都非常相同。美国选民的愤怒情绪,也像英国的退欧赞同者一样,集中在讨伐全球化和移民导致的冲突等方面。美国民粹主义在极左和极右翼的煽动和操作下,也出现了一种危险的反政府反精英势头。在英国,现代民粹主义运动通过掌控政党,已经达到了脱欧的政治目的;在美国会发生什么,值得密切观察。

至于对中国的警示作用,中国政府向来善于操纵民粹主义倾向,但弄不好也会偷鸡不成反倒蚀把米。美国智库东西方研究所副所长David Firestein认为,从民粹主义的角度看,习近平和川普的共同点是口号。川普口号是"让美国重归伟大",习近平则是"复兴中华"。这二者很一致。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