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7月19日星期二

辛可:教育不是为了培养精致的奴才和流氓

高考结束了,几家欢喜几家愁,我也赶来凑个热闹,谈谈中国的教育问题。大概是教过书的缘故,我对谈论教育问题特别上瘾,即便已离开讲台多年,在滚滚红尘里混得面目全非。
大家都说,中国的教育很烂。这个结论没有任何问题,而且不是一般的烂,特别是高等教育,基本上像个笑话。至于烂的原因,人云亦云。我的看法是,中国教育从根上就烂掉了,教育的目的根本是错误的。用时髦的话说,就是方向性错误。方向错了,遑论其他。病状集中表现在如下方面:

一是假大空的教育目的

在中国的学校教育中,动不动提出要培养某某接班人(其实根本无班可接,那不过是少数人的自留地),或跨这样那样的人才,就不怕跨太大把裤裆裂了。这些提法其实都是出于政治目的,不是教育,更是教化,不是培养人,而是制造听话的工具。即便如此,用尽了力气和手段,搞得大家疲惫不堪,效果也很有限,因为这些提法对于一般国民,特别青少年来说太空洞了,说了等于没说。
过于形而上学的东西,不是学生这个年龄的人所能理解的,包括所谓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概念。前苏联天天年年讲了70多年,等国家解体的时候,似乎没有一点正面的影响。不是前苏联的国民把这些形而上学的东西忘掉了,而是根本就没往心里去。在天朝,人从娘胎里爬出来就反复接受"忠孝节义"的思想驯化,个个把四书五经三纲五常背得滚瓜烂熟,可正到了关键时刻,根本就不管用。蒙古人来了,男人给蒙古的强盗当奴才,女人陪蒙古人睡;满洲人来了,男人又给满洲的强盗当奴才,女人又爬上人家的土炕,如此而已。更可悲的是,对着新的主子,又祭出忠孝节义那一套,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二是极端实用化的目的

所谓学而优则仕,中国向来把教育当做升官发财的门路。现在很多老师也是如此教导他的学生。在这方面,干得最彻底的是宋真宗,他为此写过一首油乎乎的《劝学诗》:
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
安房不用架高梁,书中自有黄金屋。
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
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
男儿欲遂平生志,六经勤向窗前读。
这就是最典型的教育实用主义者的嘴脸。现在有一种很流行的观点,就是新读书无用论,认为大学毕业找不到工作,或不能升官发财,那读书还有什么用,教育还有什么用?意思很明白,教育的价值就是给大家准备饭碗,大学毕业了就可以端着饭碗出去过上好日子。其实有没有饭碗,日子是不是过得好,那是你走向社会后努力的结果,学校只能教给你基本的东西而已。
极端实用主义导致教育偏离了正确轨道,因为教育本身不是创造饭碗的,大家非要端着饭碗出来,结果谁都不满意,动不动弥漫起读书无用论的气氛,也就在所难免。爱因斯坦曾说过"我确实相信:在我们的教育中,往往只是为着实用和实际的目的,过分强调单纯智育的态度,已经直接导致对伦理教育的损害。"很显然,我们的情况比爱因斯坦担心的更严重。

三是极端工业化的目的

很多人认为,教育就应该是工业生产链条上的一环,教育的价值要通过生产效率来衡量。很多企业抱怨,中国培养的大学生都是废物,根本缺乏科研和工作能力。是啊,老板们说的没错,他们本来就接受了最基本的知识和训练,当然没有实际工作能力。他们要有实际工作能力,还需要利用其掌握的基础知识,在工作实践中不断摸索吗。谁他妈生下来就会跑啊,你不能说他在娘肚子里长了腿,出来就应该跑马拉松吧,你自己就那么有种吗?
如果按照有些人的理论,中国的大学专门培养废物的话,那全世界所有的大学培养的都是废物,包括哈佛、牛津这些世界上最出名的大学。他们培养的大学生也没有实际工作能力啊。为了迎合社会上这种无理要求,很多大学基本上变成了技术培训班。这方面我们有着深刻的经验教训,所谓的工农兵大学就是典型。他们今天种种不着调的表现,已充分说明了这种教育模式的水准,根本就是胡闹嘛!就算其中不乏优秀者,那也是社会实践的结果。

四是过于精英化的目的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这是前人对读书的定位,后来有段时间,读书人被整得灰头土脸,变成了臭老九。但在大部分时间里,教育被定义为培养人才与社会精英的机器,尤其是许多著名大学,如北大、清华等等,都以培养社会精英自居。如果真能培养出来,也不错啊,问题是即便如北大清华,也不能直接把社会精英培养出来,倒是从未名湖清华园里走出了不少精致的奴才与流氓,个个自以为貂蝉西施,其实不过无盐东施而已。
人才始终是通过社会实践锻炼出来的。再说了,我们搞全人类规模最大的教育,如果只是为了培养几个精英(就算真能培养出来),花这么多钱是不是有病?无论中小学,还是大学,根本就不应该以精英培养为目的,而是国民的基本素质教育。因为深受精英化教育的毒害,结果导致教育资源分配极为不平衡。一方面,国家为培养社会精英使劲砸钱,搞出来一堆精致的唯利是图的奴才和流氓;另一方面,为社会培养优秀劳动者的学校,因为不够精英,经常青黄不接、度日维艰。
爱因斯坦算得上人才或精英吧,当然了,如果在中国他未必能够达标,因为做奴才不是他的长项。他讲过一句很有水平的话:"学校的目标始终应当是:青年人在离开学校时,是作为一个和谐的人,而不是作为一个专家。"希望这句话对那些大搞精英教育的病夫有所帮助。
要治中国教育的病,首先就要纠正教育的错误目的,不解决这个问题,其他的都是扯淡。教育的根本目的是遵照人类的基本价值,培养人格健全的现代公民。先把大家培养成人,然后再谈人才。现在的情况正好相反,满大街所谓人才,但没几个像样的人。如果我们用国民的血汗钱,培养出的是精致的奴才和流氓,这种教育的意义到底何在?

——微信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