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7月2日星期六

高新:“党内民主”的计票结果居然对投票人保密

xl622.jpg
2013年3月14日,习近平(前)、李克强在第12届中共人代会上。(AFP)

00:00/00:00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曾庆红助习近平力压李克强》中已经介绍到了习近平比胡锦涛和温家宝年轻十一岁,年龄上当然符合每一"代"是两届十年的选择标准。而比习近平还年轻两岁的李克强当年被克隆为"小胡锦涛"的过程,就是为他积累政治资历的过程,以至令他在第五代接班梯队的候选人中的"比选优势"十分耀眼。

首先是担任正省部级职务的时间较习近平长了七年,李克强正式接替团中央第一书记职务时习近平还只是地市级干部。其次是李克强进中委的时间比习近平早了一届。如果不是一九九二年中共十四大上落选中委后只好转任全国人大常委,李克强担任中央委员的资历应该比习近平早了整整十年。

但是,李克强的这一"长项"被曾庆红换了一个角度分析,恰恰又变成了他与习近平之间相比的"短项",那就是当年一步登天,大学毕业即成为县团级干部,次年即成为副部级干部的李克强在副省部级和正省部级的任职资历较习近平长许多,恰恰证明他不具备习近平的省级以下的,特别是县一级的基层领导工作经验。

中共内部人士都知道,相对于当年邓小平隔代指定胡锦涛作为江泽民总书记接班候选人培养对象的决策过程,习近平等一批人进入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和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被选拔过程从表面上看要"透明"了一些,"民主"了一些。

在当年决策谁有资格成为十七届中央政治局新任委员的过程中,当时在位的党政军所有省部级和大军区领导人,都被高层给了至少一次书面"发表意见"的机会.这在中共执政史上确实是破天荒的一次实验性的大胆举措.当时,在二零零二年六月召开的那次党员干部会议上,奉召进京的全体十六届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及有关负责人共四百多名与会者每人都拿到了一张"推荐票",被充许就十七届新任政治局委员的候选名单发表意见.

但是需要说明的是,首先这种"民主"和"透明"还是局限在中共内部,而且是中共全体省一级和军队大军区一级领导人内部的。

其次是这种曾经被中共官媒高调对外吹嘘的"党内民主试验"不但根本不是一种真正的投票选举形式,而且连普遍意义上的"民意调查"的形式都算不上,因为这种所谓的"党内民主推荐"的结果不但不对外公布,而且也不对每个有资格填写"推荐票"的被征求意见者公布。

中共十七大召开之后,曾经有外界媒体报道说,就在这次"党内民主推荐"会议上,习近平得到的推荐票最高,这成为他晋升政治局委员和常委的必要条件.

当时,笔者在相关文章中曾经也认同了这种说法。但日后笔者从相关人士口中得到的消息说,当时的那几百张"推荐票"回收之后,连中组部有资格在场的局级和副部级官员们都只知道票箱被当场密封交由中央警卫局到场人员押运离开会场。日后谁来开封,谁来计票,这些中组部官员们不要说知道,连下私下里打听,议论一下都不敢。

当然,当时中共高层对在对出席这个"民主推荐会"的全体与会者也解释得非常直白,说明了每张"推荐票"都是中央政治局和它的常委会在讨论十七大人事问题时的重要参考依据。意思就是每个"被推荐人"的得票多少"仅供参考"。

相关人士还曾告诉笔者说,不但每个"被推荐人"的得票多少不一定是决定因素,而且这些"推荐票"上的每个"被推荐人"自己也都不知道自己的得票多少。日后这批"推荐票"被全部销毁的可能性不大,应该是按照相关规定永久封存了。而习近平即使日后已经知道当时这个"党内民主推荐会"的计票结果,肯定也是他在接替了总书记职务之后的事情。

完全可以想象,当时的那个"党内民主推荐会"上有资格进入"十七届(新任)中央政治委员建议名单"上的,不但必须具备所谓"干部年轻化"的具体标准,而且肯定也必须是当时已经在位的正省部级领导人才有资格进入这个名单,所以这个所谓的"可推荐"范围已经很小了。

接下来,就是在政治局会议上讨论了所谓参考了"党内民主推荐"结果的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建议名单。对中央领导层认定可以留任和新进入十七届中央政治局的人选在进入十七届中央政治局之后的政治分工.四十年代末期出生者,无论是薄熙来还是王歧山,无论是张高丽还是刘延东,无论是俞正声还是刘云山,从年龄角度都没有资格成为当时的党政一把手胡锦涛和温家宝的接班培养对象,因为党一把手都要保证在正常情况下从年龄角度可以连任两届。也就是说,必需是比胡锦涛和温家宝年轻十岁左右,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生者.在这一轮比选过程中,习近平和李克强之外的"比选"对象,就只剩下了汪洋,李源潮、张春贤等少数几个。

需要解释的是,中共政权接班集体每一"代"交替的内部规则从江泽民时代开始,即已经被程序化和规范化,这个程序就是在五年一届的前提下十年一代,也就是连任两届为一代,每五年必须召开一届的全国党代会的单数为换届党代会,双数为换代党代会.一九九二年召开的十四届全国党代会是一次换代的党代会,所谓以江泽民为核心的第三代领导集体是从十四大才正式开始独立继位的,因为在此之前至少还存在着一个中央顾问委员会.继而在二零零七年召开的十五大是一次换届的党代会,其重要内容之一就是为再五年之后的换代的党代会打好人事基础.依此类推,十六大是一次换代的党代会,所以十七大仅仅是一次换届的党代会,其重要内容之一就是要为再五年之后的换代做出接班人,特别是党政主要领导人接班培养对象的组织安排.

而所谓规范化的内容之一就是年龄上的内部规定,就是每一代领导集体中的党政一把手首次上任时的年龄应该在六十出头或者六十以下,这样可以保证这两位领导人在位时的年富力强,连任两届,也就是十年后退休时也不过七十上下.这就是胡锦涛和温家宝的接班人培养对象必须是五十年代出生者的原因,因为胡锦涛和温家宝都是四十年代初期出身,他们两人接班人培养对象自然要比他们年轻十岁甚至更多.

因为胡锦涛和温家宝的接班人培养对象总要在中共中央核心领导层里有一个熟悉工作和接受进一步的政治考验的过程,所以在两次换代之间的换届过程中,就必须确定胡锦涛和温家宝,也就是党政两个一把手的接班培养对象的具体人选,并把他们安排在适当的岗位上接受进一步的培养和考验,而胡锦涛接班人的位置自然是主持中央书记处日常工作的那位相当于副总书记的角色,而温家宝接班人无疑是国务院协助总理工作的副总理角色.

十七大召开之前,中共内部传出的消息说,当时的党政一把手接班培养对象已经被缩小至习近平,李克强,汪洋和李源潮四人之间,党内争议即开始浮现,焦点就是谁最有资格成为胡锦涛接班人.在此之前,正如前面的文章中已经分析过的,李克强被尝试克隆为小胡锦涛的过程被党内外人士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所以在讨论谁是胡锦涛接班人最佳人选的一开始,就已经不是在讨论上述四人谁更适合接班总书记的班,而是李克强是否胜任总书记接班人选,如果认为他不胜任,就必须有过硬的理由说明其他三人中有一个人明显胜过他李克强.

就在这一时刻,即使是此前的那场"党内民主推荐会"上的推荐票的计票结果确实是习近平得票比李克强高,起到至关重要作用的肯定也不是这个原因。因为中共政权自从实行了党内选举无记名投票制之后,还从来没有实行过凭得票多少决定果当选者的所谓工作分工中的职位高低和权力大小.

所以,起到至关重要作用的恰恰是习近平在十七届一中全会召开之后被官方重新公布出的简历中突出说明的,过去在担任省级领导,甚至是上海市委书记时对外公布简历时都没有提及的,他当年以现任役军人身份担任中央军委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秘书的三年经历.

外界曾有报道说:在最关键的那一刻,几乎所有的与会者都已经感觉被克隆成小胡锦涛的李克强如果不被安排为总书记接班人选,或许会导致党内分裂的时候,主持中央组织工作,也是受命协助曾庆红具体主持十七届中央领导层新任候选人整体出炉过程的贺国强的意见转移了全体与会者的注意力,大致意思就是除了其他方面的过硬条件,习近平同志三年现役军人的资历将对他未来担任党的第一把手,自然也是军委一把手的工作十分有利.于是,全体与会者的态度简直就可以用如梦方醒四个字来形容......

接下来发生的故事,留待本专栏的下篇文章继续介绍。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