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7月2日星期六

鲍彤:“伟光正”的由来和两个决议的童话 ——为中共95周年作


 

图片:鲍彤(鲍朴提供)

 

经过六四,"伟光正"成了调侃中共的专用词。

知道它的由来的人不多。

 

很多人以为把"伟大""光荣""正确"这三个形容词集合在一起,是毛泽东的创作。其实这是刘少奇的手笔。

很多人认为提出"伟光正"是为了自我吹嘘。不过这也不是史实。史实是,这是刘少奇为了励精图治,从严治党,而鼓舞本党士气的。

 

1951年3月,中共中央召开全国第一次组织工作会议。刘、周、陈云、彭真、李维汉、王稼祥、陆定一等组成主席团,各中央局、分局、省(市、区)委都选派了负责工作人员出席。这是中共取得全国政权之后,系统地讨论党员的组成状况和基层组织所存在的主要问题的第一次会议。

 

在会议准备过程中收集到的大量事实,说明情况不妙,党员当中的问题相当严重而且普遍。

中共党员的绝大多数来自农民。现在他们中间的普遍认识是,土改了,土地回家了,"二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娃娃热炕头",革命成功了,要求满足了。还革什么命?——革命本来就应该停止。但当时以毛泽东为首的领导认为,大事不好,不得了了!

 

老革命是党的骨干。他们中间,相当一部分人,居功骄傲,争待遇,比"谁的官大",当官以后,忘了人民,追求享受,以致腐化堕落。

过去入党,需要出生入死,这在客观上是一道防线,把动机不纯的人挡住了。现在入党不仅没有危险,而且能做官。在和平环境中,怎么考验人?鱼龙混杂,没法把关,分不清革命分子和投机分子。已经有一些坏人混进党内,为非作歹。

 

如何在执政的条件下建设党?苦思力索,无解。

"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绝对腐败"这个阿克顿定律,不知道当时有没有译成中文。反正毛刘周陈彭诸位书记,囿于当时的眼光和斗争的经历,都没有想到过"把权力关进笼子"的药方。

 

那时虽然尚未反右派,但已经发动了"思想改造"。全社会正在接受"社会发展史""社会发展最高阶段"之类的"最高真理"。对宪政民主,公民社会,新闻自由,舆论监督等人类文明的成果,不但不熟悉,而且,在党的开导下,本能地持一种嗤之以鼻乃至敌对的态度。

 

于是,"如何在执政的条件下建设党"这个问题,就变成了"如何在一党专政条件下防止党的腐败"。不肯请医生,硬要咬着牙,自己给自己动手术,在这个前提下,问题当然"无解"。非要勉为其难,也就只剩下"从严治党"了。

 

于是刘提出了"共产党员标准的八个条件",开出了"整党"的药方。为了提高大家信心,他一连用了三个形容词,"伟大""光荣""正确",表示"整党"是能胜利的,中共是有希望的!

 

在我记忆里,"伟光正"就是这样产生的。

当时的毛,似乎也同意。他自己也在个别场合袭用了"伟光正"的提法。

 

不过,事隔不久,"伟光正"的创造者刘少奇,就被毛锁定为政治不正确了。

因为刘在组织工作会议的《讲话》和《结论》中提出了一个"巩固新民主主义"的任务。为了说明耕者有其田不是革命到头,刘说,共产党员的革命之路长着呢,现阶段,要为巩固新民主主义而斗争,将来,还必须为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而斗争。

 

毛认为刘犯了大错,示意高岗到中央委员中去串连——按照高岗的理解,就是毛要高设法"拱倒"刘。后来的结果又出人意外:高又被毛泽东定性为"反党",刘则到处检讨,羞辱自己犯了错误。

 

刘个人接受不接受羞辱,事小。中国农民在社会主义高潮中成群结队地被饿死,事大。当刘提出"巩固新民主主义"时,中南军政委员会为了稳定政策和人心,出了一张《布告》,向人民宣布,在新民主主义阶段,允许和保障借贷自由、租赁自由……等四大自由,保护市场经济。

 

中南军政委员会下辖广东、广西、湖南、湖北、江西、河南六省。这张历史性的布告是由中南局第二书记邓子恢审定的(也有人说是经过第一书记林彪同意的)。现在看,这布告太正确了,哪有什么"错误"但毛泽东非常不高兴。发展到1955,毛终于亮出剑来批"小脚女人"。毛不仅批了邓子恢及其支持者刘少奇,而且批了对合作化持慎重的负责任的态度的各级干部,强迫一切农民非参加初级社、高级社以及后来那个人民公社不可。一哄而起的"合作化""公社化",创造了"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奇迹",为1959-1961年饿死几千万农民准备了条件,从此以后,中国全面实现了耕者无其田!

 

这是不得不讲的一段史实,是历史轨迹中的一大悲剧。

现在请允许我回到本题。当年,刘少奇提出"伟光正"的本意,不是自吹自擂,不是为了堵住对共产党的批评。

 

事实上,在解释"伟大、光荣、正确"的时候,他特别说明,不应该"害怕""否认"

"隐瞒"党内的问题和缺点。

 

记得我刚到中央组织部的时候,经常有同事教育我:"你知道什么是最大的错误吗?少奇同志说,不承认错误的错误,是最大的错误。"大家都说,这是少奇的话。我至今相信,这话不是装潢门面的。

 

如果刘少奇有可能回顾65年前的这段往事,他大概有许多感慨。他想不到,自己给自己开刀是不可能的。他也不可能想到,伟光正最后演变成为悬在国人头上借以封嘴禁言的利剑。

 

*  *  *  *  *  *

 

现在我想谈谈党史中的不正确。

 

即使在不准谈论特别是不准在网络上讨论党的"历史错误"(更不要说"现实错误")的禁令下,仍然有多位唯实是崇的历史学家,包括我有幸直接请益的李锐、何方、杜光诸位先生,为恢复党史的本来面目,作出了开辟性的贡献。

 

我有一个观点:正本清源的障碍,不在别的地方,就在中共中央关于党的历史问题的两个决议(1945年决议和1981年决议)之中。这两个权威的决议,是两条制造权威的童话的流水线。

 

第一个决议的童话,集中到一点,说是遵义会议,"开始"了以毛泽东为首的新的中央对全党的领导,因而成为中共历史的转折点。

 

何方同志用史实戳穿了这个权威的童话。作为中共历史的转折点的遵义会议选出的中共中央新总书记,是张闻天,不是毛泽东

 

是的,毛泽东在遵义会议上确实升了官,升为常委。毛当了常委就是全党有了新领导吗?周永康也当过常委,刘云山现在就是常委,从他们当选为常委的那一天起,难道中共就被确立了以周永康(或刘云山)为代表的新领导,成了转折点吗?

 

党的中央以张闻天为总书记,毛只是常委之一。至于军事领导,遵义会议决定由朱德、周恩来负责。毛呢,被决定为周同志的助手这才是历史真相。可惜,多少年来,全党全民所毕恭毕敬洗耳恭听的,不是真相,而是被抹掉了真相之后编造出来的童话。

 

童话不需要任何事实,只要有"中共中央决议"的形式就行。"中共中央决议"也不需要任何事实,只要革命需要童话就行。革命需要把毛拥进神龛,中共中央就能面不改色地张冠毛戴。中共中央决议的价值,不在于是否符合事实,而在于成功地制造童话,把它所需要的大神造出来。

 

中共中央1945年历史决议决定造大神。毛终于成了大神。毛不仅仅是中共之神,而且是中国之神,中国的唯一神,神中之神。

 

这个史无前例的神发动了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整个文化大革命,唯一的主动者是毛。毛决定打倒一切可能在他身后作"秘密报告"的赫鲁晓夫。贯彻文革始终的纲领,是"谁反对毛主席就打倒谁"。毛打倒了可能作秘密报告的刘少奇。毛打倒了企图结束文革的副统帅林彪。好在他最能干最忠实而且离他只有"一步之遥"但同样不可靠的权臣周恩来已经病危。毛还想在自己临终之前,清除自己最喜爱但是也有可能怀着"异心"的宠臣邓小平。但是大限已到,他死了。

 

在把自己的近卫军打得稀巴烂的同时,毛也把全国打得稀巴烂。"谁反对毛主席就打倒谁"是全中国一切社会生活的准则。中国人被迫沦落为一群群互相撕咬的野兽。斗争就是全部生活。为毛主席而斗争,成为各式人等自救谋生的手段。谁没有被斗过?谁没有斗过别人?夫妻,父子,兄弟,朋友,互斗十年。这就是中国的无产阶 级文化大革命实况的写照。

 

毛泽东死了。十亿人在斗争的血泊中缓过气来,睁开了眼,不想再斗了,渴望过一种正常的人的生活。

 

但是,第二个决议出来了。因为中共不可一日无神。业已自我毁容的毛泽东,还能重新美容吗?如能,就不惜代价美化他的躯壳。至不济,也必须把他的灵魂——"毛泽东思想"神化,使它继续成为中共政权的护身符。

 

于是,必须有第二个历史决议,绝对不能没有第二个历史决议。

可惜没有任何生花妙笔能够掩盖毛泽东的罪恶。

 

邓小平异想天开,使出了起死回生的绝招:宣布毛泽东在文革中违反了他自己的毛泽东思想;宣布对毛七三开,功大于过;宣布对毛泽东思想,100%肯定,全党全国必须世世代代高举不渝。把毛割掉30%之后的肉身继续供奉起来,顶礼膜拜。请毛100%的灵魂,笼罩在中国上空,保佑中共的万世法统。

 

毛泽东搞文革,是30%违反了他自己的毛泽东思想,这一千古无双的名言,是第二个决议的精华!

 

我姑且假定世界上存在着一个名叫"毛泽东思想"的绝对真理。我也姑且假定毛泽东在文化大革命期间确实违反了这个毛泽东思想。

 

我的问题是,毛泽东究竟什么时候什么阶段"没有"违反他自己的毛泽东思想?

难道在1957年迫害知识分子精英的反右派斗争中,他没有违反这个好东西?

 

难道在1959年庐山会议上,他没有违反这个好东西?

难道发动"抗美援朝",是这个绝对真理的要求?

难道饿死几千万农民是这个绝对真理的要求?

"共同纲领总属于毛泽东思想吧!"那么,是谁撕毁了共同纲领?

"给农民以土地总是正确的!"请问,又是谁重新从农民手中夺走了土地?

 

"1949年以后,毛泽东确实为所欲为,无法无天;但他1949年以前,'开国'有功,功不可没!"''了一个无法无天民不聊生的'',功在哪里?对谁有功?

 

因此,我认为大可不必拐弯抹角。与其说毛泽东30%违反了某种真理,不如干脆承认说毛泽东100%违反了人类良知。

 

其实,根本不存在什么救国利民的毛泽东思想。如果真有什么毛泽东思想,它就是反人类,把人不当人。

 

无怪乎他在莫斯科的共产党工人党的世界大会上胆敢发出不怕原子弹

把人类炸掉一半叫嚣!无怪乎他在北京跟美国总统会谈时公然发出愿意把成千上万中国妇女作为礼品赠送的笑谈式建议!

 

毛心目中的人,无非两种,一种是他所必须打倒并且消灭的敌人,另一种是他有可能利用的牛马,即听他指挥替他服务的战斗力和劳动力。这,就是毛泽东思想的基础和精义。这,也正是他在各种灭绝人性不择手段的厮杀中战无不胜的奥秘。

 

就这个殃民祸国泽东思想而言,毛泽东一时一刻也没有违反过。他时时刻刻,亦步亦趋,以"秦始皇加斯大林"为榜样。文革期间如此,文革以前也如此。程度和表现有时有些不同,本质是一贯的。

 

人在孩提,需要童话。长大了,就应该跟那些自欺欺人的,尤其是无益有害的童话告别了。值此中共九十五岁,谨以此文,略表薄意。

 


——自由亞洲電台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