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6月8日星期三

王丹:纪念“六四”不妨碍香港本土意识






佔中运动之后,香港本土派开始得到逐渐增加的支持,并已经初具影响力。这是我所乐见的事情,关心本土本来就是青年世代应当做的事情。但是,香港本土派以"维园晚会"的"六四"纪念活动为目标,以退出支联会,举办其他"六四"纪念晚会的方式来展现与中国的切割,我是无法苟同的。原因有四:

第一,我完全可以理解本土派对中国的绝望,对中共的仇恨,以及断绝与中国的联繫的心情。我认为这是北京极权政府的对港政策,以及香港社会本身的进一步发展的必然结果,正常结果。但是,要表达与中国的切割,有很多角度可以介入,有很多做法可以凸显这样的意志,为何一定要选择"纪念六四"这样的事呢?支联会举办的"维园晚会"也许有改进的空间,但是把支联会当作抵制对象,这样的做法跟共产党有什麽区别呢?这一点,我觉得香港本土派无法给出一个完全,清晰的论述。

第二,如果香港的本土派不关心中国,不关心其他地区的民主发展,那麽这样的争取自由的行为是应当质疑的,因为,其实你们争取的不是"自由",而是"自己的自由",这根本违反"自由"这个价值的普世性。历史已经证明,狭隘的民族主义是没有前途的,我希望香港本土力量能够认识到,中共的一党专制才是真正的敌人,而且不仅仅是香港的敌人,也是文明社会的敌人。这个基本事实不应否认。现在,放着这样的敌人,不团结起来进行抵制,而用很多的精力去抵制支联会和"六四"纪念活动,这样的逻辑是站不住脚的。

第三,香港应当从台湾的发展历史中吸取一些经验教训。早期的台湾民族主义和台独势力,也是抱持着中国的民主是"他家的事",于我无关的心态。但是,当台湾的独立运动发展到以太阳花运动为代表的"2.0版"阶段的时候,我们看到,新世代的台独主义者,例如学生领袖林飞帆,陈为廷,都并没有去切割中国;相反,他们都曾经积极参与台湾的"六四"纪念晚会。希望香港的本土派朋友可以做一番思考,为甚麽台湾会有这样的转变?

第四,也是最后,我认为,今天香港出现的与中国民主化切割的思潮,这是历史阶段性的必然现象,我完全理解;对于港大学生会会长公开说"纪念六四没有意义",我虽然不同意,但也愿意表示尊重。我相信,随着香港本土力量的继续发展,他们会找到更恰当的方式,来呈现自己的主张。同时我也寄语香港本土青年:只有论述更有逻辑,更有理念,才能有支持者。

纪念"六四",它的意义不仅在于对于中国民主化的支持与关心,更是本土力量自身建设的应有之义。因为纪念"六四"活动可以给香港本土的民主发展带来更宽广的视野,更扎实的论述基础。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