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6月16日星期四

魏京生:再谈文革五十周年

图片: 香港市民聚集在维多利亚公园,参与纪念"六四"烛光晚会。 (法新社图片)

在大家回顾文革的惨痛教训时,谈得最多的就是作为少数人,被共产党支持的大多数人虐待。但是看了一大圈,好像大家都被整了个七荤八素。每次都是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革命群众,在整治一小撮什么什么分子。最后大家差不多都成了一小撮,被修理得七荤八素。
00:00/00:00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这 就是至今仍然被使用的,毛泽东发明的整人战术。有人评论说,这是从军事战术里转化出来的整人战术。此话很有道理。按照毛泽东和共产党的惯性思维,要被整的人就是敌人,使用对敌作战的战术理所当然。分化瓦解各个击破,达到以少胜多的效果。最后就是共产党的一小撮人,把人民大众的大多数给整得七荤八素。
使 用这种战术的前提,就是首先找各种理由,把要整治的对象从人民群众里分化瓦解出来。所以我们都看到了,阶级斗争的理由;政治路线的理由轮番上阵。从分化出 地富反坏右,一直分化出二十多种几类分子。总之,范围包括了几乎所有的老百姓。这就给各级官吏们很方便的借口,想整谁就可以扣上一顶合适的帽子。
阶级斗争理论的精髓,就是利益划分。把各种不同利益群体的矛盾,上升为敌对关系。然后拉一派打一派;过些日子再拉那一派打这一派。文革的造反派们都以为打着毛主席的旗号就理直气壮了,结果最后都被打着毛主席的旗号的另一派给打倒了,直到走进了监狱。
在共产党的政治中,不仅仅是文革这个特定时期;也不仅仅是利用阶级斗争的理论来分化瓦解人民。凡是有不同意见的,都可以上升为敌对关系。从中挑拨离间,上下 其手制造分裂,分的越细越好。先收拾最危险的一小撮;再收拾次危险的一小撮。一小撮一小撮,加起来就收拾了一大撮。所以,用任何理由分化瓦解人民,是中共 的惯用伎俩。
最近的一个例子,就是香港占中运动之后,香港的民主派成为中共需要分化瓦解的重要目标。怎样利用民主派内部的分歧制造分裂,进而挑起对立,成为中共政治特务的主要任务,甚至不是之一。
很快就出来成果了。每年六四的烛光晚会,是香港民主派的标志性行动。是聚拢人心,宣扬理念的重要活动。不仅仅是纪念为了民主牺牲的英雄们,更是激励香港人民争取民主的动员大会。
可以说,没有每年烛光晚会造成的惯性,占中行动就不会有如此大的规模。烛光晚会是放下歧见,团结行动争取民主自由的关荣传统。形成这样好的传统,是进一步争 取香港民主的重要条件之一。破坏这个传统,香港人民争取自己的民主就缺少了团结一致的条件,这已经是分化瓦解的重大成果了。张德江很惬意的到香港去接受了 这个成果,写在了他的重要功劳簿上。
香港的年轻人早就不满意民主派大佬们的劣迹。特别是对他们软弱无能,向共产党示弱的骑墙作风非常不满。再加上一些年轻人缺乏经验,对共产党抱有幻想。希望能够投机取巧,以为去中国化就可以躲避共产党的暴政,就可以像台湾一样搞独立。
如果能够成功,我全力支持香港独立。甚至各省独立,摆脱中共的暴政统治。这当然是好事不是坏事。但是我们从事政治运动,其实和生活中的经验是一样的。不能靠想象来指导,必须面对现实。理想是一回事,怎样达到理想才是最重要的。
港独和台独的最终目的,都是要摆脱中共的暴政。摆脱中共的暴政有好几个不同的选项;也包括好几个不同的作业面。独立和支持大陆民主革命之间并不矛盾,而且是互相支持,相辅相成的关系。为什么要把这两者对立起来,非此即彼呢?不合逻辑。
不合逻辑的背后,必有它自己的逻辑。按照福尔摩斯探案的逻辑思路,这件罪行的结果对谁最有利,谁就是最大的嫌疑犯。分裂香港民主派的有生力量,把他们引导向 极端,并和主要支持者们对立。对谁最有利呢?没智商的人也知道对共产党最有利,流行语的说法叫做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为什么学生会的头头们就不知道呢?可能 是被占中的胜利冲昏了头脑;被各方的吹捧吹到了天上,飘飘然的就中了敌人的诡计。
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说出和做出的极端行为,不仅刺伤了大陆人民的感情;刺伤了大陆人民对香港人民的同情心;也刺伤了大部分香港人民的自尊心。他的结果就是中共真的下决心血洗香港的时候,最关心香港人民的大陆人民可能会袖手旁观。
而这,恰恰是中共敢不敢下决心的关键条件之一。这些没有政治经验也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恰恰是在自毁长城,为共产党的镇压制造条件。
现代的中国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崇洋媚外心理,以为有外国的支持共产党就不敢镇压。国际社会的支持固然重要,但对他们来说那毕竟是别人家的事,不可能是最重要的级别。只有大陆和台湾人民有自家人的认知,而且有唇亡齿寒的理由。是香港人民最可靠的后盾。
疏离你的支持者们;按照敌人划出的道向前走。香港的前途堪忧。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