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6月19日星期日

《动向》杂志长短论:从“文革”到“六四”



习近平新政三年,民间普遍失望。本以为打虎最终会走到制度反腐,进而公开历史真相走向政治体制转型;其结果却是清除异己大权独揽,以"五不准""七不讲"到"不许妄议中央",庆丰年做起了大帝梦。原想值此"文革"浩劫50周年之际,当局会有一个借鉴历史、反思罪孽并洗脱粘连的新说法,结果是变本加厉走得更远!一方面当局将"文革"和"六四"列为禁言的新"两个凡是",另一方面却在人大会堂搞文革歌曲大连唱。意欲如何?值得深思。
习当局在意识形态领域违逆民意,掩盖历史真相,拒绝历史反省,继续沿着旧制度的邪路前行,将所谓"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打造为忘却历史灾难的麻醉剂。并试图掩盖各派冲突,左可以红二代名正言顺继承江山血统,右可以打着改革旗号成为红色新政的新一代教主。殊不知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旧制度酝酿新革命是一个颠扑不破的历史真理。看不清楚历史趋势,螂臂挡车岂能久远?
三年来,越来越多的人们意识到,中共近百年所皈依的理论,所采用的方略、体制,使和平转型的可能性越来越小。究其根源,他们所谓的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在中国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尤其是那个与具体实践相结合的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称之为"马克思加秦始皇",其实就是现代话语包裹下的专制暴政;它是中国近几十年苦难的根源,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不看清楚这一点,不忍痛割爱、不改弦更张,中共就没有出路,它始终是全中国人民的敌人!
从"文革"看"六四"之间的内在联系,其纽带就是这个愧对中国人的马克思主义和所谓的社会主义。正是这个崇尚暴力、不尊重他人的政治理念,使这个所谓的中国革命失去了人性的根本,于是才有了杀人无数、饿殍遍地。改革开放的功劳在于引领中国走出血腥政治的泥潭,但对于血腥政治与马克思主义、斯大林主义——所谓苏俄社会主义的之间的关系并无反思,以至于至今还融化在"赵家人"的血液里,成为他们治国理政的基本理念,于是就有了拥抱现代文明的十年之后,六四野蛮血腥的一幕。这既是邓小平的矛盾之处,也是他的一致之处:他之所以引领这个国家走出血腥和贫困,就在于他看清了世界文明的方向;而他在六四疯狂的一幕,则是他割舍不下暴力政治,始终和它保持一致。而这一点,正是他不能反思马克思主义的中国特色究竟为何物。
对于"文革"与"六四"两起重大历史事件的反思,早有学者指出:文革预演始于1942的延安整风运动,它至今远未结束。整风运动把意识形态上的单一和霸道,政治体制上的一元化领导和人治固化下来,最终形成了唯我独尊的"党天下"制度格局,把中国从现代文明入口拖回宗法专制,成为20世纪对抗现代文明的堡垒。他们之所以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公开宣称什么"红二代"这类的血统论,热捧"打江山坐江山"的世袭制,就在于他们分不清何为中世纪社会和现代社会,满脑袋的秦皇汉武却梦想着伟大的世界革命!如此的荒唐如此的不合时宜,恰好是当今中国政治领导人的真实。
我们反思文革,就是要反思这个唯我独尊、崇尚暴力的所谓马克思主义如何在这片土地上横行霸道,反思这个地上天国的所谓社会主义是如何让我们哀鸿遍野;反思丑陋的血统论、世袭制是如何死灰复燃。我们在毛泽东们的领导下,反现代文明几十年,正是从"文革"到"六四"、乃至前三十年一切苦难的根源!就此而论,我们反思"文革",更是要反思我们是如何失去人性,成为血腥政治的当事人!这不止是红卫兵这一代,而是喝狼奶长大的几代人!没有谁可以逃避。

——《动向》杂志2016年六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